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是一個人的旅行--因緣和合,自然成就

 圖:沈仲怡   文:許凱森  2017/7/24     5477


靈鷲山,受洗,心道法師,禪修,坐禪,靈覺心

 

頭髮剪得極短,身形清瘦,幾根手指頭因為做農事而生水泡還貼著OK蹦,初次見面就侃侃而談自己的人生轉捩,像在說一個輕鬆的故事,語調一如禪者的淡定。

 

因緣俱足,善知識得以錘鍊

 

五十歲之前的任尚豪,曾受洗為基督徒,也參加法會,拿香拜拜,當過空服員、模特兒,開過遊艇、拍過廣告和電影,菸、酒、聲色場所,樣樣不缺,脾氣也暴躁,管教孩子的方式不是打就是罵。

 

年過半百之後,也許是佛緣的天線啟動,態度與性格逐漸轉變,對待孩子以陪伴代替管教,更發自內心主動親近善知識,看電視上的海濤法師說法,參加禪修班,連在機場貴賓室都巧遇淨空法師,一連串跟佛法有關的人事物陸續出現,但是,他知道,似乎還沒有遇到他要遇到的人。

 

一次在書店裡翻看佛教與禪修的相關書籍,看到《停心》與《聞盡》,深深被心道法師行菩薩道的精神給打動,趁著兒子放暑假,一大早就從高雄開車北上靈鷲山,想看看有沒有緣分能夠見到心道法師。到了山上約莫中午,剛好大陸高僧來山參訪,才剛出關的心道法師前來迎接,父子倆也被邀請一同旁聽對話,並且當天就在華藏海的玉佛前皈依。

 

然而,這一下山就是三年。

 

靈鷲山,受洗,心道法師,禪修,坐禪,靈覺心

 

直到今年初,高屏講堂的法泰法師,問他有沒有興趣在大年初四回山跳財神,與靈鷲山的緣才再度接上,那是他第二次見到心道法師,師父握著他的手,叮囑他要經常回來。接著四月,尚豪就參加禪法工培訓;五月,擔任華藏海揭榜儀式法工;六月,緬甸全國上座部巴利大學校長鳩摩羅尊者和主任比丘前來為僧團教授南傳戒律學與阿毗達摩,尚豪答應擔任他們的侍者,推掉了兒子的高中畢業典禮、佛光山短期出家班的面試、以及元亨寺的十日禪修營,待在山上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緣,不由前定,也不可預知,在自己認為正確並且值得的事情上,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來促成因緣。

 

看淡得失,順其自然


現在的尚豪已經不像年輕時想著賺錢,而是想做對生命有意義的事,出家,是他其中一個選項,但他不給自己訂時間表,因為了解佛法之後發現很多事都講求因緣,時機成熟時自然就會走到那一步。

 

他經常和高齡的父母談佛法,讓在安養院的母親沒事就多念阿彌陀佛,他也坦言,出家的想法讓父親不捨,但把一切都看得很淡的他說:「兒女有自己的福分,老婆有自己的皈依,沒有什麼是死後帶得走的,除了精進自己,其他事情都順其自然。」

 

他有一位感情深厚的同學,從小就是千佛山白雲老和尚的弟子,45歲重回千佛山上佛學院,之後剃度出家。三年前,心道法師重返緬甸北部密支那的舊戰場招魂,迎回遠征軍的英靈,在當地寺廟舉行超渡儀式,曾邀請三百位僧眾合力誦經,而那位同學就是其中之一,讓他更有感於因緣的巧妙安排。

 

靈鷲山,受洗,心道法師,禪修,坐禪,靈覺心現在尚未出家的他,還有一件事想做,並且已經在做,就是想要種出讓每個人都敢放心吃的食材。目前尚豪正在台北一處農場用以工代賑的方式學習自然農法,完全不施肥,只靠陽光、水分、土壤,純然信任植物與土地的生命力,種出有能量的作物,他說,也許未來有塊地可以自力耕作,再將生成的作物供養給山上法師,也是好事。

 

靈覺心起,離一切相

 

尚豪的意志力驚人,得了A型流感仍不願休息,堅持烈日下的農事,做不到的事也絕對不誇口,他說以前還沒戒酒時,參加八關齋戒,念到其中一條不飲酒,他就閉口不說了,因為做不到;直到心道法師為他傳授三皈五戒,他才念出口,後來也就真的把酒給戒了。

 

即使現在每天都要在高溫豔陽下翻土、播種,仍然保持天天坐禪的習慣,因為相是虛幻的,只有自性是真的。回憶起五月擔任華藏海揭榜儀式法工的過程,尚豪說:「禪法工奉茶、奉缽飯,不是服務生端東西上菜,一切行為舉止來自於心,當飲茶者感受到奉茶者的誠敬,那杯茶也就彌足珍貴。我的心不在那些動作上,只在我要奉茶的人身上。」那次,他真正感受到什麼是服務讓人快樂,實際體會到發自內心的法喜,然後越做越開心。

 

請他為自己的禪修下註解,他說:「禪是一個人的旅行,只有親自體驗才是真的,別人說得再動聽,都不如自己起身走一遭。」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