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禪友會「尋根之旅」——靈山塔

 圖:靈鷲山佛教教團  文:劉湘吟  2021/1/12     1816


靈鷲山,礁溪,圓明寺,心道法師,靈山塔,尋根之旅,塚間修,蜜勒日巴,禪修,打坐

「靈山塔,至今我的三昧力都還在」——這是心道法師近幾年說過的話。一座樸素佛塔,周遭是一片墳場,這裡是四十多年前心道師父「塚間修」修行處。2021年1月1日,靈鷲山禪友會「尋根之旅」第一站來到宜蘭的靈山塔,探尋心道師父修行的軌跡,感受當年一位青年法師克服孤獨與恐懼的修行歷程。

1975年(27歲),轉往宜蘭縣礁溪鄉莿仔崙古寺修行。此寺緊鄰墓園和亂葬崗,正合心意,開始第一階段的塚間修,克服孤獨與恐懼,歷時兩年。


1977年(29歲),年久失修的古寺展開全面性翻修,故轉往離古寺約一公里的靈山塔。此塔位於亂葬崗中,很適合塚間修。搬遷前一晚,夢見韋馱菩薩現高大金身,稱誦《金剛經》、《心經》和〈大悲咒〉,最後一句「佛光普照」清楚傳入耳內。


第二階段的塚間修,以禪定攝持功夫為主,發願度脫三惡道罪苦眾生,也經常到「仁愛之家」幫忙扛死屍、替老人洗澡。


在一次禪定淨相中,密勒日巴尊者示現,以手摩頂,並賜號「普仁」。


為期兩年的靈山塔塚間修,得一悟偈曰:「體性寂然,虛無體性,常住虛無,不離體相。」後來又得一悟偈:「靈明虛照大千界,寂滅性空體如如」。 ——摘自《靈鷲山外山》


留有心道師父的三昧力

新年的第一天,一行人來到靈山塔,竟不覺置身墳場的陰森或害怕;高七層的靈山塔通身水泥素色,一樓供奉地藏王菩薩聖像,二樓就是四十多年前心道師父修行處。也是在這裡,師父與許許多多幽冥眾生「結緣」,因為深深感受到這些淒苦眾生都很想尋求解脫,心道法師發願要度化他們,每天念《金剛經》回向……後來每月在靈鷲山舉辦的圓滿施食法會,以及每年的水陸大法會,都緣於此時發下的悲願,「慈悲」也自然成為靈鷲山的兩大宗風之一。

當年心道師父在此認真刻苦修行,這些有情眾生也護持他,期望他早日修成。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小故事︰當時,如果心道師父離開這裡超過三天,這裡的有情眾生就會去催促他快點回來……

靈鷲山,礁溪,圓明寺,心道法師,靈山塔,尋根之旅,塚間修,蜜勒日巴,禪修,打坐

「體性寂然,虛無體性,常住虛無,不離體相」。「靈明虛照大千界,寂滅性空體如如」。心道師父四十多年前在靈山塔修行的近兩年時間,不但奠定了深厚的禪定基礎,也獲致更深的禪定成就。在一次禪定淨相中,密勒日巴尊者示現,祂身形偉岸,以手摩心道法師頭頂,說:「你要相信自己是佛。」並賜號「普仁」。

親訪當年師父修行之地,體驗不同於先前只是文字語言上的了解。在法師帶領下,禪友們席地而坐,在心道師父音聲引導下修習九分禪……雖是墳場中,但許多人都感受到格外安定,彷彿有一種加持力——果然,這裡還留有心道師父的三昧力。

「你怎麼不知道?」

靈山塔牆上有許多心道師父在此修行時寫下的字句,宜蘭講堂的阿根師兄介紹︰「有些是心道師父2014年得到緬甸國家最高禪修成就獎後、再回到這裡閉關時寫的。」回憶當年,心道師父從緬甸受獎回來後,突然打電話跟阿根師兄說︰「阿根啊,我又要去靈山塔打坐。」

阿根師兄聞言一驚,「師父啊,你第一次來這裡修行時是27歲,現在您67歲了啊!而且那裡沒水沒電,夏天又很熱,這怎麼行?」

心道師父說︰「你盡量看看,能不能弄到有水有電。有水有電我來,沒水沒電,我還是要來。」師父非常有誠意,特地帶了禮物和阿根師兄到旁邊的圓明寺,向寺方打招呼。

阿根師兄問︰「師父為什麼又想來這裡修行?」

心道師父說︰「我從來沒想過還會回來。在緬甸領獎那一刻,我心裡浮現的就是靈山塔的景象。如果沒有當初這裡的許多有情眾生,就沒有今天的我。我要回靈山塔修法,供養他們、感謝他們。」

師父又回靈山塔修行49天,每天修法兩次(一次兩個半小時)、持誦〈大悲咒〉一千遍。有時信眾、弟子來訪,耽誤了時間,「常常半夜師父還在做功課,念到念珠掉在地上、撿起來再繼續念。」

靈鷲山,礁溪,圓明寺,心道法師,靈山塔,尋根之旅,塚間修,蜜勒日巴,禪修,打坐

阿根師兄來護關,有一次,「師父和我坐在樓梯口說話,說著說著,師父突然起身,撿了一支樹枝,彎下身來……我一看,原來有一隻蜜蜂掉在地上。師父用樹枝把牠救起來,一邊說︰『你啊,個子那麼小,脾氣那麼壞,跟人家打架,翅膀斷了齁,看你怎麼回家?』」樹上有個蜂窩,「爬上來爬上來,我送你回家。」師父用樹枝把牠送回家——這個過程,阿根師兄還拍了幾張照片。

阿根師兄問︰「師父,你不是正在跟我講話嗎,為什麼你知道那隻蜜蜂的事?」

而師父的回答是︰「你怎麼不知道?」

靈山塔旁邊的寺院原本一開始不是太歡迎心道師父,到49天師父閉關圓滿出關那一天,阿根師兄他們很驚訝地看到︰法師們帶著二十多位信眾,手持蓮花、跪著迎請心道師父出關。阿根師兄打聽之下才知︰原來每天晚上這裡的狗都會「吹狗鑼」(狗可以看到人類看不到的眾生),心道師父到這裡那天起,晚上狗不再「吹狗鑼」,一直到心道師父出關前,又漸漸開始「吹狗鑼」(這裡的眾生不捨得師父離開),在這裡住了十幾年的法師斷言︰「這個師父有修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