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一個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

 圖:沈仲怡  文:劉政暉  2019/7/9

  • 722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靈鷲山,斷食,禪修,專注,坐禪,修心

幾年前與靈鷲山結了緣,不過緣分卻在今年二月才具足。在這第二次拜訪時,我在客堂外看到了「斷食禪修」的活動海報,對於飢餓感十分恐懼的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立馬決定報了名。

轉眼間這趟難忘的初等禪修體驗就完成了。先不提我的心得,那從讀研究所期間就沒斷過的、長達十來年的咖啡癮,竟在這次的斷食過程中成功戒除,這讓我重新檢視自己已長期忽視的身體與意志的關係,光是發現這件事,就讓我感到驚嘆與雀躍。

以下將繼續從我的工作與價值觀的轉換來分享我的發現:

喚醒「專注」的能力
在禪修的三天過程中,除了要練習以時速大概三十公尺走路的「行禪」,還有讓人從腳趾、腳踝、腳掌、腳跟到小腿甚至膝蓋都既麻又痛的「坐禪」。

達賴喇嘛與屠圖主教所著的《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一書,達賴曾分享了自己嚴重肚子痛,後來還得緊急開刀,卻在趕往醫院的途中,因為看見路邊一位孩子的不舒服而產生出悲憫之心,因而「忘記」自己身上的痛楚的往事。猶記得當時讀到這段故事時,當下我很自然地判斷,這一定是他的特殊能力,直到這次在禪修過程中法師向我們說明,我這才知道,原來達賴就是善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的那個「專注的力量」。

換言之,似乎是只要真正做到「專注」,肉體上的苦痛都有可能被克服甚至遺忘。這條學習之路還很漫長,幸好,我已經開始走了。

靈鷲山,斷食,禪修,專注,坐禪,修心做一個「活在當下」的人
包含我在內,世間許多庸庸碌碌的人們,每天都被事情追著跑,好像沒有一天可以停歇般。像是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我,不是在擔心學生沒學好,就是在為學生的未來而煩惱。可是,經過這次的禪修靜心後,我赫然發現,過去乍看起來是我對學生的「愛」,卻成為了我忽視當下學生需求的證據。

我嘗試回憶過去的片段:學生上課不專心,似乎是剛與同學吵架影響了心情;學生對於學習興趣缺缺,則是因為他還在努力地尋找自己在世界的位子。

時間無法重來,我沒辦法對於過去忽略的一切做彌補,現下唯一的選擇,就是未來更加努力地專注於和他們相處的每個當下,陪著學生一起成長了。

找回「味覺」之旅
雖說是「斷食」禪修,可是幸運的我們,有好幾位老菩薩從半夜就為我們清洗蔬果、接著搾汁,每餐一杯「天地精華」不僅補充了身體的能量,也清清大家一直以來過度使用的腸胃。法師還不忘提醒我們,要記得一口一口細細品嚐、咀嚼那咬不到食物的液體。

前面曾經提過,這三天是我十多年來第一次斷了咖啡癮,也是這輩子唯一一次斷食三天;絲毫沒有飢餓感的事實,讓我對自己身體有了多一番的認識。除此之外,我本以為撐過三天斷食就大功告成了,沒想到最大的挑戰還在之後。在法師苦口婆心的告誡之下,禪修期滿的我們,還得遵守三天緩慢的復食規定,以免孱弱的胃腸會受損。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在復食階段吃起水果、稀飯這些平凡的食物,此時都變得十分美味。在幾天後開始品嚐纖維較粗的食物時,我更驚訝地第一次發現:「杏鮑菇是有味道的!」我這才發現,原來過去個性急、吃飯時總囫圇吞棗的我,早已不只傷害了我的腸胃,更錯過了品嚐食物、活在當下的機會。

禪修期滿下山,一回到福隆車站,手機才剛剛連上網路,上百條訊息與Email立即轟炸了我,在緊急地回了半個多小時訊息後,我察覺自己眉頭和身體都是緊的,本來平靜的心此時也再度翻攪起來。當下我輕輕闔上雙眼,將注意力集中到我的呼吸之上—心,終於漸漸再度穩定了下來。

三天禪修雖短,卻長的足夠讓我知道,自己的內心是有平靜潛力的。衷心感謝謝靈鷲山的所有法師、菩薩、志工、朋友們。修心這條路,有你們真好。

20190517~19 基礎斷食禪三學員劉政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