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不快樂,取決於自己」通達自在的銀髮禪修學員

 圖:Andy Fu & 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19/6/11

  • 920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靈鷲山,禪修,心道法師,水陸法會,大悲咒,李再鈐,春安居

上靈鷲山禪修的學員中,88歲的李媽媽(李蕙蘋)可能是年紀最長的了;2019年的春安居禪關,李媽媽是禪七的學員,滿頭銀髮的她出現在禪堂,見者莫不心生佩服;別看禪修似乎是「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做」,但別說七天,有些人一天也坐不了。這不但關乎體力,更和「心力」有關。

十幾年前曾經打過禪的李媽媽笑著說︰「這次我是鼓起勇氣再上山打禪七。現在還聽得見、看得見、走得動、坐得住,還能夠有跟著心道師父學習、聆聽師父指導的機會,我很珍惜。」

心道師父的開示,受用一生
三十多年前李媽媽就皈依了心道師父,山上許多法師(甚至包括心道師父)都稱呼她「李媽媽」,一叫數十年。

三十多年前,開山未久的靈鷲山還是草創時期,法師們在台北沒有住宿地,常借住李媽媽家。看著當時和自己女兒差不多年紀的法師們,李媽媽當自己孩子般照顧,「三十多年來大家都叫我『李媽媽』,我的孩子愈來愈多,真好!」

「非常感恩師父因材施教,給我最淺顯的開示︰『在生活裡修,起心動念都向善的、好的方面去想,去做。盡力,量力。』改變了我許多習性,這些年來和親友關係和諧、相處融洽,受益一生。」

靈鷲山,禪修,心道法師,水陸法會,大悲咒,李再鈐,春安居心道師父這幾句淺顯的開示,如何應用在生活中呢?李媽媽舉例︰「譬如有一次我搭公車,上了車還沒站好司機就開車,我摔倒了。」八十多歲的老人摔倒,周遭乘客都表示關心,李媽媽慢慢站起來,在乘客扶持下坐好,然後跟司機說︰「司機先生,很對不起,讓你嚇了一跳;好在都沒事,不然你心裡一定會很難過。」年輕的司機走過來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會小心。」

「你看,這樣我的目的達到了。假如我不高興地罵他、指責他,也許就吵起來了。」話是沒錯,但人都有情緒,在當下會痛、會生氣啊,「這就是師父教給我的『法』。不要一直埋怨別人。別人也不是故意的。尤其年輕人,他怎麼知道老年人會摔倒呢?」這份通達自在、體念他人的智慧,真令人讚歎。

對不識的人如此,對親友亦不在話下。李媽媽的媳婦五十歲生日時,她給媳婦包了一個紅包,紅包袋上寫著︰「在許多年前,我把我心愛的兒子給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很用心地讓自己成為一個妻子、一個母親,經營她的小家庭,讓她的先生、孩子在那兒成就、成長。今天我這個女人要對這個女人說︰媳婦,妳辛苦了」。婆婆這份溫暖而貼心的真情與肯定,讓媳婦好感動。

在生活裡修,向好的方面去想、去做
乖乖聽心道師父話的她,每天持〈大悲咒〉108遍,水陸法會從第一年至今全程參與,此外也是資深的志工,「做志工也很好玩。」因為李媽媽開始做志工時已經六十多歲了,大家都看不得她忙,「我一做什麼事,他們就說︰『妳不要做,我來我來……』」李媽媽笑說︰「我來做志工,唯一的功能就是成為大家發揮慈悲心的對象。」

李媽媽的夫婿是雕塑藝術家李再鈐,「他的想法、看法和平常人不一樣。」譬如學生問他︰一個女人什麼時候最美?他說︰「什麼時候最美我不知道,但什麼時候最醜我知道——做新娘子那一天(濃妝豔抹得像什麼樣子嘛!)」有時先生也和李媽媽一起上山,有一次師父笑笑說︰「他還是那麼酷。」

和這樣一位藝術家過了一生,李媽媽笑說︰「在他的『磨練』下,我不變得通達、有智慧也難。」

到李媽媽家裡拜訪,她說︰「來,看看我先生的字。」走進房間,牆上有一幅翰墨,字出自李再鈐先生之手,而內容則是李媽媽寫的生活短文,非常溫馨而有情趣,最後落款︰「老妻寫詩,要我練字」,李媽媽念罷哈哈大笑。

靈鷲山,禪修,心道法師,水陸法會,大悲咒,李再鈐,春安居李媽媽退休前是小學教師,幾年前有一次到醫院看診,看了主治醫師的名字覺得熟悉;看診時,醫師先看了病歷上的名字,再抬頭看她,然後站起來叫︰「老師!」「那一剎那真的好感動,覺得當老師真好。」過一陣子她還要去參加一個同學會,「是六十多年前我教過的小學生。」一甲子後的師生聚會,光聽聞就令人讚歎,「還能和六十多年前教過的學生聚會,我真的好有福氣。」

說起這次上山打禪七,「我旁邊的師姐坐得很好,我向她比大拇指,讚歎她,後來她給我一個字條︰坐得好沒有用,重點是『悟』了沒有。」李媽媽笑說︰「我也不曉得我『悟』了沒有。」

「在生活裡修,起心動念都向善的、好的方面去想,去做。盡力,量力」——這幾句看似平淡的話,鐫刻在李媽媽心裡,多年來她時時不忘、倒背如流,並實際運用在生活中而受益無窮。「同樣一件事,用不同的心情去對待,結果完全不同。快樂不快樂,取決於自己。」李媽媽如是說。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