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明晰與禪的傳承--2017冬安居禪關圓滿 心道大和尚解關開示與僧眾心得分享

 圖:周智芬  開示:心道法師 整理:靈鷲山法師、沈仲怡  2018/1/15

  • 1,341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靈鷲山,冬安居,禪關,心道大和尚,覺,菩提心,坐禪,大圓滿,平安禪 

 

2017年12月28日,冬安居僧眾禪十禪關圓滿。

此次禪關除了延續了華嚴閉關的廣大證量,心道法師更於禪關後期,特邀寧瑪派的措尼仁波切來為僧眾教導大圓滿法,讓僧眾對心性的本來面目有更清楚的理解,進而在禪修的實證上,更能夠掌握到見地。

 

學佛的目的,就是要長養大慈悲、大願力。

禪是靈鷲山的特色,師父這輩子就是以禪來修証自己,希望日後你們都會是好的化身,弘揚禪的成果。

禪就是「當下」,當下每一個所發生的事事物物,我們是很清楚的,也是寧靜的,清楚跟寧靜,是大圓滿的見,每一個人都有這份的本覺;如果不清楚空性,就只能在知識的範圍,如果搞清楚,就能夠進入本覺的世界。覺就是明的世界、不惑的世界、明晰的世界,你們現在都有基本元素叫做「知道」,「知道」的相貌叫做明,有覺了才會明。

平安禪四個步驟,是個導航系統,是內在體驗的加工,保任「覺」這份的安定力,讓我們遠離凡俗的心,進入菩提心,菩提心也就是覺的心,覺的心就是明光的心,明而光,光而明。

 

把禪做好以後,一定可以管理自己、轉換自己,轉掉這些習氣,成為自己的主人,就是需要精進地禪修。

大家慢慢變成有體驗的老師,才能夠傳承禪的永續,禪是我們的根本,如果大家都能夠從根本上下功夫,是可以看到成果的。把禪做好以後,一定可以管理自己、轉換自己,轉掉這些習氣,成為自己的主人,就是需要精進地禪修。

那麼,只要累積禪修的體驗,肯去學習、精進,一定有成果。禪修時我們坐著看風景,清清楚楚的看風景,心不取不捨、不被風景拉著跑,我們的心沒有分別風景的美醜,風景不是我們,因為明瞭,那個根就是本覺。

把四個步驟學好,就可以教導我們的信徒,傳承這個法教,希望大家不要浪費生命,不要對不起自己,能出家修行實在太棒了,就是要珍惜生命、珍惜時間,走向大圓滿、大解脫,在本來面目上好好用心、好好用功。

把禪做好以後,一定可以管理自己、轉換自己,轉掉這些習氣,成為自己的主人,就是需要精進地禪修。

我們禪修閉關期間,有很多的信眾護持我們,信徒的時間就是金錢,平常他們為了自己的生活忙碌打拼,他們今天撥出時間來護關,以奉獻服務的心來供養,目的就是為讓僧眾能安心辦道好好修行,因此,我們要感恩信徒的貢獻,做一個精進向道勇猛的人,有了這份感恩的心,你的修行精進力量才會長遠。以這份的精進力,來學習法教、證悟,然後回報他們。這是信徒的期待,也是我們回饋的資糧。

我之前在墳場靈骨塔的時候,信徒以一百元一百元來護持我,我常常想應該用甚麼來回饋他們?我想如果我修行修不好,就沒有辦法回饋這些信徒,因此,唯一的方法就是精進,精進有了成果,這是對他們最好的回饋。

禪修的目的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精進除了能夠得到解脫、開悟的成果,也可以找到不退轉的道路,從這樣的學習而能夠有永續性,今生一定會成功。

禪修就是自己快樂,也讓別人快樂,所以學佛是一個圓滿智慧。

 

把禪做好以後,一定可以管理自己、轉換自己,轉掉這些習氣,成為自己的主人,就是需要精進地禪修。

 

 

常存法師分享

我覺得這次很有福報,從華嚴關到禪十,可以全勤的參加,身心特別的滋養。這次禪十,覺得很受用,比較有感受的就是,在空明的狀況之下,那個明度很清晰,好像可以不動,自己頭上的罩子好像被拿起來,很清爽,內心覺得煩惱這東西比較掛不上去,就是空空的,看到甚麼都好像根本沒有甚麼關係。而仁波切的課程,就是加強明晰的部分,之前在禪坐時,也能在空裡,但是覺得明的力量還不是很能夠無邊際,或是那麼的亮,仁波切的開示以後,讓這明度更寬廣,有很大的加持。


 

 

了意法師分享

感謝仁波切的明晰在心境的指引,在師父平安禪第二步驟中,更能清楚貫穿心的相貌,這是非常有確信。感謝師父的引導,非常非常的清楚,心性的明晰能透過這個寂靜,這種廣闊,讓我們從次第次第的過程裡面,從所聞盡到所覺空,到空所滅,整個的清楚而遍知,對於心性的確信跟這菩提心的感動,是需要再花多一點時間去體證。

 

 

法泰法師分享

上次三月禪修的時候,師父在日記裡有一段評語:「要做到『出神入化』才有救」,那時,我就在想:「這四步驟我都會啦!可是要怎麼才能做到出神入化?」後來,有一天我看到寶相法師在做功法,非常的慢,我就想「對了!我應該把速度放慢再放慢下來,然後這樣去做。」所以,我就開始從平安功法下手,還有上座的時候,也把速度放慢下來,慢的時候就會越來越專注,專注後就發現覺知
變更清楚,越來越清楚。

做到嘴觀心時,我就一直看著心,一直一直看,開始發現,這個空空的,甚麼都沒有,有些妄念會開始跑出來,但是再看下去它又不見了,這樣來來去去,幾次以後就會發現,在觀的時候,原來心是真的,花很長的時間去看以後,這個知覺就變得好像跳出來一樣。

後來進入第三步驟的時候,以前是一直在追著出入息,它出去我也出去,它進來我也進來,可是這次發現,是知覺在看著出入息進進出出的,這個知覺是可以不動的,呼吸它自己來來去去,也發現出入息變得比較沉穩,也比較慢,有一個不動的一直在看著。

進入第四步驟的時候,發現也不是意識在聽無聲,也不是耳朵在聽無聲,是一個很清楚的知覺在聽這個沒有聲音。這樣整個坐下來之後,感覺蠻舒服的,所以現在覺得,這個知覺是需要用專注、放鬆的方法把它提煉出來,把它提煉出來以後,接下來就是去鞏固它。

 

 

海妙法師分享

這一次的禪十,剛開始因為身體疲憊的關係,有些昏沉,在覺知出入息的時候,像沒有甚麼電的燈泡,有時候亮,有時候不亮,感覺有一點挫敗。回去之後思惟,到底為什麼它會不亮?怎麼樣才可以讓它一直很亮?怎麼樣可以讓妄念不能夠進來?於是,我就做了一個挑戰和突破,就是用百分百的專注去挑戰。

全神貫注在做每一個步驟的時候,尤其是做到第二個步驟的觀心,跟著師父的引導,覺得非常放鬆,然後在觀無形無相的心時,心已經安住了;到第三個步驟,進入到觀照出入息的時候,我從粗的呼吸到細的呼吸,都非常的專注,清楚的去覺知每一個出息和入息,不放過每一個出息和入息,都守護著它,直到呼吸從粗到細、到微細、到心息合一的時候,它變得非常的微弱,這個時候就停留在一個止的境上,明度與覺照非常的清楚,然後在這個照明上、明覺上,看到心,就好像在一個很空曠的地方,沒有任何約束,非常自在的在那邊,可以契入到空性裡面。

呼吸它來來去去、上上下下,每一支香都在訓練把它綁住,綁在一個境上的時候,就可以讓師父四步驟的導航系統上軌道,慢慢幾天下來,它就自動導航,導航到心可以安住,當這個難調難伏的心被安住下來,就覺得越坐越有味道,回到單純的、沒有負擔的、沒有任何作意的狀況裡面。

 

 

廣純法師分享

很慶幸今生能跟隨著具德的上師來修行,雖然我不是具器的弟子,還沒出家之前自己身上會裝著他人想法、看法,很多的情執,跟著師父修行後,抖落許多粗重煩惱,引導我探究自己的內在,啟發我對自心本質的認識,讓我的心靈不斷成長。

這幾年師父在每次的禪關中,都會費盡心力的用簡單的話語,來闡釋聆聽寂靜的聽「無」如何跟心性相印,弟子也從這當中慢慢被引導開啟內心這份明朗覺性。有了這樣的基礎,在仁波切有層次的分析中,更加深弟子對禪修體悟有較具體的認識,也清楚目前所處的狀態,有哪些要改善及努力的方向,未來在成佛這條修行的道路,也更有次第完整的修行輪廓。

從仁波切的教授中,知道什麼是真正止,有安住、有明晰、覺知;具備真正的止,在修持方面就會前進很快,而且在體證的過程中還要持續不斷以正念正知來保任,不執取修行過程中所發生的覺受,才不會成為修行障礙。仁波切也帶我們看心的本質,這和跟師父的寂靜修直契相應,都是無所緣的觀修。

之前我修行下手處是以有所緣、覺知出入息來作為專注的對象,漸漸的就以聆聽寂靜為修持。這幾年一直思考:「除了於座上安住外,下座後如何在生活也能修行?」覺知存在的狀態下,安住於本覺本然的狀態中來做止的觀修,在日常生活正念分明、內心平靜不迷惑的狀態下,正知自己在吃飯、喝茶、說話、注意交通…在每一件事情上做修行覺醒,讓自己的修持功德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