世間唯一的真實

 圖:周智芬  文:劉湘吟  2018/7/5

  • 1,922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禪,無所不在,心道法師,坐禪,行禪,禪修,靈鷲山,平安禪,日本兵庫縣山中安泰寺的禪居生活,一代禪師——澤木興道,我執

今年夏天,有一部特別的影片在台灣上映——《禪,無所不在》(Zen for Nothing)。片名中、英文字意的反差幾乎就像一則公案,令人會心。東方哲學就是如此博大精深,想起李安導演當年的名作《臥虎藏龍》中男主角李慕白的精典台詞︰「把手握緊,裡面什麼也沒有;把手鬆開,你擁有的是一切」。Nothing正是Everything。

這部《禪,無所不在》,由德國籍導演韋納•潘索(Werner Penzel)執導,由瑞士籍影后莎賓•蒂莫提歐(Sabine Timoteo)主演,記錄日本兵庫縣山中安泰寺的禪居生活。全片以日本的精神為隱形主軸,以來自各地的禪修者在安泰寺的生活為實體內容,讓所有觀眾藉由影像、文字與自己的心對話,一同來參一參「禪」。

「只管打坐」的禪師與禪寺
說到這部影片,首先要先介紹澤木興道。根據網上的資料,1880年,澤木興道生於日本三重縣津市新東町,16歲便去到永平寺希望出家,他在寺門口站了兩天兩夜,「要麼讓我成為沙彌,要麼就讓我死在永平寺門口」,然後被接受成為寺內一名男眾。之後又經歷了許多,最後終於在天草宗心寺成為一名僧人。55歲,澤木興道被聘任為駒澤大學教授,同年成為大本山總持寺後堂。「在那個時期,『禪』在臨濟宗僅僅是公案禪而已,而澤木興道是第一個將禪者的修行完全聚焦於道元禪師所認可的『只管打坐』中,並使之與流行的公案禪並駕齊驅。由於澤木興道一生不居住在自己的寺廟裡,也沒有寫過任何書籍,人們稱他為『無家的興道』。直至1963年他腳力不繼,不得不放棄行走,遂退隱於安泰寺,至1965年85歲過世」。

安泰寺現任住持無方和尚是德國柏林人,16歲時經老師引介與寺廟結緣,開始學習坐禪,求學期間曾到日本京都大學做交換學生一年,在那時認識了安泰寺;22歲時他隻身來到安泰寺修行半年,25歲大學畢業後便決定赴日本潛心修行,2002年他再次回到安泰寺、成為住持,也是日本寺廟第一位外籍住持。

安泰寺歡迎所有修行者,無方和尚曾說︰「日本有一句諺語是︰『坐在石頭上三年也會暖和。』意思是凡事不持續三年就無法成功。如果能坐禪三年,一般來說,就能照顧師弟妹。因此只要有決心修行三年的人,不分國籍,敝寺都非常歡迎!」

禪,不可說
影片一開始,觀眾們跟著背著登山背包的女主角來到安泰寺,開始在這裡過起禪修的生活︰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坐禪。除了坐禪、行禪、吃飯,還有勞務工作。來到這裡的修行者一半以上是歐洲人,也有出家的僧人。修行者在這裡的時間或長或短、對禪修或熟悉或陌生,大家都依循同樣的規則和作息——一切都有規矩,包括什麼時間做什麼事,進出禪堂的隊形、步伐,坐墊的距離、大小,坐禪和行禪的姿勢、節奏,吃飯時的一舉一動,上淨房前的鞠躬行禮……

影片的前半部分像是侯孝賢導演電影的風格,幾乎沒有對白、台詞,長鏡頭,不動,沒有情節,只有禪修生活各個片段的行禮如儀;禪修者靜默的表情,無聲的昆蟲、小動物,屋外的雨、雪、雲霧……

當外在刺激幾乎為零的時候,觀眾也被帶到面對自己的內心︰無聊?枯燥?幽遠?禪意?……都是自己「心」的投影、解讀吧?!

後半部分開始「食人間煙火」了,開始有對白、有情節,有真摰的內心剖白、有豐富的情感,有吉他、音樂,甚至有雪地裡的篝火……尤其女主角朗讀賈克•普維的那首詩〈一隻鳥的肖像〉(〈To paint a portrait of the bird〉)更是動人。

對於影片前半和後半的反差,我個人的解讀是導演(或說禪師)很慈悲︰對於末法時代的眾生,還是必須用大家比較能理解、看得懂的方式去呈現。必須有耐心,耐煩地去做接引的工作。

禪,不可說。落於文字,便不是。

所以,還是不要說太多吧!如果有機會看這部影片,您自然會有所體悟。

澤木興道禪師語錄
非常喜歡片中穿插的澤木興道禪師的語錄,每一句都散發著禪師的智慧之光,就像心道法師的法語——我在想,如果澤木興道禪師和心道法師在同一個時代,他們一定會是好朋友——令人法喜充滿。摘錄如下︰

迷惘的根源來自「我執」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無可取代
這就是自私的「我執」
「人都會死,但我覺得自己不會。」曾經有個男人這麼說
但他早就死了。

生、老、病、死,這些是既定的事實,無法打馬虎眼
奇怪的是現在的人們都不認真思考生活
世人眼中只看得見功利
到頭來又能留下什麼呢?
不過是一場空罷了。

你想成佛嗎?
成不了佛又如何?
當下是當下,你就是你
這樣就夠了
想要靠坐禪成佛
就像坐火車返鄉、歸心似箭的人
在車廂內奔跑一樣徒勞。

世上不該只是充滿競爭和輸贏,這樣太奇怪了
我們相信凡事都有好與壞、喜歡與討厭、善與惡等兩面
但凡事都有這兩面嗎?
其實不是的
真實只有一個
而這個唯一的真實,就是「空」。

做夢的人很難認清自己正在做夢
別人捏你的臉會痛
但那痛楚或許也是夢
夢和夢總是互相交織
因此連夢也無法分辨夢境
夢裡吃了再多美食都只是夢,無法獲取養分
在意識中上映的幻影若帶進現實,就成了妄想
若為此而煩惱,就成了夢遊症的患者
很多人都怕死
別擔心,你死定了。

當你只是坐禪的時候,就是佛。

坐禪不是功夫,是無所得、無所求
為了坐禪而去吃,為了坐禪而去睡
吃和睡也是坐禪的一部分
所謂無欲就是坐禪
當下、當下、當下
一生就是當下的連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