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即是禪

 開示:心道法師  圖:沈仲怡  2018/2/22

  • 1,114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願力的財富,止觀,大悲咒,華嚴經,禪定,壇城,

 一般人滿好奇我們這種人,到底每日修行怎麼做?大師一天是怎麼過的?


我就是「無為心內起悲心」作日用而已。禪與慈悲,就是菩提心的一體兩面。你怎麼一直去貫徹這樣的菩提心,一直任運遍滿一切緣起,就是要像《華嚴經》〈淨行品〉一樣綿綿密密地用心;要細膩到這個程度,這是觀念要成熟到可以悲心任運,能夠每天每時每刻,都做回小向大的工作,也就是發菩提心的工作,隨時隨地讓心安住於正念。觀念不成熟做不到這樣。但要讓觀念成熟,要靠禪修打底子,只有從禪修去鞏固,差不多禪修要到一天可以八小時以上的功夫,才能延續那個觀照力;禪要二十四小時綿綿密密做功夫,密集心念在這個本來面目上,比如睡覺,你怎麼做功夫?醒來第一念怎麼做功夫?行住坐臥怎麼做功夫?吃喝拉撒怎麼用心?你要反覆覆做,濾掉一切雜染,這樣純淨去看自己的覺知,坐到能夠產生三摩地,這都是要花功夫的。這也就是觀音法用的核心。


這個禪定純淨的功夫,就是般若的基礎。般若又分文字般若、觀照般若、實相般若。一般人只在文字般若上做探討,這是不夠的,沒有辦法產生慧力,「生活禪」就是做觀照般若到實相般若的實踐工作。文字般若沒有力氣,實相般若才是得力的,才是大涅槃。這樣的觀照到實相,才可以透視一切事事物物而無所得,也不會遇到挫折就產生邪知邪見,變成進進退退的一個修道。所以,生活禪是最簡單扼要的修法,要修到「無為心內起悲心」,等於滲透到生活一切時、一切處。


禪的壇城就是心的壇城
禪可以說是大圓滿、大手印的境界,除非打妄想才中斷,即使睡覺也是觀照,觀照是一直在那裡,像太陽掛著,太陽無為掛在那裡,在無為當中呈現我們心的本來面貌。心無造作就是無為的意思,平常我們的心被各種的有為法所障礙,忙得不可開交,事實上是自編自導自演、作繭自縛,現在回歸無為法裡面,讓太陽出來,天天看太陽,二十四小時像太陽這樣清楚明亮,無事掛心頭。


我們禪修是大無為,禪修是回到無為,無為就是不作用、不造作,就是「空性」的意思,要從止息我們的念頭下手,讓無為的本質顯現。無為就是我們靈性的本質,一切有為本質是無為,所以,靈性是不作用而任運任遍,就像鏡子一樣會顯露出萬事萬物,從無為裡面顯出有為,所以叫做「性空緣起」、「顯空無別」。


禪的壇城就是心的壇城。有沒有一個標準的壇城布設?看你的心便是,就是你無為心內所顯現的一切。


每天要不間斷持誦〈大悲咒〉,這是加行日課,每天持誦到一定數,一百零八遍或二、三圈,讓一切利生善緣呈現得更具足。


〈大悲咒〉啓動心的巨量
我念〈大悲咒〉是什麼因緣來的?我十五歲在軍中遇到一個軍醫,他就講:哇!念〈大悲咒〉時房子鬼影幢幢,什麼鬼神都會來聽!他講得很是神祕。那時,我就想好奇來念看看!念咒真是那個軍醫對我起了一個鼓勵作用來的,他還送我一本〈佛門課誦本〉,我就開始每天誦,打坐也從那時候開始練,自己邊練打坐,也邊持咒。我以前在墳場害怕鬼,就念〈大悲咒〉,很有效,就不再受干擾,雖然剛開始心裡還是害怕,但是覺得這些三惡道實在很苦,我一心只想如何可以幫助他們離苦,是用那種心情在念誦。事實上,你如果用一個恐懼心理念〈大悲咒〉,是沒有力量的,你必須念到連接利他心,才有力量。


念〈大悲咒〉,你要念到攝心不亂,心念皆為利他。如果你沒有發起利他心,你跟〈大悲咒〉配不起來。這就是為何觀世音菩薩,在無量劫前的千光王靜住佛處,初聞此咒,頓從初地躍登第八地。初地菩薩直登八地,等於不退轉了,你看這利他的功德這麼大。所以,念〈大悲咒〉就是很大的念力能量,就是啓動菩提心的能量。你要平常就累積,至少累積到十萬遍以上,要三年內圓滿十萬遍,那你死的時候,就可保送往生到任何國土,不只是西方,你想去什麼國土都可以。


佛法裡為何說這菩提心的能量這麼強?因為一切佛國淨土都是諸佛發菩提心成就而來。衪的願力支撐了報土的壽量,這些報土並不是抽象、虛擬的,等於是實體有成住壞空的世界,有多少多少星系就合成一個佛土,這樣說來,有無量無邊的佛國淨土。比如阿彌陀佛以四十八願成就西方極樂世界,像密勒日巴就去了東方現樂淨土。所以,我們念〈大悲咒〉就是一種實際的力量;念到連結在觀音菩薩的願力上,就是啓動這個菩提心的力量。念〈大悲咒〉一定是走菩薩道的。


所以,我們練習禪的止觀,來軟化我們內心的剛硬執著,〈大悲咒〉則可以催動外在的緣起,讓一切善緣可以聚起來,這是一心體用,不是兩個,所以叫做「無為心內起悲心,速令滿足諸希求,永使滅除諸罪業」。
(本文摘錄於2013年出版的《願力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