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志工是最好的修行

 圖: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19/3/20     5950


禪修,心道法師,靈鷲山,修行,斷食,志潔師姊,印度

「我想看世界盃啊!可是山上斷食禪七缺榨汁志工,我只好放棄世界盃上山來了。」俏麗的短髮、活潑風趣的言談,在2018年7月斷食閉關的榨蔬菜汁法工群中見到了志潔師姐。說起和靈鷲山的結緣,「那是30年前了……那時我在香港的姐姐生病了,家人聽說台灣靈鷲山上的大悲水很靈驗,要我到山上請大悲水。」那是她第一次聽說靈鷲山,也是第一次上山,當時她很年輕,才二十幾歲。

過兩年姐姐往生了,她心裡有一股徬徨、哀戚,深深感受到生命的脆弱。

這個師父好特別!
第二次上靈鷲山是某日她獨自駕車上山,在山路旁碰到了正在散步的心道師父,那時志潔師姐婚姻方面遇到一些問題,心情不好,師父隨和地與她聊聊,「我心想︰這個師父好特別!」師父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我說我想離婚。」師父說︰「好啊,我們來聊聊。」

「那時年輕嘛,不好就想說離婚算了,但離婚也要考慮很多因素,小孩啊、之後的安排……等等。那時是想離,希望找到支持的聲音。」師父問明原委後,建議她再給自己和對方兩次機會努力看看,「如果還是不行,那就離婚好了。」當時離婚在台灣是頗前衛的舉動,這位師父竟然沒有一味勸阻她離婚,她再次心想︰「這位師父好特別!」

聊完之後覺得心比較開朗了。其實當時除了婚姻她還有其他一些難題、麻煩要面對,但覺得好像找到了一個知音。

第三次上山,正好遇到一群人在祖師殿門前要皈依師父,「師父看到了滿面愁容的我,要我跪下,跟著大家一起皈依。」皈依完師父走到她面前,輕輕地拍拍她的頭,說︰「沒事了。」說也奇怪,其實隔天她就得面對一件很重大的事情,第二天果真順利解決了。

後來媽媽從香港來台灣,志潔師姐也帶媽媽上山走走,媽媽也蠻喜歡山上的環境。媽媽返港後,有一次打電話給她,說香港有一位肺癌末期的師兄想參訪台灣的名山,請她幫忙;那位師兄身體已經不太行了,得戴著氧氣罩坐飛機。過兩天他們即飛抵台灣,志潔師姐開車載他們上靈鷲山,「那次師父不在。我們在山上走了走、點了燈,就下山了。」隔天他們就返回香港。過了五、六天,媽媽又打電話來,說那位師兄又要來靈鷲山,「我說他不是剛回去嗎?媽媽說︰嘿,你不知道,他們剛回到香港,就得到消息說靈鷲山的心道法師要見他們……」

後來師父傳法給那位師兄,那位師兄返回香港後一方面調養身體、一方面修法,也和志潔師姐的媽媽(人稱「余媽媽」)等菩薩為之後靈鷲山香港中心的成立付出許多心力。

到了2002年,那時志潔師姐已經離婚,一個人自由自在,「那時法性師(大師兄)叫我不要到處遊走,好好跟著師父修行。那時我不太聽。」雖然不是很聽話,但和山上的緣一直沒有斷。

禪修,心道法師,靈鷲山,修行,斷食,志潔師姊,印度

修自己才是功德
志潔師姐個性自由、活潑,喜歡旅行,之前從事媒體業務工作,現在是自由業。多年來在心靈課程方面學習、鑽研頗多,「包括人為什麼會做夢?潛意識……等。我還跑去玩催眠。」她玩成了催眠師。她自己被催眠時看到了前世,而後來「幾乎每一個被我催眠的人都會看到前世」,催眠在台灣初興起時很少牽涉到前世,她自己不明白,也遇到許多詰問,為了解開這個謎,「我去研究佛陀的故事。」才知道人有過去世。過去世又是什麼呢?……就這樣慢慢接觸、學習一些佛法的內容。「我對和死亡相關的主題特別有興趣。」到後來,「我最感興趣的是在死亡過程裡的『中陰』階段。漢傳不講這個,只有密乘講這個。」也是因緣際會,「2004年我跟法性師到印度朝聖,有一天聽到了藏傳佛教法會的唱誦,當時我非常興奮,我覺得那就是我要找的東西!」於是她開始接觸藏傳佛教,次年並赴印度朝聖。

禪修,心道法師,靈鷲山,修行,斷食,志潔師姊,印度走上修行之路,也會想有機會要斷食閉關,「如果將來有那個機緣,到時生活起居是需要有人護持的。」前年(2017)她看到山上有蔬菜汁榨汁志工培訓課程,「我覺得這很好,很值得學習。」所以她就相招姐姐、姐夫一起報名了。「那次上課讓我很感動的是︰榨汁志工菩薩們為了珍惜食材,紅蘿蔔的蒂頭不是一片削掉,而是把頭仔細刷洗乾淨、只挑去頭頂小小的一塊……這麼用心、費工,我真的很感動。」

之後志潔師姐上山參加斷食禪七,「因為我了解榨汁組老菩薩們的嚴謹和用心,也了解每一碗蔬菜汁的成分配比、是怎麼產生出來的,所以當我飲用蔬菜汁時,內心充滿感激,真的會想流眼淚……無形中更是一種加持。」志潔師姐說︰「修行說實在的,是要把悲心修出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能量替換。」

因為榨汁組缺人,那次斷食禪七之後,「師姐問我可不可以來幫忙?我說好啊!」於是2018年5月的斷食禪三,志潔師姐就上山擔任榨汁志工,「做志工是最好的修行。在人與人的互動裡,能不能很快地去體察別人、檢視自己?每個心念、每句話都要是妥當的,不造成別人不舒服,也不讓自己後悔。」後來7月的斷食禪七她又受邀,7月正值世界盃足球大賽,「我不是足球迷,是因為我的牙醫跟我說簽哪一隊會贏,我想好玩嘛,就試試看,所以追著看球賽結果。」後來還是「以大局為重」,乖乖上山當志工。

生死交關的體悟︰禪修很重要
「好玩」是志潔師姐言談間常出現的一個詞。她的人生哲學也是如此︰活潑、通達。「生命其實要這樣子,不要太嚴肅了。佛法其實是很活潑、很快樂的。我常跟人說︰如果你學佛愈學愈快樂,那你的路是對的;如果你愈學愈鬱卒,你那個法一定是有問題的。佛法就是去煩惱嘛,如果愈學愈煩惱,那很奇怪啊。當然,障礙一定有,周遭一定會發生很多無常的事情,佛法就是教我們如何以智慧去轉境。心為境轉還是境為心轉?就看哪邊道行高。」

姐姐問她為什麼上山?「我說︰修行啊。」志潔師姐說︰「我們常常會自認為自己修得不錯了,忍辱啊、精進啊……一旦真的進入環境裡,考試就來了。」怎麼知道自己的修行有沒有進步?「就看心『轉』境的速度。」「上山做志工是修自己。做志工沒有功德,修自己才是功德。」

榨汁組的幾位老菩薩志工,「讓我學習到很多,尤其是他們的自在。」志潔師姐讚歎道。像80歲的桂子阿嬤把辛苦的洗紅蘿蔔當成是玩水,而靜音菩薩阿選師姐原來也是舊識,2004年印度朝聖時兩人同為團員,之後偶爾見面都會開心擁抱,但「我不知道她是榨汁組的老班底,這次來我們兩人突然又見面好開心!」

除了當志工,志潔師姐也很重視禪修,「禪修很重要。」她特別記得2011年第一次赴西藏旅程中的瀕死經驗,「剛開始我都沒有高原反應,一切正常,我也很小心,讓自己不要感冒。」第四天一行人上到珠穆朗瑪峰海拔5200公尺處,「因為我很皮嘛,太興奮,有點過度耗氧。」晚上睡夢中高山症發作,「在缺氧的狀況下,心臟會快速跳動,那時心臟是不由你控制的;心臟一跳快,整個人就會慌,人一慌思緒就會亂,思緒一亂,什麼咒都持不了,你根本無法思考,思緒是像觸電一樣『啪、啪、啪』地竄,連六字大明咒都嗡不出來。」那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呼吸,試圖用呼吸來平衡、控制,但因為缺氧,呼吸很困難,整個人在一種無法控制的狀態下,「我們常說『放下,放下』,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在那個狀態想放也沒辦法放。」而在那個時候,「情緒很重要」,在生死交關之際,如果想到後事的安排、小孩怎麼辦……等等就會愈慌。

在等待氧氣筒、陷入昏迷之前,必須要鎮定,「為什麼說禪修很重要?在那生死交關之際,必須靠禪修、內在的呼吸,把自己穩住。」終得撐到氧氣筒到來。

「實修非常重要。」志潔師姐說︰「修行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必須自己去體驗。如果只是聽別人講,永遠無法契入。」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