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重新的看見」—志明師兄

 圖: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22/8/8     1253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靈鷲山,法工,聽寂靜,廿一日禪關,攝影

近幾年上山打禪的禪友們,常會看見擔任攝影法工的志明師兄,背著相機記錄學員們的學習歷程,家住台中的他,每次都從台中北上上山,多半是做法工,也打禪,今年(2022)3月更挑戰21日禪。

認識世界,卻不了解家人
喜歡大自然、過去常往戶外和山上跑的志明師兄,對佛學、禪修也有所涉獵;數年前某次造訪福隆無生道場,除了山海美景,對於自然生態種種維護、共生的設計,以及整座道場所散發出的寧靜、收攝、莊嚴磁場,在在令他印象深刻,並感受到一種震撼。

之後他便不時上山。幾次之後,他自問︰每次只是來看風景、和法師聊聊天嗎?……於是他加入山上志工、法工行列,也報名禪修課程。

志明師兄曾經在解關分享中說︰「以前我常常爬山,對自然花草、人文地理都有興趣,一天到晚往外跑。有一次和家人起了點衝突,才意識到︰我對外面的世界認識得那麼清楚,但對家人卻不太了解,我在做什麼?……於是我開始從唯物的方向走向唯心。」

「和靈鷲山結緣後,很喜歡這裡的環境,所以一來再來,參加了禪三、禪七和旅行禪,也來做志工。每次到山上做服務,有機會和法師、師兄姐們聊天,心裡打結的地方和他們聊一聊,總會得到啓發。每次上山都會有感動和收穫,心會很平靜,但效力大概只能維持幾天,為什麼?法師說,要建立起自己內心的力量。這需要環境的薰染,所以我想再多接觸、多學習。」

他也曾以法工身分分享道︰「我期許自己每次下山後,能帶給周邊的親友正向的法喜。上山做志工、法工,其實會遇到的問題和在山下的差不多;而這裡是個很好的學習環境,法師會給予很好的啓發,師兄師姐們也都是很棒的同修。」

「有意識的身心修復」
志明師兄覺得,禪修有助於內心的穩定,「透過禪修,可以讓頭腦慢下來。讓自己在某個時空裡,完全只屬於自己,全然地和自己相處、在一起。」如果沒有禪修,現代人的生活將全部被外在的一切人事物占滿︰工作、做事,與人互動,電腦、手機,或腦子裡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念頭……

「全然地和自己在一起,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志明師兄說,並不是獨處就是「和自己在一起」,和自己在一起,是靜對自己的內心,與自己深度對話,面對、理清生命中的種種經歷與故事,用不同於以往慣性的角度去看待,帶來「重新的看見」。經過一番靜心觀照,也許曾經對的不再是對,錯的也不再是錯……「這是一個慢慢與自己和解的過程。」而回到現實生活中,「對事情的判斷、反應也不會像以前那麼快,習慣性地被習氣所主導。」漸漸地,生命更具有彈性,也更加寬廣。

對志明師兄而言,禪修是一種「有意識的身心修復」。睡覺和禪修有什麼不同?「睡覺是無意識的復修,而禪修是有意識的修復——尤其在靈性方面。而且心道師父教授的平安禪是張眼打坐,是完全清醒的狀態,不但更清晰、清楚,我覺得這樣的修復對身心也更加滋養。」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靈鷲山,法工,聽寂靜,廿一日禪關,攝影

說起來,志明師兄上山當法工的次數比打禪多,「禪修很好,但也不能老是在『得到』、總是接受別人服務。也要付出、服務別人。得到的和付出的要有所平衡。」禪修自己在家也可以坐,做法工則不是想做就能做,機會有限,「而且做法工有些時段也可以一起禪修。」可以說是一兼二顧。

此外,做法工和禪修是相當不同的學習。志明師兄不諱言,有時忙到半夜兩、三點還在挑照片、剪片,疲累之下有時管不住情緒,會不耐煩……「跳開日常的生活軌道,跟人一起做事、互動,才有機會看到自己不同的『點』。」這些發生,讓他更深入看到自己,並不斷反思。

「我會繼續『聽』下去」
2022年春,志明師兄經歷了母親的往生。

母親往生後不到一個月,志明師兄就報名參加精進禪閉關,而且超出原定計畫,一坐21天。解關分享時他坦言,自己的狀況並不穩定;「這21天,有很多很多時間靜下來、面對自己。我總是無可遏止地回想起媽媽最後在醫院的那段時光,如果我那時有多抱抱她、多和她說說話……思緒很亂,情感波動很大。」

打完兩個七後,雖然狀況不是很ok,他又報名第三個七。為什麼?「因為我想,即使我是在禪堂裡死撐活撐,但多多少少也小有功德,乾脆圓滿21天,把這份功德回向給媽媽。」

其次,心道師父的慈悲和開示也深深觸動他,「這麼好的法明明就在眼前,為什麼不學?為什麼還在懷疑?…… 」於是他決定再試試看,再坐下去。

在醫院陪伴媽媽的那段日子,看了不少人間的病苦、生離死別甚至人間慘劇,有些情境簡直如同地獄一般。靈堂裡的一幀幀遺照,男女老少都有,自己還有多少時間?還有多少個21天?……人生難得,總要把握一下!「所以我想,不如多花點時間在禪堂裡吧!」

「從法工到一日禪、二日禪、七日禪、廿一日禪,聽了許多心道師父的開示,我終於漸漸明白什麼是『心』,什麼是『聽寂靜』……我會繼續『聽』下去。」

曾經問志明師兄,希望自己最終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當關起門來、靜下心時,希望是一個被自己肯定的人。」志明師兄如是說。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