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慢,但是不能算了

 圖:沈仲怡  文:許凱森  2018/10/9

  • 2,125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靈鷲山,茶禪,茶農,禪修,學佛,林淑子,平安禪,喫茶去,趙洲禪師

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是維持日常生活的必需品。趙洲禪師「喫茶去」的公案,就是要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悟道,喝茶的目的不在於茶,而是在極小的事物中體認自性。

9月23日,小小的圓通殿東單擠滿了人,大家甚至坐到殿外的木棧板上,人手一杯茶,一邊品嘗傳遞來的美味茶點,一邊聽林淑子老師教大家不同種類茶的特性與做法。整場活動時間自早上九點半至下午兩點,從台南自行開車遠道而來參加的邱秀媚師姐,趁著中場休息,給我講茶與禪在她生命中的故事。

秀媚師姐就讀師大地理系時曾經修過一門農業地理課程,這門課除了課堂上老師的教授之外,學生還必須實際考察勞動。秀媚師姐住在南投鹿谷茶園整整一個星期,跟著茶農們實作種茶、採茶、製茶,聽取茶農們的經驗分享,也交流自己在課堂所學的理論報告。早期,秀媚師姐對日本茶道也有所涉獵,認識日本民族從茶室內外的布置、書畫、園藝到茶器都嚴謹細膩,自己反而崇尚自然隨興,不講究細節,只在意喝茶的心是否恭敬、感恩、歡喜、寧靜自在。

談到秀媚師姐和靈鷲山的因緣,就要說起曾經在教團工作的外甥女。民國94年新春,外甥女將600元年終獎金分成三個紅包,分別給自己的弟弟和秀媚師姐的兩個兒子,秀媚師姐驚訝於堂堂台大研究所畢業的高材生,年終獎金才領600元,問她究竟在哪裡上班,沒想到外甥女卻回答她:那是個快樂的地方!

那個時候,秀媚師姐的人生並不快樂,單親撫養兩個孩子,在職場上要當好老師,在家庭中要當好母親,希望孩子不要為錢煩惱,所以自己必須得兼第二份,甚至是第三份工作。當她看到外甥女說著自己年終獎金600元,洋溢在臉上卻是不假的快樂,於是受外甥女之邀來到靈鷲山。

靈鷲山,茶禪,茶農,禪修,學佛,林淑子,平安禪,喫茶去,趙洲禪師

第一次見到心道法師,旁人都下跪禮拜,但從小沒有宗教信仰的秀媚師姐尊敬師父為偉大的聖人,不願意跪拜,靈機一動舉起右手和師父道Give me five,師父也給予回應說five,兩人互相擊掌,周圍法師都瞪大了眼睛,師父卻笑嘻嘻的,秀媚師姐頓時感覺通體舒暢、快樂無比。

靈鷲山和心道法師給秀媚師姐極好的印象,於是報名參加山上的禪三,卻在第一天下午就落跑,因為坐骨神經痛,實在沒辦法久坐,但在下山的回程當中,秀媚師姐思考,心道法師為什麼要禪修,一定有其道理,於是她說服自己,禪修可以慢,但是不能就這樣算了。

隔年,秀媚師姐年年都上山禪修,從一分鐘開始練習起,在坐禪中體會到自己的心太緊繃,有太多我執、傲慢、分別,當心上的這些慢慢地去除之後,身體上的痠痛也會跟著去除。現在的秀媚師姐已經可以參加禪二十一,在蒲團坐上一個小時,保持心的覺知。

尚未接觸禪修之前的秀媚師姐,形容自己的心在狂風暴雨中,周遭人都想避開她,親子關係也不和諧,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小兒子曾經長達四百多天不跟她說一句話,她真心感謝師父和法師讓她的心安定下來,茶禪活動這天,小兒子願意陪著她一起來到山上,就是最好的證明。每次秀媚師姐回山,都有人問她有沒有見到師父?有沒有問師父什麼?秀媚師姐都會說:「不用問了,因為師父在講的,我只要一直參、一直做,就對了。」

靈鷲山,茶禪,茶農,禪修,學佛,林淑子,平安禪,喫茶去,趙洲禪師

禪師在教人喝茶的過程中引人入禪,很喜歡喝茶的秀媚師姐認為用這種方式接引學佛實在很棒,一知道平安禪邀請到林淑子老師在山上推廣茶禪、茶道、茶養,她悄悄地在內心發願,希望能夠將這樣老師講授的寶貴內容,詳細記錄下材料、 作法、功效等,用圖文並茂的方式呈現,甚至出版成書,分享給更多人。

來一趟靈鷲山,光景色就值回票價,在山上喝的每一口茶由泉水泡製,每一片茶葉都是修道之人用愛心種植研磨,心寧靜則智慧生,人終其一生追求的快樂與價值,秀媚師姐在山上找到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