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眼中的山上法工生活

 圖:沈仲怡、王禪靜  文:劉湘吟  2019/4/24     4135


靈鷲山,禪修,小青蛙,坐禪,法工,斷食,閉關,昆蟲,佛,

在2018年7月護持斷食閉關的法工群中,有一位年紀最小、個子也最小的法工,她是廖聆安。活潑靈動的她到處遊走,除了分內的服務工作,突然法師需要人幫忙、其他法工叔叔阿姨阿嬤臨時需要有人跑腿時,她是最好的小幫手,每每見她總是積極應答、行動,開朗可愛、樂於服務的性格令人讚歎。

年齡最小的法工

11歲的聆安,家住台中西屯區,由於姨媽是山上的出家法師,父母都曾是山上的職工,也是志工,所以還不太會走路時就跟著媽媽、爸爸上山,到現在「已經算不清楚是第幾次上山了。」

2018年暑假剛開始不久她就上了山,要待上一兩個月。來之前爸爸和媽媽徵詢了她的意見,她說好,「OK啊。」爸爸把她送到山上就離開了。爸爸媽媽不在身邊,一個人在山上生活,適應嗎?「還好啊。」哇,好獨立!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還好啦。」

這次要在山上過暑假,自己有想過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嗎?上山剛一週的她說︰「這個其實我還在考慮當中。」小小人兒說出正兒八經的話讓人不由莞爾。

靈鷲山,禪修,小青蛙,坐禪,法工,斷食,閉關,昆蟲,佛,聆安在山上的生活是這樣的︰每天一早起床刷牙洗臉後,先去做早課;早課之後吃早飯;然後就到辦公室畫畫、看書、寫字,聽候法師差遣做些工作;遇到斷食禪修她可以做的事就更多了,有時會去榨汁組、音控區協助一些事情,以及禪堂的種種事務等。

聆安喜歡山上的生活,雖然沒有電視可看,但「在山上可以遇到很多昆蟲和小動物,可以走石頭(階)路,可以見到很多佛(像),可以拜佛,還可以看到海。」這些都是她喜歡的。

法工群中聆安無疑是年齡最小的,前幾天還有一個同齡的小伙伴和她一起在山上當法工(就是2016年曾經和媽媽一起上山打禪21天的薛芷羚),兩人共處過幾天,其他大部分時間,山上沒有和她同齡的伙伴,會不會感到寂寞?「還好。」性格開朗活潑的她看來並不以為意,就連爸媽三不五時打電話關心她,如果她正在做事還會「念」爸媽︰「哎喲,我正在做重要的事情啦……」

雖然還沒有打過禪,但從小看過許多禪修學員,加上擔任法工這些天,在聆安眼中,「我感覺他們很認真地在修行。他們想成為佛,我覺得他們蠻棒的。我也發現到,他們在走路的時候比一般人更安靜。」
以後會想體驗禪修嗎?「禪修的話,我還有許多方面要學習、訓練。我想先做法工。以後等到時機成熟了再參加禪修。」

難忘的事都和小動物有關

雖然從小就上山,但穿上法工服護關還是第一次,有什麼心得?「每次禪堂薰香的時候,都會聞到一股香味,我覺得還蠻好聞的!」「榨汁區的榨汁機也蠻好玩的!」「音控放音檔不會複雜啊,簡單!」……直心的童言童語再次令人莞爾。

談起新接的工作,「新的禪修學員來報到的時候,我可能要幫忙做導覽,還有教他們怎麼對佛菩薩問訊……」這些訓練和學習,讓聆安覺得自己「更有勇氣、更敢於表達了」。

上山這一週來有沒有發生什麼難忘的小故事?喜歡昆蟲、小動物的她,難忘的事都和牠們有關,「但我不敢碰昆蟲,遠遠看就好。」

有一天,「我和我的朋友薛芷羚一起走著,她突然說︰『別踩!』可是我沒聽見,一腳踩下去了,不小心踩到一隻小蟑螂的尾巴。」然後呢?「那隻蟑螂還沒死。她就把蟑螂拿起來(她敢碰蟑螂!)把牠放在窗台上。」

靈鷲山,禪修,小青蛙,坐禪,法工,斷食,閉關,昆蟲,佛,又有一天,早課前幾分鐘,兩人一起走在禪堂的窗戶邊,這次是聆安突然說︰「別踩,別踩,別踩!」原來是一隻小青蛙,「我怕她不小心踩到青蛙。我超喜歡青蛙的。」聆安問芷羚︰你敢碰青蛙嗎?芷羚說她不敢。「她敢碰蟑螂,但是不敢碰青蛙;我不敢碰蟑螂,所有的昆蟲我都不敢碰,但是我敢碰青蛙。」於是聆安就把小青蛙捧起來,把牠放到別人踩不到的地方。

沒想到小青蛙一跳一跳,竟然跳到了插座的縫裡。那怎麼辦?「沒關係,牠會出來啊,就等牠出來。」小青蛙往裡面鑽洞,把裡面的灰塵都挖出來了,「哇,這小青蛙怎麼那麼奇怪?」她趕緊叫薛芷羚,「你快來看,你快來看,小青蛙鑽到裡面去了!」兩人一起觀察小青蛙的古怪舉動,「ㄟ,真的吔!」……後來怎麼樣了呢?「後來我們沒辦法再看下去了,因為早課要開始了。」兩個小朋友趕緊去做早課。

「還有前天,榨汁組的老菩薩發現一隻金龜子。」金龜子怎麼了?「我怕昆蟲啊!」不怕昆蟲的薛芷羚拿起金龜子,要把牠放到安全的地方,「那時候我都不敢靠近她,巴不得有個洞可以鑽進去躲起來。」

和聆安聊天,常常一邊笑著一邊感歎︰孩子的世界是這般單純、質樸、可愛。我們都曾經是孩子,長大了,卻也離那樣的單純、質樸愈來愈遠……
而禪,就是讓我們,回歸單純,回歸本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