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著哭著,還是愛禪修

 圖: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19/4/6     4968


靈鷲山,平安禪,心道法師,打禪,坐禪,禪修,行禪,禪宗,貪嗔癡慢疑,午齋,本來面目,聽寂靜

2019年無生道場春安居禪修閉關自2月18日起,3月17日面向社會大眾的「精進禪廿一」同步啓關,二十一天禪關,七天為一個梯次,參加者可自由選擇報名一個七、兩個七或三個七。3月24日,精進禪廿一的第一個禪七解關,學員與法師們圍坐於圓通寶殿,「禁語」結束,大家一邊啜飲有機紅茶與茶點,一邊分享此次禪關心得。廣純法師叮嚀道︰「時時刻刻要保持一種覺知,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喝茶也是一樣,喝的時候要清楚、吃的時候要清楚,每個當下要全然地在這個當下。」

「聽寂靜」就是把心擺正
和女兒一起來打禪的一位來自大陸的女學員首先分享︰「原來以為打坐就是練習誰能夠坐得久,所以我是抱著狠狠練腿子的心來的,但這次禪七非常出乎意外……我是從事當代藝術工作的,首先無生道場讓我非常吃驚,我參訪過不少寺院,無生道場的設計呈現非常國際化,而且當代、前衛,兼具各個角度的美學。近幾年我也學習了台灣的茶道、香道、插花等,這次對我來說在藝術上是非常大的一個飛躍。平常我們總是在『看』,看各種事物,這次我『聽』到了空和虛,就是中國畫和中國戲曲裡的留白,那才是最富有意蘊、最了不起的。這個體悟對我的人生而言是翻天覆地的改變。我現在走在山路上就可以『聽』到空氣、藍天乃至於整個宇宙的『空』。以前我們總局限在人類自己創造的東西,譬如說我們做一個展覽,布置展場空間,裡面放什麼?怎麼填滿這個空間?心道法師引導我認識到︰『實』和『空』是一個東西,太了不起了!我是在行禪的時候體悟到的,從沒想過在行走中竟然可以得到這麼大的感悟!有一次我才剛開始走,鐘就敲響了,已經到了;有一次走卻彷彿走了幾千年也沒有到……從中我似乎體會到了幾千年來人類的整個內涵。」

「最重要的是我的身體所感受到的。有了一定年紀,平常我不時去扎針、吃中藥、喝養身益氣的飲品來保養身體。這次來打禪我體悟到︰其實『聽寂靜』就是把心擺正,心一正了,整個身體也是正的。打禪的前幾天,身體的病痛一一湧現,最後兩天全部消失!只要心一正,非常輕鬆、喜悅。這次禪七,前一兩天我非常驚喜,然後我非常痛苦、困惑,我覺得好像這一生走錯路了……最後兩天我又體悟到,只要一直『聽』,心擺正了,一切都了了然。感恩各位。」

和媽媽同來的女兒接著分享︰「我得到最大的收穫就是︰每一個時刻都要專注,去體會『覺』。修行是生活裡的每一時每一刻,隨時隨地。以前我和媽媽一樣,以為打坐就是坐著,自己想,自己去看心,沒想到吃飯、走路、洗衣、開門關門……生活裡的一切一切都是修行。」
 

年度身心大洗滌
這次禪七學員中年齡最長、88歲的李媽媽分享說︰「我鼓起勇氣來參加禪七,因為也許這是我這一生最後一次機會了。我在三十多年前皈依了心道師父,非常感恩師父因材施教,給我最淺顯的開示︰『在生活裡修,起心動念都向善的、好的方面去想,去做。』改變了我許多習性,這些年來和家人、朋友的相處也都很融洽。這次禪修,師父講的法很深奧,我覺得師父一直在告訴我們︰不要執著任何東西,一切都是空……儘管我吸收能力不強,聽聞了還是有所受益。也感恩同修的各位,大家都對我非常關心、照顧。」

恆傳法師回應說︰「『不要執著,一切是空』,並不是指丟掉所有東西,也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在每一個當下,我們的心念不要去執著,事情做完了就放下。」

一位從國外返台參加禪修的女學員分享︰「每一年回山打禪,對我來說是年度的身心大洗滌。從跟隨心道師父學習起,師父就常常說︰禪很好,禪很好。以前我聽不懂,只知道很好,可是因為曾經出車禍傷到腰,沒辦法久坐……後來才慢慢開始禪修。這次我有很深的感受(哽咽)……有一天師父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我們的心常『住』了很多事,不管是對、是錯,都住在心裡,心也就住在那裡。就像師父講的︰你是要輪迴,還是要解脫?我發現我們平常的習氣和貪瞋癡就是非常相應,如果不修行,就是在輪迴裡打轉。這是這次我聽師父的話聽得最清楚的。以前我沒有智慧,真的聽不懂,這次我每天早上都去禪堂旁的金圓滿佛拜108拜,祈請諸佛菩薩加持我開智慧、斷煩惱;打禪過程中,每遇到違緣障礙我就懺悔……果然這次有聽進去、聽懂一句了!就像醍醐灌頂,全身清涼。感恩師父的法教,阿彌陀佛。」

恆傳法師︰「禪宗是不論禪定,只論見地。見地就是知見、觀念,這是最重要的。」

靈鷲山,平安禪,心道法師,打禪,坐禪,禪修,行禪,禪宗,貪嗔癡慢疑,午齋,本來面目,聽寂靜

一位女學員分享說︰「我要感恩法師,有一次在行香當中,法師說了一句話︰『是誰綑綁了你?』當下聽到這句話我非常感動……就是貪瞋癡慢疑綑綁了我。聽到這句話,我的心鬆綁了許多。還有一次午齋,念〈供養偈〉的當下,我淚流滿面(哽咽)……真的很感動,我感覺自己的心變柔軟了,我感覺我放下了很大的傲慢……很感謝這次禪修,感恩。」

恆傳法師︰「平常我們都看見外面,看見別人,禪修時我們的心很清淨,不但容易感動,而且很容易看見自己,」

有為法是礦,無為法是金
一位年輕女學員分享說︰「我是第一次參加禪修,我以為打禪是來休息,沒想到還蠻嚴格的,第一天報到我就有點嚇到。那時問我們為什麼要來禪修?我愣了一下,因為之前沒有想那麼多。晚上睡覺前我就想這個問題︰我為什麼來?可能我年紀還輕,沒有想到要解脫(眾笑),沒想到那麼遠,可是又覺得,我來一定有什麼原因才對……後來我想,我可能是想找到自己。」

「第一天我都在睡覺,很懊惱。第三、四天時我連起床鐘都沒聽到,睡過頭,醒來我很慌張,怎麼辦?……(哽咽)做功法的時候我在哭,我發現自己很害怕做錯,就像法師說的,禪修時會看到自己,看得很清楚。我的腳很痛,痛到說不出來,每支香我都會放腿,我做不好(邊哭邊說)……我就安慰自己,做得好或不好都沒關係,跟自己在一起就好……」

「我對禪修的感覺,一個是痛,一個就是忍。直到昨天我才真的有些體會,師父有很多生動的比喻,師父說『有為法是礦,無為法是金』,昨天我才好像有挖到一點金沙的感覺,很開心,終於體會到︰原來禪修可以很快樂。也才明白為什麼大家可以忍著疼痛坐在這裡。」

恆傳法師︰「這位學員道出了很多禪修學員的心聲,就是痛啊、哭啊(笑)……不過就像心道師父說的︰如果禪修只有痛、沒有法喜,不會有那麼多人進禪堂。」

一位女學員分享︰「第一天我的腳又痠又麻又痛,整個神經繃得很緊,師父開示之後我就開始調;獨參時我問法師,為什麼我的腳痛到不行?法師說,你就像看電影一樣,這樣過這樣過……慢慢去感受,一步一步調。而且看到法師們都坐得那麼好,我相信他們可以,我也一定可以。有一天感覺到︰(痛的)那個不是我。突然就覺得不會痛了。」

恆傳法師︰「師父說,來參加禪修的都是世界上最有福報的人。各位都是最有福報的人,才會走入禪堂。」

「我和大家一樣,前幾天都一直在調整坐墊的高度,一會兒兩層,一會兒三層……到後來我發現︰不要去管它。法師也曾說過,腳痠、腳痛是很正常的,實在受不了換個姿勢也沒關係,不必強求從頭到尾都不動。我這次專注在聽法上,為什麼我們會有那麼多煩惱?因為我們的心去抓取了很多造作的、虛幻的有為法,我們的本來(如來藏)原本是像金子一樣金燦燦的,而且是無限大、沒有屏障的,就是被心抓取的這些有為法蓋住了,所以我們要採礦,找回自己本來面目。」
 

 

靈鷲山,平安禪,心道法師,打禪,坐禪,禪修,行禪,禪宗,貪嗔癡慢疑,午齋,本來面目,聽寂靜

從反彈、對抗到接受
來自新加坡的一位女學員說︰「這次我在見地上有一個很大的突破……近期由於工作和角色的轉換,心裡有很多念頭,禪修時深觀,發現︰這個念頭不是我。念頭也不是心。所以,把心的空間釋放出來吧!不要再彼此綁架。我感到一種解脫,感恩。」

來自馬來西亞的一位男學員分享說︰「之前我上過了一些課程,覺得可以再深入學習一點,所以就來禪修了。我來的時候不知天高地厚,希望自己每一天都要有進步,這七天下來,哇,對自己很失望(笑)……我的腳痛到不行,痛到要暈倒,很辛苦。法師跟我說︰你受不了就把腳放下來。我想,我坐在第一排,不可能我的腳可以放下來,很難看。後來腿兩邊加墊子好多了,我加兩個不夠,要三個。其次是太累了、打瞌睡,東倒西歪。第三天我感覺身體裡面發熱、外面發冷,法師說可能因為我過度忍痛……昨天晚上終於突破,可以坐60分鐘。」

一位男學員說︰「原本我以為這次禪七對自己而言應該蠻輕鬆的,沒想到第一天晚上就坐了一個小時,我有點吃驚。第二天上午我就想回家了,我沒想到這麼硬,一小時、一小時這樣坐。後來慢慢調整,我想,身體的各種疼痛,只要不去管它,都會慢慢過去。最大的感受是︰只要把心調好,慢慢地,放鬆,就可以。當然會經歷起起伏伏的階段,我大概到第二天之後比較進入狀態,但是進入狀態之後一段時間也還是會起伏……之前我一直不太了解什麼是放鬆,那天獨參時法師說︰『不要太用力。』我記憶深刻。昨天我才體悟到,為什麼佛菩薩的面容幾乎都是微微地笑……我想,那是禪修自然而然流露的法喜。」

恆傳法師︰「腳痛,要接受它。只要我們活著,每一天身體都會變化,會痠痛疼脹麻。面對我們不願意接受的東西,我們會反彈、對抗;如果接受它,它就是我們的一部分,就不會產生那麼多不耐煩、痛……就是接受它。」

最後法師叮嚀大家︰「回去要持續練習,也要常常回來禪堂,心道師父的引導要學會,在日常生活中修持、用功,時時觀照自己那份清明的覺性。」

2019年精進禪廿一  第一期學員解關分享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