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關頭走一遭,更愛禪修、做志工

 圖: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19/3/8     6068


靈鷲山,平安禪,坐禪,禪修,寧靜,菩薩,學佛,舌癌,心道法師

第一次見到淑芬師姐,是2017年8月初那次斷食榨汁志工培訓,她是講師,親和的態度、清晰的頭腦、流利的口條,淑芬師姐優秀的能力和菩薩願行,令人印象深刻;今年(2018)7月上旬的斷食禪三在榨汁組志工區第二次見到她,卻沒想到,不到一年時間,淑芬師姐卻在生死關頭走了一回!感謝淑芬師姐願意分享被診斷為舌癌三期、手術至今令人動容的心路歷程,也讓人見證一位正信佛弟子面對病苦時的態度。舌頭被切除了三分之二、目前說話還比較含糊的淑芬師姐,用著不變的熱情和經歷苦難後所淬鍊出的渾厚謙和,為我上了非常棒的一課……

親身受用禪修的好處
今年滿60歲的淑芬師姐,退休前在外商企業擔任財務長,不但工作能力受肯定,私下她還參加讀書會、學跳敦煌舞……熱情又活力十足的她,有很多想做的事。2005年在讀書會朋友的引介下上靈鷲山參加禪三,當時恆傳法師的教導讓她十分受用、滿心歡喜,於是她寫了一篇禪三心得回饋給法師,並表達感謝;法師也借重她的長才,請她幫忙協助推廣禪修,她欣然應允,和山上的緣就這麼牽繫起來。

淑芬師姐很喜歡禪修,禪一、禪三、禪七都參加過許多次,退休前高壓、快速運轉的工作節奏,讓她對禪修的好處深有體會,「禪修,讓我的心靜下來。」禪修小冊子裡印著的心道師父的教導︰「聽而不住,不探不求」,這幾個字也印在了淑芬師姐心裡,「即使是身處很嘈雜的環境,心也可以靜下來,很專注。」當許多事情發生、來到面前,如何選擇是非常重要、關鍵的,但此時心裡往往眾聲喧嘩,難以快速做出判斷,干擾自己做出選擇,「禪修讓我變得很容易做選擇。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那些雜音不見了,很容易做取捨,省了很多心力、時間。」

淑芬師姐對某次公司董事會記憶尤為深刻,那次有許多董事、同仁從國外來台參加會議,所有與會者中只有兩名女性,她是其一,而她要負責董事會的主持和各項安排工作,「說實話,我有點害怕。」在會議啓幕當天,壓力最高點即將來到,在董事會開始前,她先禪修15分鐘,覺得準備好了再正式上場……之後董事長誇讚她︰「你做得非常好!」禪修的好處,「我真的好受用!」

此外,「我很喜歡到山上做志工。回山的感覺,就像回家。」近幾年來她也是榨汁組志工的重要骨幹之一,「從我十幾年前上山參加禪修起,這幾位老菩薩就在榨汁組護持、服務;他們很發心,人很好。」幾位老菩薩年紀也大了,淑芬師姐想為他們分勞,就加入榨汁組幫忙,「每次和他們一起做榨汁的工作總是很開心,也不知道為什麼。」幾年共事下來,彼此默契好、相處和樂,「工作效率很好,是一個很棒的團隊。」工作之餘大家說說笑笑、分享人生經驗與智慧,「從這些老菩薩身上可以撿到很多寶貝。」而由於是生食,榨汁組志工工作起來是很認真、專注的,就像喜歡禪修一樣,淑芬師姐很喜歡這樣專注、放空的狀態。

許多人護持,撿回這條命
淑芬師姐喜歡運動,今年初(2018年)跑完那場馬拉松,「那次因為遇到下雨,跑完感冒了。之後奇怪︰怎麼感冒一直沒好?」先後看了三名醫生,前兩名醫生都當是喉嚨痛處理,第三位醫生建議她去大醫院檢查,她去了。醫生注意到她舌頭上的白斑,「小時候我嘴巴常常破,就擦藥;擦藥後有增生的組織。可能我跑馬拉松又感冒,體力下降,那些增生組織起了不好的變化,成了惡性腫瘤……」醫生宣告為「舌癌三期」。

一個人陡然聽到如此的宣判,「這個時候又顯現出禪修的好處」,她沒有驚慌,沒有哭泣,平靜地問醫生︰「這樣啊……那怎麼辦呢?」醫生說︰「要切片、做手術。大半個舌頭要切掉,再做重建手術。」「哦……只能這樣嗎?」「嗯。只能這樣。」「好,我知道了。」

之後是一連串的切片檢查、術前檢查,很多痛苦……在先生陪伴下與整形科醫生諮詢,切除三分之二舌頭後要重建,要取她胸大肌的肉來補,於是要做一個長達12小時的手術……在聽的當下,淑芬師姐並沒有感到害怕,而是問︰「這樣要動很多刀耶,會不會很痛?」醫生說︰「不會。我會讓你睡5天。」

手術前一天,山上法師去看她,為她祈福、打氣,透過電話和心道師父說話時,她哭得不行,師父勉勵她︰「淑芬,要勇敢。」被推進手術室前她一心默念佛號……動完手術5天後醒來,她發現自己身上多了共長達100公分的傷口。

當麻藥漸漸消退時,非常難受,她覺得「好像撐不過去了……」冥冥中感覺是心道師父還是恆傳法師把她拉了回來。之後的化療、電療都沒有什麼副作用,「感謝佛菩薩加持。」淑芬師姐說︰「我這條命能夠撿回來,是很多很多人的護持。」

生老病死是人生過程,平常也許常掛在嘴上,但「走過這一遭,我真正體會到生、老、病、死。我知道我在承受業力,還好我有本事承受……就覺得︰再努力一點吧!」

當業力現前時,如何還能一直保持正念、正向光明的心態?除了學佛、禪修,「一直以來,先生和親友給予我莫大的支持,讓我去做我想做的、有意義的事。」發生這樣的事時,「我不可以喪志。不能讓身邊的人為我擔心、因為我而難過啊!」就是這一份惜福、顧念他人的善良和深情,讓她再痛也始終保持陽光。

在舌頭重新長好之前,淑芬師姐講話有些含糊,吃東西也很不方便(必須要打成汁飲用,或只能吃很軟的食物),但對喜歡做家事、研究食物調理方式的她而言,似乎生活中又多了一個可以發揮創意、動手做的有趣天地。

剛開始她不太敢出門,後來想︰為什麼要不敢出門?就勇敢出門參加許多活動,讓朋友、同學們看到她,許多朋友說︰「淑芬,看到你我好開心!」「我也謝謝朋友們的關懷,讓他們看到我好好的……這種感覺很好。」

靈鷲山,平安禪,坐禪,禪修,寧靜,菩薩,學佛,舌癌,心道法師學佛人如何面對生老病死
走過生死這場大劫,在修行上體會更深了,甚至有如「重生」︰「以前念《水懺》、《梁皇懺》沒有這麼深的感受……這次手術之後再念,在念經的同時,我回憶起很多事情,體悟了很多事。」她意識到,以前的自己,有時候太跋扈、自私、自我,也曾經不小心傷害別人……懺悔的淚水,是一種釋放,也是一種深深的感恩。「我的前大半輩子太幸運了,讀書、升學、工作、婚姻都很順利,雖然我也很努力。」年輕時身強體壯,除了想兼顧家庭、職場,還想做一些別的事情、有些其他的追求,生活很忙、很累也很充實,「在那種忙、累中,可能不自覺造成對別人的一些傷害。」如今再念《水懺》、《梁皇懺》,想起曾經無意中傷害別人,她在心裡真誠地說對不起,在心裡深深地懺悔……

經此一劫,「很多事情都看開了。看事情的眼界也更加寛廣了。」現在她的首要重責大任就是把自己照顧好,「不讓別人擔心。」病後瘦了10公斤的她現在很注意體重不能再往下掉,「掉了1公斤就把它補回來。」以及攝食營養均衡、充足的睡眠等,「生病之後我的作息完全改變了。」以前半夜1、2點她常常還生龍活虎,能量充沛想做很多事,「現在我覺得不要那麼貪心。很多事情慢慢來也可以做得好。」如今晚上10點她就躺上床,早上7點以前起床,吃了早餐之後寫《心經》,「就好像早上起來,身心被《心經》沐浴過一遍。」可能一天剛醒來時腦子裡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寫完《心經》,沖乾淨了,很舒服。」從生病之前(2017年12月)就開始寫,一天一部,剛開始字迹凌亂,慢慢寫,字迹愈來愈工整、好看,而且從寫的過程中,慢慢去了解經文字裡行間的意思……這些都是新的體悟、成長。

經歷了這些,她還是喜歡禪修、喜歡上山做志工。今年(2018)1月16日動手術,3月她就想上山幫忙,但先生說︰「6月你才可以出門。」在她討價還價下,提前在5月讓她上山;「手術之後身上傷口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這幾個月來禪修不太能坐得住;但我昨天到禪堂坐了一個小時,感覺可以的,沒問題。」

「學佛讓我知道如何把心調好。把心調好可以面對很多很多事情。」回顧這一切,淑芬師姐不禁又流下淚水,說︰「好開心,好感恩。」

聽完淑芬師姐的分享,不禁由衷讚歎︰並不是學佛就不會經歷生老病死,重點在於面對時的心境和態度。平常嘴上講、心裡想都很容易,當事情真的發生、境真的來到面前時,便知修行有幾分。

「生、老、病、死都是功課,不是老天對你不好。」當我讚歎她把這個功課做得好好、好棒哦!她可愛地笑了起來,像個小女孩。

「沒什麼可怕的。來了,就去面對,好好的處理。」——淑芬師姐這句「實修」後的感言、箴言,也許,要親身經歷後才能真正懂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