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旅行&做志工的「水阿嬤」--麗美師姐

 圖:Andy Fu  文:劉湘吟  2019/7/3     3628


靈鷲山,心道法師,水阿嬤,法工,皈依,禪堂,護關,宗教,種福田

和山上許多志工師姐一樣,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臉上常帶著笑容,能量充沛——麗美師姐又是一位「水阿嬤」,「我是比較好動、愛玩啦!」麗美師姐笑說。喜歡當自由人的她,不止在靈鷲山當志工,親戚朋友的公司、協會如果需要幫忙,「有空我就去。」

離婚後開啓新人生
和靈鷲山的結緣,要從2006年麗美師姐因丈夫外遇離婚說起,「實在也是沒想到……電視上演的劇情,原來現實中真的是有,還發生在自己身上。」

獨立自主的麗美師姐原本在檢驗所上班,後來雖然為了孩子的教育辭了工作,但好學的她持續利用空餘時間去學美語、日語、運動……2002年還取得了歐式紙蕾絲的師資證照。離婚後她依然上課、學習,同學們都不知道她剛遭遇離婚。雖然說起這件事會讓她寒心、掉眼淚,但她是一個堅強、豁達的女性,不會一直鑽牛角尖。

因為離婚,身邊的親友、鄰居都來善意關心,「想為我牽引一個心靈的寄託。」麗美師姐的鄰居,各大道場的都有,一來怕順了姑意拂嫂意,二來「那時心緒比較亂,我覺得也不容易好好去做判斷。」所以她一一婉謝了鄰居們的好意,哪個道場也沒去。

樓下住了一位靈鷲山的師姐,她是住家附近國中中輟生的關懷志工,「那位師姐邀我一起去關懷中輟生,我剛好也有時間,就跟她一起去。」這份服務工作讓她感觸良多,「一般我們都只看到中輟生蹺課、不好好上學,如果你去他們家裡看過,就知道原因是什麼。」父母離異、失職、隔代教養、家庭功能崩解……回家後麗美師姐會和念高中和國中的兩個女兒分享當天的見聞和感受,「一個家沒有溫暖,小孩子當然不想回家。」

至此麗美師姐都還沒跟宗教接上緣。但她自有直覺,有些師父的照片她看了就是覺得拜不下去。2007年水陸法會前,有一天她在那位鄰居師姐家裡看見心道師父的法像,直覺感到相應,她主動問那位師姐︰「你什麼時候要上山?我跟你去。」也從那一年起,她就參加水陸法會、做志工。

說起第一次上山,那時師父出國、不在山上,雖然看不見師父,麗美師姐還是跟著那位鄰居師姐上山了,「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宗教道場,什麼都不了解。」跟著鄰居師姐在佛學院開會,忽然法師說︰「待會師父會在某某地方開示,你們可以去聽。」「師父不是出國了嗎?」「昨天晚上回來了。」
麗美師姐就跟著去。在場法師請大家填寫皈依證,麗美師姐心想︰「我都還沒聽到師父說什麼,就要皈依喔?……」她沒寫。那天下著雨,心道師父不知道在忙什麼,時間到了還沒有出現。法師又請大家寫皈依證,她還是觀望不動。第三次法師又宣導,說到皈依證的用處,「山上定期都做超度法會,如果出國去到陌生的、磁場不太好的地方,皈依證放在床頭,可以辟邪。」她一聽,「這個好用,因為我常出國。」於是她填寫了皈依證。寫完皈依證不久,師父就來了。

靈鷲山,心道法師,水阿嬤,法工,皈依,禪堂,護關,宗教,種福田哪邊需要人,有時間就去幫忙
之後她跟著那位鄰居師姐進水陸內壇做志工,也開始做前行功課、誦經……等。第一次打水陸,她就從頭到尾十幾天全程參與,法師也讚歎,沒想到看起來像「貴婦」的她可以做到圓滿。麗美師姐說︰「每當看到會場許多位打掃清潔的阿嬤、老菩薩就很感動,她們年紀那麼大了,卻甘願去做打掃廁所、清理廢棄物等最卑微又辛苦的工作,而且做得那麼好……和她們相比,我們做的工作實在都不能說辛苦。」水陸那十幾天,「做得很高興、很法喜。」讓她期待著次年的水陸。就這樣十幾年下來,「看得多了,知道得也愈來愈多。其實那些發心的老菩薩也是好命、有錢的人,人家來做志工也不挑工作,反而願意做最卑微、辛苦的工作,真的是令人敬佩。」

麗美師姐做志工也不挑工作,「哪邊缺人、需要人,有時間我就去幫忙。」她也是禪堂護關的法工,「以前是行堂,現在是課務。」做課務法工,時時刻刻都在注意時間,每一項工作是連動的、先後順序是卡緊的,自然而然會專心致志、心無雜念。有時候遇到護關法工都是新手時,老經驗的法工自然要多承擔些——不是早晚或晚班,而是「全天班」,「那時候就會比較累一點。」麗美師姐笑說。

「有空就去幫別人的忙」是麗美師姐的生活方式,並沒有特別為了「做志工」。小時候家裡是貧戶,在學校吃營養午餐免費,麗美師姐笑說︰「因為小時候都吃人家的,我是來還的啦!」其實麗美師姐是個惜福、感恩的人︰「佛祖保佑,讓我們不必為三餐發愁、為生活奔波,還能夠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這是多大的福報、多麼的幸福!去服務、付出是一種感恩,一種回報,也是應該的。」喜歡做「自由人」的她,各方找她幫忙都可以,如果時間衝到,她都依「先來後到」原則,「只好對後來找我的說歹勢了。」

一直蠻「搶手」的她,在靈鷲山做志工多年,一是有緣,二是她也喜歡上靈鷲山,「每次上山、走過天眼門,就感覺心特別平靜、放空,好像所有煩心的事都留在天眼門外了。」在山上也有一些奇妙的因緣和感應故事。

因為腳受過傷,盤腿不便,所以雖然常常護關,自己卻只打過一日禪。雖然打禪也可以坐椅子、不用盤腿,但她覺得不好意思,她笑說︰「我還是服務好了,可以走來走去,比較自由。」

會玩又會生活的快樂女性
這些學習和經歷,讓麗美師姐感到自己很幸運,也讓她更能夠用一種開闊的眼界看待自己的人生︰「離婚不見得是不好。」最怕是對小孩造成負面影響,而現在的孩子有時候比父母還開明,還常反過來勸解母親。「如果沒有離婚,我不可能這麼自由,想去做志工就去做志工,想去哪裡旅行就去哪裡旅行……」 人生沒有絕對,「主要還是看自己怎麼過。」後來前夫有意想復合,麗美師姐不考慮,「歹勢,不可能的事情。我現在過得很好、很自在。」走出離婚的低潮後,麗美師姐很享受離婚後能夠「做自己」的生活,多年來母女三人每年暑假一定一起出國旅行,離婚前還難免要考慮夫家和眾親戚的感受和看法,離婚後是她和女兒說了算,所以每年的出國旅行更自在快樂了,至今家庭旅行的成員還加入了女婿和小外孫,人馬更為壯大。

由於小女兒在日本學習,麗美師姐也常跑日本,有時一去就住一個月。家裡有許多從各國帶回來的紀念品,除了兩個女兒從小就喜歡的一大箱絨毛玩偶,還有許多,「這是從德國帶回來的,這是捷克……這是去年4月我和朋友去葡萄牙自助旅行時帶回來的。」說起那次葡萄牙之旅,還和手上的五佛珠有關係︰原來那次的葡萄牙之行,可能是有去到磁場比較不好的地方,回來之後,她手上綁著的兩條五佛珠莫名地變得黯淡、黑黑的,「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一切無事、平安歸來的她心下感念,特別又請法師幫她請了一條五佛珠戴上。今年又去英國自助旅行一個多月,「真會玩」的麗美師姐,除了旅行,加上做志工、上課……難怪看起來快樂又有活力,真是「會生活」。

接觸宗教、成為佛弟子這十幾年來,麗美師姐覺得自己變得更能夠放下,「相信因果,遇到好事或壞事都比較能夠看開。」對於「做志工、種福田」,她說︰「其實沒有想那麼多。」藉由幫別人的忙,她的生活很充實,認識了許多朋友,她也坦言,這些年,「家庭和樂、孩子懂事,一切都蠻順的,感恩菩薩。」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