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習氣 播種善種子

 插畫:靈鷲山佛教教團  文:阿怪蜥  2019/12/9     2,858


心道法師,平安禪,禪修,觀照,習氣,綠巨人,正念,寧靜,專注

看過好多的漫威英雄,有沒有想過,如果讓你選擇當其中一名英雄,你會做什麼選擇?

集腦袋和神力在一身的綠巨人浩克,似乎是個很接近人性的選擇,畢竟,我們人活在世間,誰沒有脾氣和習氣呢?平常我們希望自己像科學家布魯斯.班納一樣擁有天才腦袋,但憤怒和壓力,卻又讓我們變身為綠巨人浩克,可以鋤奸摘魔,和惡魔勢力展開勢均力敵的爭鬥。

我不知道創造綠巨人浩克的史坦利先生,有沒有參考過佛法關於「忿怒尊」的傳統。在佛法和藏傳佛教裡頭,許多佛菩薩都具有忿怒尊的化身。最有名的,當屬文殊菩薩和忿怒尊化身 ──大威德金剛,相傳文殊菩薩為了拯救西藏人民,決定化身為比死神更加恐怖的大威德金剛。但佛法認為,現忿怒相是一種有力而具足有慈悲的表現,那種毀滅力量,是要摧毀通往菩提道的障礙。

〈讚閻曼德迦忿怒王真言儀軌品〉曰:「忿怒暴怖事,能壞嚧那囉。亦斷閻摩命,忿猛為常業。」嚧那囉是惡魔,閻摩天是死神,換到漫威宇宙中,指的大概就是那個通稱為「創」的惡魔力量。

面對邪惡惡魔,我們其實都希望擁有力量,也渴望力量能站在正義的這一邊,這是多少神話故事產生的心理背景。無論這個力量被稱為綠巨人浩克,還是藏傳佛教的「大威德明王」、「牛頭明王」、「怖畏金剛」,在西藏的神話裡,有個修行者的頭顱被偷牛賊偷去,死神讓忿怒的修行者變身為牛頭魔,後來才被文殊菩薩變身的大威德金剛降伏,所以,我們現在所見的大威德金剛相多半騎著水牛。當我們修大威德金剛的法門時,請觀想自己的習氣和脾氣就是那頭水牛,我們終須找到轉習氣的方式。

綠巨人浩克的結局,其實就是「轉習氣」的一個很好的譬喻。最初,布魯斯.班納無法控制他的怒氣,他什麼時後變身為綠巨人浩克,不是他能夠控制的,但到了後來,班納和浩克終於找到了最佳的平衡點,班納變綠了,擁有了力氣,卻可與怒氣(習氣)好好的相處了。

我自己看過幾集的綠巨人浩克,讓我印象深刻的則是綠巨人展現溫柔的時候,有點像是另一個動畫的怪物史瑞克停下腳步來讚美一朵花的時刻。阿底峽尊者傳下一個故事:阿底峽尊者在西藏的時候,頭部時常疼痛,於是請他的大弟子仲敦巴用手撫觸他的頭,果然頭痛就沒有了,阿底峽尊者對著仲敦巴說:「這是因為您的心意非常的善良,所以用手撫觸我的頭部,我就沒有頭疼了。」溫柔的心就是菩提心,也出現在綠巨人浩克的身上。

轉習氣:「觀空」和「擇善」
轉習氣,心道法師開示,就是「觀空」和「擇善」,用修行的習慣取代我們舊有的習氣,那是修行的功夫。我們再度溫習心道法師的教誨:「深觀是深深去觀照,觀照什麼呢?般若。般若是我們的覺性,從般若觀照,然後相應在我們的覺性,那叫做道行,你慢慢就會產生道行,道行就會產生一種安定感,念力就有啦,這種般若的念力能夠驅煩惱,不管什麼煩惱來了,很快在空性裡消蹤滅跡了,就像雲霧在虛空裡面霎那現起、霎那滅去,我們的念在覺性上,等於有一副好腸胃,腸胃如果不好,你吃什麼都不舒服,煩惱會無止無盡,所以有了般若性空的這份覺受,吃什麼都能夠消化,煩惱就石沉大海了。大家是不是可以這樣子做到呢?願不願意放下你那份自我跟執著!」

「如果你對自我跟執著沒捨得放下,它就生根變成輪迴的基因,你就跟隨輪迴走了。你如果不轉換習氣,我們所面對、所接觸的每一個的緣,都是種子,都會是你種下三毒五毒的肥田啊!所以智者知道怎麼去播種,怎麼去觀照、覺察,修行人叫做智者,要把正念用在廣結善緣上,把好種子播種下去。」

「怎麼播種?你有一個記憶,他有一個想法,所以你的記憶就會帶給他想法,你如果帶給他的想法是正面,就是好種子,給負面就是壞種子,所以生活裡面多麼需要正念,正念就是給人好的觀念。好的觀念是無生無滅的觀念,是涅槃的觀念;所謂涅槃的觀念是空性的觀念,所以好的觀念是相應空性的觀念。每個人隨時隨地,都要生起好的念頭,不要騷包,總忘不了那份貪瞋癡慢疑的那種悶騷,在裡面醞釀出種子。」

轉習氣:隨時秉持正信正念
轉習氣,每個人隨時隨地都要秉持正信正念,要升起好的念頭,心道法師開示:「為什麼要禪修?就是熟練般若,般若就是空性的力量,反覆熟練讓你的覺照產生出般若力量,這份空性是消融一切的力量,沒有對立關係,什麼三毒、五毒來了,消蹤滅跡,什麼都沒有了,所以般若不是嘴巴講講,實在是你們現在禪修不斷不斷反覆看到自己的心,看到那樣空、那樣沒有又是那樣清楚!」

「我們如果硬要把很多東西塞到這『沒有的』地方去,變成梗住,就會起無明,這些無明一旦跟別人連結在一起,什麼都梗住,又產生了無盡輪迴的互聯網,糾纏個沒完沒了。」

「在生活中就等於是一個戰場,你的武器就是般若,所有一切無明煩惱,那叫戰利品,如果把它消融掉,你的武功就高強啦,把這些通通吸收成為無形無相的內功吧,希望我們愈來愈有那份道心、道念、道行。」

「念頭不要跳來跳去,就是專注、清楚!我們反覆、反覆觀照,把念頭拉回覺知,讓覺知專注、讓覺知清楚,就做這兩件事情嘛!你反覆做會怎麼樣?反覆練習多了,空性就從這裡冒出來了,這個時候,空性的這個覺受變成平常心,這時我們會非常的文雅,不那麼粗魯了,那平常的用功就是為了消融煩惱、長出慈悲。」

「從空的寧靜裡面,產生一種明覺,產生覺智,就是自照,『覺』是知道、明白,『智』是照得很清楚,照明清楚毫不含糊,這個覺的智把所有一切都清理清爽,不再牽扯不清,照明清楚、毫不含糊,這叫做本覺。譬如說,我們做夢,夢裡面有一個清楚東西,還有那些景觀,有人、事、物,如果我們攪和在一起,就叫輪迴。如果做夢時,我們把清楚的那部分能夠掌控住,在夢裡那些劇場、景物,雖然我們的清楚在一起,但它跟我們是無關的,所以本覺跟現象在一起,但不是現象,也不是現象的。」

「當我們在禪修一直做專注、清楚,做得非常好的時候,你做夢時,就不會跟著夢裡面的一切發生關係,就可以做主了,在輪迴也是一樣的,我們的輪迴是因為你跟輪迴裡的一切發生關係,所以你輪迴;當你跟這些不發生關係,你只在專注跟清楚,你就可以做主了,要不然你憑什麼做主?一點力量都沒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