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的禪修路

 圖:靈鷲山佛教教團  文:劉湘吟  2022/1/11     596


白衣天使,禪修,平安禪,妙心摩尼寶,觀音,心道法師,打禪,彌留,新冠肺炎

近幾年在山上禪堂不時見到吳師姐的身影,有時是法工,有時是學員;聽她的分享,感受到是一位敏感、情感豐富的人。

說起和靈鷲山的結緣,吳師姐說,幾年前和朋友分段徒步環島走到東北角福隆時,偶然看到「靈鷲山」的指標,「記得好像是1.5公里。」因為距離不遠,她們就決定走上去看看。

那時是夏天,這段山路,印象中走了好久,「怎麼還沒到?……」後來遇到上山的接駁車,「就把我們『撿』上山了。」吳師姐笑說。

山上的山海美景令她們驚豔,尤其看到依山而建的開山聖殿時,「覺得好震撼,好美!」上午是豔陽天,下午卻起了大霧,截然不同的氣候與景象,留下豐富而立體的感受。

心是如此難以捉摸、不可靠
因為第一次造訪的美好印象,之後吳師姐和朋友又訪靈鷲山,結識了在星期佛服務的志工師姐,師姐建議她們去台北講堂參加禪修共修。之前就對禪修有興趣、但未有機緣接觸的吳師姐,當天下山回到台北就去台北講堂禪修共修。

為什麼想學習禪修呢?吳師姐說,曾經有一次,她靜下來看自己的心念,「我看了20分鐘。在這20分鐘裡,一件事情,我的看法從A到B到C……變了很多次。」這個觀察結果讓她吃驚︰「原來心是如此難以捉摸、不可靠!」也讓她更確認「調心」的重要,所以要學習禪修,要敏於覺察自己內心的狀態。

說起第一次上山打禪三,「不是打瞌睡就是打妄想。」吳師姐說,那時是冬天,又遇到有寒流,很冷;打坐身體會很暖和,「很容易就睡著……我幾乎是睡了三天。」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喜歡禪修。」清晨第一支香坐完那日出的光影,「很美。我印象很深刻。」

從第一次幫師姐代班上山當志工開始,自然而然地,吳師姐漸漸成為禪堂法工的一員。問從事醫護工作的吳師姐,平日工作已相當繁忙、勞累,為何能把寶貴的放假時間用在上山當志工上?吳師姐說︰「山上環境優美而寧靜,有很大的能量,在這樣的環境裡,我可以釋放平日工作的壓力,所以不是負擔,是充電。」

「一次打禪、一次當法工」,如此福慧雙修、齊頭並進是法師的建議,吳師姐也覺得「這樣真的很不錯!」相當發心的吳師姐還認領每月第一個週六、日的禪堂法工。

比較法工和學員兩種身分,「禪修學員只管顧好自己的心,當法工會學習更多。」吳師姐說︰「我們學法,就是為了在生活中、工作中實際運用。每次當法工都要與不同的人共事,是很好的學習、檢驗機會,成長很快。」

「當念頭生起,不要跟隨它」
2021年5月台灣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社區感染以來,第一線的醫護工作人員最是辛勞,也是吳師姐一次難忘的經歷;那時她在新冠肺炎專責病房服務,「頭一個月狀況很不好,入院的都是年邁的重症患者。那時壓力很大,因為即使我們用盡全力,也未必能救活病患。」社會也一片恐慌,吳師姐日日面對一個個孤單躺在病床上、恐懼又無助的病人,還有許多令人傷心的故事(像是病況好轉的病人可以出院了,但家人表示無力照顧,也擔心左鄰右舍會如何看待,不同意病人出院回家)……「每一個病房裡都是很傷心的故事。那時心情受到很大的影響,很難過。」有一個月時間她都無法打坐,一坐下來,許多情境就浮現,心痛、憤怒等種種情緒排山倒海。

這樣下去人會受不了,她也努力想突破困境。她想起禪修時法師的開示︰「當念頭生起,不要跟隨它」——當念頭起來、勾連情緒,意識到就好了,不要跟隨它,專注在眼前要做的事情——「我就是靠這句話度過了最難受的一個月。」

吳師姐接觸過許多即將往生的病人(及其家屬),學佛以來,她也自然而然成為佛法傳播大使;面對病者的不知所措、種種情緒,她會視時機、因緣,轉述法師的開示,「這是山上師父說的,你要相信,不要害怕……」如果對方是(泛)佛教徒,在再三確認對方意願後,她會引導對方念觀世音菩薩或阿彌陀佛聖號,並準備好念佛機;每次去病房也會再提醒病患︰還記得我們之們說好的嗎?要念觀世音菩薩……「把心安在一處,整個人會比較安定。」

陪伴彌留之際的患者,吳師姐最常在他們耳邊叮嚀的話,竟和禪修的要領不謀而合——「放(輕)鬆」。「我們都有本自具有的那道光,不要害怕。」她會輕輕告訴對方即將經歷的過程︰呼吸會先停止,然後心跳停止,「四大分解的狀態慢慢解釋給他/她聽……」聽吳師姐敘述這些,眼眶不由得濕了。

對生離死別不陌生的吳師姐,期許自己「每天穩穩地坐,這輩子每天好好地坐。種子播下去,根基盡可能打穩一點。未來不知道投生到哪裡,希望這條(禪修、修行的)線能夠早點再接起來。」現在她每天都使用妙心摩尼寶APP,「看師父的法語或是跟著音檔打坐。妙心摩尼寶真的很好用!」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