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嚴擊竹

 開示:心道法師 編輯:周瑞幃  2020/3/31     4439


 

香嚴擊竹,溈山靈佑禪師,香嚴禪師,學禪,坐禪,修行

師依溈山禪會,祐和尚知其法器,欲激發智光。一日謂之曰:「吾不問汝平生學解及經卷冊子上記得者。汝未出胞胎未辨東西時本分事,試道一句來,吾要記汝。」師懵然無對,沈吟久之,進數語,陳其所解,祐皆不許。師曰:「卻請和尚為說。」祐曰:「吾說得是吾之見解,於汝眼目,何有益乎。」

師遂歸堂,遍檢所集諸方語句,無一言可將酬對,乃自歎曰:「畫餅不可充飢。」於是盡焚之,曰:「此生不學佛法也,且作箇長行粥飯僧,免役心神。」遂泣辭溈山而去。抵南陽睹忠國師遺蹟,遂憩止焉。

一日,因山中芟除草木,以瓦礫擊竹作聲,俄失笑間,廓然省悟。遽歸,沐浴燒香遙禮溈山,贊云:「和尚大悲。恩逾父母。當時若為我說卻,何有今日事也。」


白話譯:

香嚴依止溈山靈佑禪師學禪,佑和尚知道他的器量,想激促他開發智慧。有一天,靈佑對他說:「我不問你平常所學、所解,或在經書中所記取的道理;在你還沒出生、還不會辨認事物時,原原本本的那個東西,試說一句來聽!我將為你印證。」香嚴茫茫然答不出來,沉吟了一會兒,說了幾個答案,但靈佑都不認可。香嚴說:「那麼請和尚告訴我答案吧。」靈佑說:「我說得出是因為我的見解,對你的見地有什麼幫助?」

香嚴便回到堂房,檢閱所收集的各處大善知識的法語,卻也找不出一句可拿來應對(靈佑的提問),他嘆道:「畫餅不能充飢!」於是將它們全部焚化掉,並說:「此生不學佛法了,姑且做一個不做事、只吃飯的僧人(編案:此處為香嚴禪師自謙語),免得耗費心神。」於是他向靈佑泣別,離開了溈山。香嚴一路向北走到了南陽,憑弔了慧忠禪師的紀念塔,後在那兒停駐下來。

有一天,香嚴在山中清除草木,因小石子彈擊竹子的聲響而笑了出來,剎那間,他豁然省悟。於是他立即返舍,沐浴燒香後,向溈山的方向遙拜,禮讚道:「和尚慈悲,恩德比父母還大啊!那天您若為我說破了,如何會有今天的事呢?」


心道法師話公案:

我們在生活中,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是安住在本性上,那麼在生活中就可以修行。我們禪宗說:「一日不做,一日不食。」以前的祖師們都是在田裡做務,挖地、除草,天天做,可是他們叫做什麼呢?無作而作,作而無作,他們都是安住在本性上工作。所以在工作當中,他們不增不減、不垢不淨,在生活中讓這個安住的心能夠打成一片,打成一片的時候,這要契入那個真實的法界。

那麼,修行是貓捉老鼠,要一面捉、一面跑,那老鼠很會躲、很會跑,你就抓不到,所以就是要慢工出細活,需要時間,慢慢的磨、慢慢的磨,磨到你那個本來就是生活,生活中都沒有忘掉過你的本來。像我們香嚴禪師,垮一聲、竹子響了,他就契入實相裡面去了;如果我們平常功夫不做,是不可能的。

那麼禪呢,就是要你去參悟,悟了以後你就明白。禪不是給你講白的,雖然弟子們大致上都知道個來龍去脈,很多大知識是不會給他們講破,要他們自己反覆反覆去參,參到確確實實領悟這個心的時候,這才是自己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