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金鳳打禪七 學習走路調息

 文:口述‧葉金鳳  整理‧雲水禪  2016/3/17     3850


去年我滿七十歲,山友到玉山幫我祝壽,後來我心想,追隨心道法師十幾年,只知道我們的宗風叫「慈悲與禪」,可是禪到底是什麼?我不知道,也沒有體驗,所以來參加禪三。如果人生七十才開始,那我算起來還不到三個月,所以不會走路,也不會調息。上次行禪時,走在我旁邊的是一位瘦小的師姐,我走不穩,很怕撞到她,一怕又緊張,我就真的走不好了;所以獨參時,我提出困惑:「為什麼要到這邊?」師父說:「妳不會走,那就來打禪七吧!」我不敢答應,因為我已經七十歲,來三天就很苦了,還要來七天?我沒有勇氣,但是很多法師鼓勵我,我才報了名。

 

戶外行禪 呼吸中調息

 

那天恆傳法師說,如果天氣好我們去外面行禪,不然有的人可能覺得殿內地板太軟,走不好。我心裡就默念:「知我者恆傳師也。」這幾天我走得還不錯,至少現在我會走,走得好不好是一回事,我也學會調息,現在跟得上法師的引導,呼氣吐氣,以前禪三的時候,法師呼氣吐氣一次,我大概要分二三次,這次我真的可以了。

 

打禪七之前,法藏法師引領我到祖師殿,要我頂禮三拜,之前去都只有問訊,那是我第一次頂禮三拜,誠心祈求歷代祖師加持我,讓我禪七能順利過關,所以我特別感謝法藏法師。

 

坐到腿痛  但心裡痛快



這幾天我覺得非常感恩,靈鷲山讓我們這群來自不同地方、不同領域的人能聚集在一起,拉近彼此的情感,尤其我一直從事兩岸工作,這次對上海的幾位同學特別有感受,那天晚上妙諦法師問我們腿痛不痛,陳學長很大聲地說:「痛,但是心裡很痛快。」他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那天我坐不住,脖子很痛,王琳師姐是瑜珈老師,馬上過來幫我按摩,後來有一天又很不舒服,自己一個人躲在聖石後面,整個身體趴在地上想平躺下來,徐斌師姐過來幫我按摩,真的好感動,感謝你們,我會一直追隨師父,也希望上海明心會每次聚會前先坐個九分禪。七天雖然結束了,相信是另一段的開始,我們大家共同來努力,下次有機會再見面,或許大家都更進步。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