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過去自己的忠告

 圖:蘇蔓  文:蘇蔓  2019/6/6

  • 4,482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靈鷲山,心道法師,放下,芥川龍之介,生命

與定居在美國的大學時代同學LINE對話。對話中同學傳來一張學生時代與幾天前跟先生到費城遊玩的同視角對比照。

我:「改變不大耶~現在多了成熟的韻味,也更練達。」

同學:「我比較喜歡現在的自己 。」

我:「願聞其詳為什麼。」

同學:「因為現在的自己多了年紀的歷練,經過許多挑戰,對自己和人生有進一步的了解,比較有自信、比較有耐心、比較懂事、也比較放得開,可以很自在的當自己。」

然後同學反問我:「妳呢?妳喜歡現在的自己還是以前的自己?」

「我沒有特別喜歡哪個階段的自己,因為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開心與苦悶、驕傲與失落…。如果可以,我喜歡青春的年紀+現在的理解~但這是不可能的事。」後半段答句我有點半開玩笑。

同學接著又問我︰「如果妳要給剛大學畢業的自己忠告,妳會說什麼?」

我:「哇~這真是大哉問!」

同學:「不用急著告訴我,我也要好好地想想。」

LINE對話時是台灣早上時間9點半不到,但美國時間是晚上,同學說她快沒電了,要洗澡睡覺去了,我們以美國時間互道晚安後結束話題。

接下來的日子與時間,白天都被日常大小事佔據,大哉問只偶而在時間的縫隙浮出水面,然後很快的又潛入水裡,我對同學滿是歉意,不是我不想好好思考大哉問,而是我還是得先履行日常才行,可以的話,我也想做個不被時間追著跑,更不想追著時間跑的人。

然而到了夜晚又是另一回事,白天可以無暇思考,夜深人靜時,2016年解散的日本偶像團體SMAP在 1998年發行的單曲《夜空的彼岸》中那句令人印象深刻的歌詞 —「我們是否正站在那時候所描繪的未來」卻會突兀地出現。

日本近代著名小說家芥川龍之介曾言:「我們不可能做到想做的事,只能做到能做到的事,因為恐怕連神也不能依照其希望,分毫無差地創造這個世界吧!」《橫山家之味》導演是枝裕和在《比海還深》劇本首頁開宗明義寫了這句話:「我們都無法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大人。」法國短篇小說之王莫泊桑在《脂肪球》則這麼寫著:「生活不可能像你想像得那麼好,但也不會像你想像得那麼糟。我覺得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

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悲傷往往又多於快樂,只要活著,不管做了什麼或是不做什麼,不管完成夢想還是遠離夢想,我還是我,但我是不是我也無所謂,都要好好活下去。

靈鷲山心道法師言:生命要有意義,就是要用平常心面對無常的事情,學習放下與付出。

夜愈來愈深,大哉問的答案也愈來愈清晰……

歲月如金,放下即快樂!

至少對我個人而言是如此,也是我寫給過去自己的忠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