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是來接我的「心」回家

 圖:王禪靜  文:王禪靜  2018/8/8

  • 1,698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心回家,打坐,坐禪

我以為我做不到,但是我做到了,我的身體做到了,我的心做到了。

最後的那一支五十分鐘圓滿香,清澈的敲鐘聲響起,微微的雙眼睜開,內心滿是充溢著無盡的感動與感恩,今年剛滿二十二歲的我,這是我第一次的斷食禪十。

回望過去經歷的十天,我都和別人說,這一趟禪十體驗就像是經歷了一場濃縮的人生、短短十天含縮了各式各樣的心緒,「要對自己耐煩」法師這麼提醒著我們。

「我來這裡禪修,是來接我的心回家的。」我告訴著自己。

我記得在前幾天,我有好幾次是哭著把腿放下來的。二十分鐘的打坐對於剛練單盤的我,最後的五到十分鐘,總是很艱難。我是一個筋很硬的人,彎腰摸到小腿肚差不多是我的極限。

第三天,是我最想舉白旗說放棄的時候(大概只差沒問出口我能不能不要繼續禪修了),內心因沮喪而激起的波動情緒、而身體的反應讓我根本無法安住在法門,我開始想著:「是不是我的身體不適合禪修?」,那天下午剛好獨參,指導法師—廣純法師一見面就問我:「腳很痛嗎?」我說對,腳真的好痛好痛、到後期就像腳筋抽筋一樣。法師說:「腳痛是每個人禪修必經的過程,一定要撐過去,專注在出入息上,疼痛感就會減少。」我點點頭,出了參房回到位子上,繼續練習安住在禪修與法門上。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心回家,打坐,坐禪你試過嗎?就與自己的身體、心靈,紮紮實實的相處十天,坦蕩蕩的。

每一天的每一天,你都會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念頭、情緒上的變化,法師曾說:「禪修就像是讓一缸大渾水慢慢的沉澱下來,你會看見自己很多的念頭,就看著它升起、看著它落下,要跟念頭在一起,而非抗拒。」每一支香帶給你的感受都很獨特,就像會看見各個不同面向的自己一樣,可能會突然冒出很久很久以前發生的一件事情、聽過的一首歌、一個好久不見的人,念頭一定會有的,重要的是那時時刻刻覺知的心,清楚、專注、明白,了解每一件事情與念頭的無常、且緣生緣滅的常理。

謝謝我的身體、我的心,願意陪我一起修行。

每一天回饋給我最實質且最明顯的,大概就是我的身體了。每一天的每一天,它都會給你一些小小的禮物,今天可以把腿盤上去一點了、今天可以坐更久一些、今天腳筋疼痛減少了等等…每每發現身體又有了新的變化,都會由心升起一種說不出口的感動。

好謝謝我的身體,知道我正在練習修行,願意陪我一點一點的改變,儘管它的練習是疼痛的,但我仍然能感受得見它全然的付出、全心且全意。它是我這次禪十最大的一份收穫,原來以前,我從來沒有好好的去瞭解過我的身體、體諒過我的身體。

「心本來就是閒的,是我們讓它變得很忙。」

每一天都會有一堂知見課程,這也是我每天最期待的一個時段,因為可以聽到很多佛法的道理與寓言故事,法師曾經提及一個比喻,讓我覺得很貼切!當需要專注在每一個當下,首先必需守好自己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不讓壞念頭從這六根跑進來,就像要將牛趕出田裡,不讓它將稻子吃掉搗亂。

覺察想法的升起,就像看著牛偷偷摸摸跑進田裡,而我插著腰看著它。
(某一天突然很得意發現自己能覺察念頭所畫出的圖)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心回家,打坐,坐禪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心回家,打坐,坐禪

「今天是禪修的第幾天,祈求這十天的禪修都能平安順利。」我總是對著開山聖殿那尊釋迦牟尼白玉佛說著。

每每早午晚的養息時間,我都會跑到開山聖殿見上一面那尊主殿的釋迦牟尼白玉佛,對它說著今天身體、心裡有著什麼樣的改變與感受。神奇的是,不論前幾支香做的好或不好、心情是否沮喪或開心,只要能夠來到它面前、甚至是隔著大門看不見佛像,卻能讓我打從心底的感到平靜與安心。

這十天的禪修,莫大的感動與學習、身心的轉變,其實我一直深信是那尊釋迦牟尼佛一直在背後守護著我,我才能做到。因為那股強大的力量支持著、深信著我,我才做得到,我也好謝謝它的存在。

心道師父曾說:「打坐要開開心心的,不要苦著一張臉。」

每當我正在煎熬剩下幾分鐘的禪修時,我總會張開眼看看眼前與我一同共修的那十三位師兄、師姐,看著他們每一支香都很堅毅、專注的背影,我想著總有一天我也可以坐的像他們那麼好!

第十天,最一支圓滿香的敲鐘聲響起,我不可思議的、睜開眼看看此時此刻的自己,我似乎能稍微領會到「心寧靜」那種說不出的快樂,外在所追求的快樂是那麼的稍縱即逝。我想這圓滿香清脆的響聲,不是結束、而是開啟了我這一輩子要繼續追求,追求心寧靜的這一把鑰匙。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