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傳法,十方同聚會(4-4)

 圖:Andy Fu  編整:劉湘吟  2019/7/5     3773


西安臥龍寺,六祖壇經,禪堂,抄經,楞伽經,金剛經,坐禪,打禪,禪宗,達摩祖師

今天有緣,跟大家多說一些,凡是跟我的居士,我要他們看兩部經典︰《六祖壇經》和《金剛經》。《六祖壇經》是很容易懂的,六祖大師在家、出家都講了很多用功的方法,在《六祖壇經》裡面是最通俗的;《金剛經》呢?不管你懂不懂,你誦就行了,不要在裡面求知見,不要看別人的註解,別人的註解是別人的,不是你自己的。我們看經典,就是歇心,你愈看愈明白、愈看愈明白,過去祖師大德都是這樣的。

什麼叫「持經」?就是一部經,我每天誦、每天誦,不看別人的註解,不在文字裡面去思惟、分別,因為佛法是離思惟分別、離文字語言、離一切相的。當你看經典,你的心歇歇歇歇……經典本身和你的法身就是合的,慢慢地你自然就懂了。當你懂了,你的信心起來了,智慧就開了,道理也就明白了,你的用功就上路了。

在心地上修行
一個就是你們喜歡抄經,抄經也是一個歇心的方法。用這些都是工具,歇我們的心。抄經就是抄經,不要想著把這個字寫得多好,不要那麼想,又動念頭了,「有為了」就離開這個法了。你每天寫、每天寫,那自然就寫得好了,不可能寫得不好。譬如一個畫家,剛開始畫的時候,他的心就專注在畫畫上,當畫到一個程度,他畫到了一個無心的狀態時,那畫畫得非常好,出神入化;可是當他成名了,他再也畫不出那麼好的畫了,因為有名利心在裡面了,他想再畫出之前那麼好的畫,再也畫不了了。道理是相同的,就是無心,無心是道。有心便造作,也許能畫出一些名堂,但達不到那種真正的最高境界。

做任何事都是一樣,寫字也好,畫畫也好,彈琴……任何事都是一樣的,要歸到無心。無心的時候,我們本有的智慧自然就顯現了,禪定就在裡面了。抄經也好,看經也好,尤其現在出了好多書,佛的經典不看,看很多現在的人寫的東西,你分不出來正見。真想學佛法,那些亂七八糟的全要捨掉。

我們看經是不得已,經典就是講我們這顆心,上上根基的人他不用這些東西。祖師講︰「當下這一念心,一切具足。」你就在這裡觀照。我們這顆心本來是一塵不染,我們的眼睛一看、耳朵一聽,全種到裡面去了,法也是塵。佛陀的經典,三藏十二部,你把它背下來,它也是塵垢。

你看阿難是佛陀的侍者,他多聞第一,智慧非常高,佛陀講的經他能一字不差地背下來,可是佛陀走的時候他沒開悟,當集結經藏的時候,數百位大阿羅漢不讓阿難進門,因為他沒開悟。他背下來的這些東西,在他沒開悟以前全是凡夫的知見。當時集結經藏離不開阿難,但是那些大阿羅漢不讓他進來,最後迦葉尊者就逼他,阿難不眠不休用功,正要躺下休息時,在躺還沒不躺下的那一瞬間,他證悟了。當那些阿羅漢再看見阿難時簡直不敢相信,因為他的相貌都變了,都懷疑「是佛來了嗎?這哪裡是阿難!」這個公案講的就是,即使你把經典全背下來,和你證悟關係不大。之前佛陀就曾喝斥阿難︰「千日學慧,不如一日修道。」修道是什麼?就是回歸我們的自性,迴光返照。世間人研究佛法,每天去學習,那是研究佛法,與道是相違背的。但是有的人不看經典也不行,這個道理要明白,經典是為了明理,讓我們迴光返照、在心地上修行,你光研究經典,不歸到心地上去修行,要成佛是很難的。

西安臥龍寺,六祖壇經,禪堂,抄經,楞伽經,金剛經,坐禪,打禪,禪宗,達摩祖師.放生禪堂裡的「放生」真義
禪宗傳到中國是沒有文字的,不立文字,為什麼?佛陀講的教理,末法時期的眾生不能理解,執著到這個文字名相裡去,就走偏了,所以佛陀傳心法,離文字。但達摩祖師來中國以後傳《楞伽經》,為什麼?因為眾生會疑惑,禪宗講頓悟法門,今生就能了生死,可是經典裡說要修三大阿僧祗劫,你這個是佛法嗎?是不是外道?那就傳《楞伽經》,以《楞伽經》印心。以前西天祖師是不傳經的。生死就是我們當下這個念頭,這顆心,所有的煩惱、因果、造業、六道輪迴,就是當下這念心,如果把這顆心歇下去,生死就沒有了,沒有一個生死了不了。這是核心啊!生死從哪裡來?因果從哪裡來?起心動念。修行就是歇這個。

禪堂裡講有真心、有妄心,本來這個真妄是不二的,但是一般眾生不能理解,真心和妄心我們分不開啊,我們的智慧一直在顯現,但是我們不認識,那怎麼辦?你歇下來,歇一歇你自然會知道,有一個動的,有一個不動的。你要歇下來知道,哪個動、哪個不動?哪個是主、哪個是客?哪個是賊?要認清楚。認清楚以後你就修行上路了。什麼是客人?客人來住兩天要走的,當下我們觀照這個,走的、來來去去的肯定是客。我們叢林裡面教︰鐵打的寺院,流水的僧。講的是什麼?講的就是這個。我們這個主人是鐵打的,它不會走的。教下講放生,禪堂裡講殺賊,禪堂裡的放生就是把一個個念頭捨去,放下,這叫真正的放生。

所有的功德都在這個地方。你這顆心靜下來,所有的眾生都受益,你過去的父母、眷屬乃至於你身邊的所有都受益。很多人買了動物去放生,他以為這個是慈悲,什麼是慈悲?不思善、不思惡的這個地方是真善,真慈悲。十方諸佛悟道,全都是從一念心這個地方,這是根本;三藏十二部講出來,還是從這個地方講出來,我們眾生造業也是這個地方,所以你了生死從哪裡了?就在我們「當下這一念心」。學佛要愈來愈簡單,要抓住核心,「不雜用心」,在心地上用功。

你們能在台灣把禪堂建起來,這個發心我非常讚歎,這是非常不可思議,諸佛菩薩都讚歎,這是佛的心法、正法,「正法久住,涅槃妙心」,禪堂的鐘板上寫著的。有些人說現在這個法斷了,沒人傳了,其實禪堂的鐘板就是傳這些法,鐘一敲就是傳這個法,無情傳法,敲的就是這顆心,為什麼?佛陀傳法給迦葉尊者時就是把花拈了一下,他一個字沒講,迦葉尊者就領會了;虛雲老和尚聽到杯子打碎的聲音就開悟了,誰給他傳的法?近代的來果老和尚,木魚一敲就開悟了,誰傳的法?就是禪堂這些鐘板、法器,就在演佛的正法。祖師的大智慧就在這個地方。雖然現在沒有善知識,但是你進禪堂,它不斷地敲你那個地方。你在煩惱的時候,那個鐘一下敲到那個地方,一下子你的心就空掉,就那一下子,你就體會到真正佛法「空性」的不可思議,它是創造了那麼一個因緣,再下來就看你個人了。如果你們在台灣能把鐘板掛起來,每天敲這個鐘板,哪怕沒有人坐香,一個人每天敲這個鐘板,那都不可思議,「十方同聚會 」,天上天下、有形無形的十方眾生啊,無量的眾生都受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