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尊瑪」的故事

 圖:臺灣國際女性影展Women Make Waves Film Festival Taiwan @youtube 影片擷取  文:劉湘吟  2018/3/8

  • 963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尊瑪、尊瑪:我和她們在喜馬拉雅山的夏天 Tsunma, Tsunma My Summer with the Female Monastics of the Himalaya,藏傳佛教,格西,林麗芳,拉達克安尼協會,慈悲,楊金秋林寺院,

2018年2月的某個下午,在台北西門町電影院的小放映廳裡,觀賞台灣導演林麗芳的作品︰《尊瑪、尊瑪:我和她們在喜馬拉雅的夏天》(Tsunma, Tsunma: My Summer with the Female Monastics of the Himalaya)。尊瑪(Tsunma)為藏語,意為高貴純潔的女性,同時是藏傳佛教女性出家眾「安尼」的尊稱。

 

在繼《朝聖者》、《心子》之後,這是林麗芳導演「藏傳佛教三部曲」的第三部紀錄作品,而不同於前兩部作品以中年喇嘛、小喇嘛為主角,這部新作以安尼——藏傳佛教中的女性出家人——為主角,更顯獨特。

 

純真的強大力量
在70分鐘的影像裡,記錄了三座安尼修行寺院的生活,一是位於印度北部斯皮提(Spiti)、海拔4270公尺的楊金秋林寺院,二是位於拉達克(Ladakh)、海拔3500公尺的安尼協會,三是位於達蘭沙拉(Dharamshala)、海拔1250公尺的卓瑪林寺院。影像相交叉呈現,主角雖都是安尼,但因地域、條件的不同,也有著不同的故事和生活內容,相同的是那純樸、勇猛精進與慈悲。

 

導演曾自述︰「在一次到印度菩提迦耶做大禮拜的時候,我認識了三位安尼。安尼們從遙遠的南印度來到菩提迦耶,她們總在凌晨三點半起床、每天做3000次大禮拜,到了晚上還要讀經,積極認真向學、待人溫暖誠摯……我在她們身上看見了嚮往已久的典範精神,心想︰如果有機會,我想認識安尼……」這樣的想法成為一顆種子,在2014年底,透過朋友介紹、幫助,種子開始萌芽、成長,最終成就了這部作品。

 

正如導演所言︰「我覺得信仰和夢想非常的珍貴,純真更是一種強大的力量。」在海拔4270公尺的楊金秋林寺院,生活條件最艱苦,卻也最具有一種直擊人心的純樸、純真力量,大自然的嚴峻與美麗,喜馬拉雅的神秘、遼闊,盡在日日時時變幻的天地容顏中,或許也因此占據了最多影像篇幅。從早年一開始只有幾個決心修行的安尼結伴到山洞裡過艱苦的修道生活開始,到二十幾年後有了寺院,收容數十名年齡不等的安尼在此修行、生活,雖然生活依然艱困,但誠然已是願力的展現,令人動容;高山上的寺院裡生活簡單,除了吃飯、喝茶,就是學習、誦經。創院的安尼說,她自己從小條件不允許,沒辦法讀書、好好學習佛法,她的心願就是讓其他安尼們能夠好好學習佛法,不要再有像她一樣的遺憾。

 

勇猛精進的慈悲
而拉達克安尼協會的帕莫醫生,是拉達克第一位藏醫安尼,也是大寶法王推薦的拍攝/記錄對象。帕莫醫生從小就想出家,但因為父親不同意,直至成年之後才出家;學習藏醫的因緣是父親當年由於沒有得到好的醫療而因病去世,所以她高中畢業後就決心到達蘭沙拉學習藏醫。影片中,帕莫醫生敘述了學習藏醫所遭遇的困難(母語是拉達克語的她,光要克服語言的障礙就很不容易),也記錄了她在診所裡對病患的看診︰不但是身體病痛的醫療者,面對病人無助的淚水和委屈、擔憂,帕莫醫生的溫柔撫慰、給予情感的支持,讓人感受到,有信仰的醫生,會是一位最棒、最頂尖的醫生——他不但治癒人的身體,更療癒人的心靈。

 

而最令我難忘的一幕,是帕莫醫生在敘述高中時排演戲劇的生命經歷。她說,雖然她自己此生並沒有結婚生子、像許多女性一般一生都在操勞,但從戲劇排演中、從生活中,她深深了解大多數女性的一生是怎麼過的,「這麼苦的人生,真的需要學習佛法,才能超越、超脫。但絕大多數的女性又是沒有機會學習佛法的……」說著說著,帕莫醫師難過得流下了眼淚。我的眼睛也濕潤了,不只為世間億萬萬一生辛勞的女性,更因為安尼那如此柔軟、深廣的慈悲心。

 

您聽說過「格西」嗎?在藏傳佛教中,格西是一種宗教學位,它必須經過長期修學並通過考試才能獲得,地位尊崇;在過去,格西全為男性比丘,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推動下,2016年12月22日,歷史上第一批20位比丘尼格西誕生——位於達蘭沙拉的卓瑪林寺院,正是培養女格西的重要學習基地,也是片中三所安尼寺院中最現代化的。在這裡,導演採訪了德烈汪莫——一位經歷17年佛學學習的安尼。導演訪談德烈汪莫是在第一屆女格西考試之前,後來得知,德烈汪莫通過了考試,成為史上第一批女格西之一。

 

影片結束、燈光亮起,從喜馬拉雅山區安尼的世界裡回到現代城市裡,心裡有種說不清的百味雜陳;或許,任何事情都有階段、進程,楊金秋林寺院的安尼從小沒有學習的機會,她們努力讓下一輩安尼學習佛法,而在卓瑪林寺院學習、成為女格西的安尼,或許正是她們未來的夢想?……

 

而不論在哪一個階段,相同的是那純樸的、勇猛精進的慈悲願力。

 

我想,這才是最珍貴而重要的。

 

紀錄片介紹:《尊瑪、尊瑪:我和她們在喜馬拉雅山的夏天 Tsunma, Tsunma My Summer with the Female Monastics of the Himalaya》 |2017女性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