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清淨超百劫(4-3)

 圖:Andy Fu   編整:劉湘吟  2019/6/28     4072


打禪,禪修,大和尚,禪宗,金剛經,法華經,坐香,茶道,西安臥龍寺

以往的人去打禪,常常知客師是不給你一點好臉色,當下就喝斥你,為什麼?大和尚交代的,要考驗你是不是個道人?是不是來修道的?喝斥你這不對、那不對,把你趕出去。我們現在的人根器不行,到禪堂要迎接你,大和尚要請大家吃飯(笑)……我們一進禪堂,不是罵就是打,天天挨多少香板,如果這點考驗你都過不了,這輩子不要想修行了。

禪堂是最高學府
禪宗就是進禪堂前先要收拾你,打不走、罵不走,能留下來的,才是真正修行的道人。所以禪堂裡面是最高學府,那個地方就是選佛場,進來就是選佛的,你不能說「我根器不行」,根器不行你怎麼進到禪堂的?哪能入禪宗這一法?你講這個就是懦弱,不敢承擔。你能聞得禪宗這一法,《金剛經》裡面講,不是三、四、五佛而種善根,是無量千萬佛所種下的善根,才能聞得般若法門,這是《金剛經》佛講的。《法華經》裡說,佛對五百比丘說般若的妙處時,五百比丘都退席,他們還毀謗正法,怎麼辦?毀謗正法要墮落的啊,佛是慈悲的啊,就讓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去度他們,目犍連度不了,解空第一的須菩提去度也度不了,佛陀自己示現和他們一起生活,慢慢慢慢才把他們轉過來,他們就不墮落了。

現在很多人跑禪堂,但不知道禪法的核心、妙處,能聞得這一法,都是不可思議,你能皈依到禪宗這一門下,都是無量劫的修行。禪堂裡是這樣,你不行,就要把你提得高一點,不斷地提,你這個信心有了,妄想、業障自然就退落了,因為那些都是虛幻的東西,它自然會退掉的。

我們的心就是太粗,細的東西如禪堂森嚴的規矩,會讓我們的心細下來。核心的東西不能執著,執著了更麻煩。

茶道其實是從禪堂裡出來的,禪堂裡每天要喝茶,也有講究、規矩,你喝出茶的味道,是凡夫;你沒喝出茶的味道,也是凡夫。功夫是在「無住」這個地方,才能真正喝到這個茶︰茶不是沒有味道,你知道那個味道,但「沒有住」那個味道。這裡面的奧妙,要經過訓練、自己慢慢去體會。什麼是「成天吃飯,未吃得一粒米;每天走路,未踏得一片地」,要經過慢慢熏修,不是一下子蹦上去。

禪法不能說沒有次第,但是它「不住」這些東西。它那顆心,現過現掃,現過現掃。比如說我修別的法門,修完了就把它捨掉,再修另一種法門,不斷地捨、不斷地捨……禪堂裡一直在捨,一直在捨。規矩就像一個模子一樣,把你倒進那個模子裡,因為我們的煩惱、我們的枝葉太多了,禪堂有一句話︰「蛇鑽竹筒」,蛇行彎曲,凡夫就是這樣的,彎彎曲曲好多心,把你裝進竹筒裡,不直自直。

禪堂的那些規矩不可思議,一喝一棒,真打,香板那「啪!啪!」的一下來,打得你不知道東南西北,但是不知道東南西北的時候恰恰和你的心相應,各種想法一下給你打飛了。功夫相應才能真正體會到佛法的奧妙處,這個地方就叫頓悟。

打禪,禪修,大和尚,禪宗,金剛經,法華經,坐香,茶道,西安臥龍寺不動腳跟到家
坐香,如果不能在禪堂裡坐,就在家裡坐,不要用任何方法,你就坐,慢慢地你能看到那顆心了……你以為我們的妄想一直在打?其實我們「這一念」裡有幾億個微細念頭,那是無法計數的,細的妄想歇不下來,但是粗的妄想它有歇的時候。你真正對這個法起無量的信心,這個智慧一開,那是不可思議的,你的身、心會完全不一樣;但如果你又想念個咒、念個佛,恰恰把你障住了,因為我們念咒、念佛大多都是有所求,有求啊!你這個心歇不下去,那顆心就顯不了了。

禪堂講「了生死」,是「了」的因,不是「增」的因。我們去學好多東西,去念幾百萬遍咒啊……這是增的因,不是了的因。佛法是講因果的啊!你的心也許可以歇下來,但要證悟是很難的。什麼是「了」的因?「心空及第歸」,無為法。禪堂裡不講加持,但絕對是有加持的,因為你心歇的時候與諸佛菩薩相應,諸佛菩薩自然會加持你;但禪宗不求加持,不求佛陀的祝福,不講這些。當下心歇一下,心一歇,不可思議。

簡單說,我們都執著這個身體,都想身體健康,你心一歇,你的身體就轉了,什麼病不病的煩惱這些,快得很。禪宗講的是「不動腳跟就到家,歸家穩坐」。當下這一念心,一直在用,一直在顯,我們求一個東西、念一個東西,它就遠了,走遠了,你一走就是攀緣、往外求了,離道就遠了。迴光返照絕對跟得上,當下不動,當下這一念迴光返照,就在當下。「起心便錯,動念即乖」。要相信這些法,坐下來,不作意,不思惟,在這個地方它自然有正思惟在。禪堂裡講︰「一念清淨超百劫」。不是在那裡空空空空地坐,但是剛開始我們的心非常非常粗,稍微要歇一下。

說「謝謝」是一種世俗的客氣表達,其實每個人做事都是為自己,沒有為別人。每一件事都是為自己,不可能為別人,別人拿不走。不是我修禪宗就說禪宗好,禪宗是真正佛法的心髓。你們辛苦也是為自己,成就自己的慧命,所以說我要感謝你們,你們給我這個機會,能成就我的願力。我剛出家的前幾年非常精進,坐香,後來我燃指供佛時就發願︰弘揚禪宗這一法,護持這一法,修行這一法;願看到我、見到我和聽到我聲音的所有眾生,都能聞得正法,希望都能成佛,這是我的願力。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