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雲老和尚的雲居山故事

 圖:網路  編輯:劉湘吟  2020/10/22     3955


虛雲和尚,雲居山,禪坐,入定,聲如洪鐘,平安禪,糧食,禪宗泰斗

「坐閱五帝四朝、受盡九磨十難」的當代禪宗泰斗——虛雲老和尚,在他120年的生命中,相關的故事多不勝數;老和尚人生的最後六年獻給了江西雲居山真如禪寺,這六年有些什麼故事呢?老和尚在雲居山收的弟子、也是老和尚的侍者紹雲法師曾經記錄過,節錄如下︰

聲如洪鐘,力大無比
老和尚當年117歲,身高兩米多,雙手下垂過膝,雙目炯炯有神,晚上在煤油燈下看報紙,字很小他都不戴眼鏡。牙齒整齊沒缺損,聽他說,是90歲後才再生的。他的聲音非常宏亮,有時在禪堂講開示,聲音一大,把禪堂裡的報鐘震動得嗡嗡作響。

雖然老和尚高齡一百一十多,但是他的氣力卻是無法測量的。曾跟隨老和尚在雲門寺同住的師父說,有一次他們在雲門開荒,有一塊大石頭,好幾個人都搬不動;老和尚來了叫他們走開,獨自一人就把那塊大石頭搬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在雲門事件中,他老人家的骨頭被打斷了好幾處。在1956~1958年間,經常生病發燒,身上的舊患和骨折的地方疼痛不已時,他便躺在床上呻吟;可是一聽說有人來見他,馬上又坐起來,盤起腿來精神好得很,可以一談三、四個小時,一點也看不出病態。有時我們催促客人走,想讓他休息。他反而不高興說:「人家有事才來找我,等人家把事情說完了才能走。」等客人一走,他又躺下來呻吟了。我們問他:「剛才人來你精神那麼好;人才走,為何又這麼痛苦呀?」他說:「這是業障呀!閻王老子也管不了我,我要起來就起來,要不起來就不起來。」

1957年正月,他老人家病得很厲害,永修縣和省政府的幹部都來探望,並派車想接他到南昌省立醫院去看病。本來他不願去,但是省政府的領導一再勸說和催促,才勉強答應。到了醫院,接受檢查,化驗血型時,那些醫務人員都感到十分驚奇。他們說:「聽說這位老人家已經一百多歲了,但是他的血就像十三歲以下的孩童一樣,我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年紀的人有這樣的血。」經過詳細化驗後,他們說老和尚的血是純陽性的。而老和尚只在醫院住了四天就回山了。他老人家的血型,直至現在仍是個謎。

入定
在雲南時,老和尚經常一坐七、八天。有時人家有要事找他商量,就得用引磬為他開靜,他才出定。因此,老和尚在雲居山時,我們就問他:「是否有這些事情呢?」

他說:「是呀。」

我們又問:「您現在為什麼不入定呢?」

他說:「現在重建寺院,每天都有政府人員和其他人來找,我不出去不行,所以不能入定呀。」他還笑說:「如果我在這裡一坐七、八天不起,一些不懷好意的人當我死了,把我的色殼子搬去燒,這樣這個寺院就蓋不成了,所以現在我不敢入定。」

雖然老和尚在雲居山時沒坐禪入定七、八天,但他經常一坐就一整天不動。有時從夜裡十二點左右開始坐,直到第二天傍晚才起坐。

有一次,老和尚入定18天,山上其他人知道了,都來參拜他,他感到厭煩,於是和戒塵師背著背架子朝峨嵋山去了。一晚他倆在一個小破廟過夜,老和尚說睡到半夜時,有跳蚤在咬戒塵師,戒塵師就把跳蚤丟到地上,跳蚤摔到地上、把腿摔斷了,老和尚在定中聽到那跳蚤叫得很慘。翌日老和尚就查問戒塵師此事,戒塵師聽後很驚訝,心想:「竟然連我放一隻跳蚤在地上他都知道,而且還聽到跳蚤的喊叫聲,定中的功夫真了不起!」可知身心清淨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議。

虛雲和尚,雲居山,禪坐,入定,聲如洪鐘,平安禪,糧食,禪宗泰斗「腳不沾泥」奇事
我們曾經問老和尚:「聽說證了道的人,就是聖人,是嗎?」他說:「是呀!」我說:「那就是證到初果羅漢的人是不是?」「初果,是呀!」他又說:「實際上初果很不簡單,證到初果須陀洹的人,不但定中沒有妄想,就是平常的行住坐臥,也沒有妄想。他的六根不染六塵,就是六塵不能打擾他,他就入了聖流。」

據說證了初果羅漢的人走路時,雖然你看見他雙腳是踩在地上,但實際是離地有兩分高的。那時也有人問我們:「聽說了脫生死的人,走路時腳不觸地,不沾泥巴。那麼老和尚算是大菩薩了,你們經常隨他走路,究竟他的腳踩不踩地?鞋子沾不沾泥土呢?」於是我們就很留心這些事情,並經過多次試驗。

雲居山的地都是泥巴,經常下雨,一般人走一趟回來,鞋子自然沾了好多泥巴,可是老和尚的鞋子從來不見有泥巴。奇怪的是,當我們走在他後面、注意他走路時,明明是見他的鞋子踩在泥巴上,但是回來後我們再看他的鞋子,就是沒沾半點泥巴。這其中的奧妙,我們至今還搞不清楚。

珍惜糧食
雲居山地勢很高,冬天氣候很冷,氣溫常低到零下十七、八度。收藏在地窖的紅薯和寒冷空氣接觸後,皮發黑煮熟後吃起來很苦。有一次,我和齊賢師在老和尚那裡吃稀飯,吃到那種又苦又澀的紅薯皮,便揀出來放在桌邊。老和尚看到時默不作聲,待吃過稀飯後,他老人家一聲不響地把那些紅薯皮撿起來吃掉。當時我們倆目睹此景,感到很慚愧、很難過,從此再也不敢不吃紅薯皮了。

事後我們問他:「您老人家都這麼大年紀了,紅薯皮好苦!您怎麼吃得下去?」老和尚歎了一口氣說:「這是糧食啊!只可以吃,不可以糟蹋呀。」

最後遺言
1958年以後,他對我們說:「我要走了。」

1959年9月10日下午,老和尚向大眾做最後開示及遺囑:「我的最後遺言只有:『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過一會兒又說:「要以正念正心,培養出大無畏精神,度人度世。」訓誡我們要好好持戒修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