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靜心就是禪--黃月花

 圖:沈仲怡 文:許凱森  2016/4/14     3426


靈鷲山 心道法師 平安禪 禪修臉上帶著親切笑容,留著清爽妹妹頭的黃月花,看不出來有五十七歲。民國100年自國小教師崗位退休後的她,現在仍然獻身於教育,推廣心寧靜教學。採訪這天,黃月花老師來到靈鷲山台北講堂參加心寧靜教師讀書會,分享著讀書會上的「對話式教學」,一反以往只聽「老師說」,而是設計問題,再透過提問去瞭解學生在想什麼,進而幫助他們。

 

大學時期念的是生物,在實證科學背景的框架之下,卻對禪修產生了興趣,自己主動尋找禪修相關的書籍,雖然很喜歡,但當時卻像是看文言文一樣,怎麼樣都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直到94年,參加社區大學的課程,認識講師陳松根師兄,因緣際會之下接觸了靈鷲山,當知道靈鷲山各講堂有開設禪修班時,一直苦無入門之法的黃月花老師,既興奮又感激因緣終於到來,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開啟了她的禪修之路。

 

未接觸靈鷲山之前,將屆退休年齡的黃月花老師也曾想過,難道自己的人生就只是這樣嗎?上班、下班、結婚、生子,然後呢?直到開始禪修之後才豁然開朗,真正的生命其實是一條束線,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人的刹那生滅是分段生死,不需要覺得悽苦悲哀。

 

現在,習禪已經將近十年的她,只要是靈鷲山舉辦的一日禪、三日禪、七日禪等必定報名參加。禪修盤坐是硬功夫,從坐到腳痛,迫不及待趕快下課,到圓滿結束後竟然覺得腳步異常輕盈,透過禪修,黃月花老師親身感受到自己身體的改變,並頗有心得地說道:「最喜歡心道法師在帶領禪修時的心性引導,讓我們知道心是什麼?還有怎麼找心。透過師父的開示,實踐佛法在自己身上,瞭解了生命真理,就不會被無明的心起煩惱。」不僅如此,只要沒上山的時間,也養成規律的生活習慣,早上五點起床,梳洗好、拜完佛之後就開始坐禪,並至少持誦大悲咒108遍。

 

皈依心道法師之後,黃月花老師深深體會到,學佛不是用嘴巴講,人家就會聽,而是要從自己做起,讓別人看到。95年參加水陸法會,其中有一場八關齋戒的先修法會,正午之後就不可以再進食,從那年開始,自己私底下也力行過午不食的習慣,持續三年之後才和家人說明,當重視吃飯的老年人產生質疑,黃月花老師以自己的體力和氣色來證明,於是家人也轉為樂意支持。

 

靈鷲山 心道法師 平安禪 禪修黃月花老師更將自己的禪修經驗化為簡單易行的靜心動作帶入校園班級中,教學生管理情緒、專注精神。國小一、二年級的小朋友,下課玩瘋了,上課鈴響還坐不住、愛講話,之前想了很多辦法,讓小老師上台管秩序,不管是「威脅」記名字還是「利誘」送貼紙都成效不彰,後來教他們靜心,進教室先擦汗、喝口水,椅子坐一半、脊椎打直、手結定印、眼睛閉起來,養成習慣之後,只要一講「要靜心喔!」,小朋友的標準動作就出來了,效果相當好,對於好動的孩子來說,是很大的改變。

 

現在的生活除了禪修、念大悲咒,就是做志工,有學校或老師邀約,就去校園推廣寧靜運動。黃月花老師滿足地說:「禪對我來說就是簡單,念頭只在當下,我現在對自己的人生沒有質疑,充滿法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