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磚成鏡

 開示:心道法師  編輯:周瑞幃  圖:Armando Mr  2021/9/17     1432


平安禪,心道法師,懷讓,磨磚成鏡,坐禪,馬祖道一
 
開元中有沙門道一住傳法院常日坐禪。師知是法器,往問曰:「大德坐禪圖什麼?」一曰:「圖作佛。」師乃取一磚,於彼庵前石上磨。一曰:「師作什麼?」師曰:「磨作鏡。」一曰:「磨磚豈得成鏡耶?」師曰:「坐禪豈得成佛耶?」一曰:「如何即是?」師曰:「如人駕車不行,打車即是?打牛即是?」一無對。師又曰:「汝學坐禪,為學坐佛。若學坐禪,禪非坐臥;若學坐佛,佛非定相。於無住法,不應取捨。汝若坐佛即是殺佛,若執坐相,非達其理。」一聞示誨如飲醍醐。

白話譯:

唐開元年中,有位沙門名號道一,於南嶽懷讓禪師處參學,整日坐禪;懷讓知道道一能成大器,所以前去點撥他。懷讓問道一:「你坐禪是為什麼啊?」道一回答:「為成佛。」於是懷讓取來一塊磚頭,在道一座前的石頭上磨了起來。道一問:「師父您磨磚做什麼?」懷讓答:「我磨磚做鏡子啊!」道一說:「磚怎麼能磨成鏡子?」懷讓答:「那坐禪又怎麼能成佛呢?」道一聽了後問:「那怎麼做才對?」懷讓回答:「就像我們駕車,車若不走,該是打車還是打牛?」道一聽了無言以對。懷讓說:「你坐禪是想藉著修習禪坐來成佛吧!但是,若學坐禪,禪並非只是坐著或臥著;若是想習坐來成佛,而佛卻是沒有一定的樣貌。法法本是無住,我們對於無常不住的現象不應該分別取捨;你若要習坐成佛,實是在殺佛,若執著於「坐」的相,這是不能通達禪的道理。」聽了開示,道一立即領悟,如醍醐灌頂。


心道法師話公案:

我們禪宗從六祖下來主要有兩個弟子,一個叫青原行思,一個叫南嶽懷讓,而懷讓再下來呢有個很出色的弟子,叫做馬祖道一(編按)。

馬祖天天都在打坐、很用功;他都不跟人家交談,不管別人、只管打坐。懷讓看這年輕人很有出息,會有不得了的成就,於是前去問他:「你打坐是為什麼?」道一說:「我打坐是為了成佛。」所以懷讓就找一塊磚塊,在道一座前默默地磨了起來,磨了很長一段時間。

道一這個年輕人本來不理人的,現在一看:「老和尚怎麼這麼奇怪,一直在這兒磨磚,到底要做什麼?」他忍不住就問:「和尚磨磚要幹嘛啊?」懷讓說:「我磨這磚呢要讓它變成鏡子。」道一聽了回說:「磨磚怎能成鏡呢?」懷讓答說:「那你坐禪怎麼能成佛呢?」道一立刻再問:「打坐不能成佛,那要怎麼才能成佛?」懷讓說:「如果這個車不跑的時候,你是要打車還是打馬?」

這例子的意思是說,我們的這個身體是車子,馬是我們的心;成佛是成就這個心,不是身體。馬祖聽了就領會了,於是他就這樣反覆地去實踐這個領悟,後來就證悟了真心。

所以,我們要瞭解到坐禪就是坐心;坐什麼心?妄念心!就是我們平常心裏有很多的事相,總是在那兒圍繞我們、兜玩我們,抓也抓不到、趕也趕不跑,讓我們不清不楚的過日子,卡住我們心的明白,也就是卡住我們的見性成佛。所以禪修呢,它不是死坐活坐的,而是在這個坐當中去沉澱,讓我們心性的光明顯現,顯現出那份明朗空寂而不生不滅。

編按:馬祖道一禪師,盛唐蜀人,俗姓馬。《壇經》紀載,般若多羅尊者曾有預言,懷讓禪師座下將出一「馬駒」踏殺天下人,其中所指即是馬祖。
中唐時,馬祖於洪洲開元寺大展法筵,四方學人雲集,其下龍象輩出,著名的百丈懷海禪師即為其法嗣。後來,馬祖洪州禪盛化天下,時人感佩馬祖教法之偉大高深,遂以「馬大師」敬稱之,他也是歷來唯一以俗姓稱祖的祖師。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