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

 圖:Andy Fu  文:劉湘吟  2016/4/19     2463


一個週末,坐上從台北北上的電聯車。

車過松山之後,車廂裡擁擠了起來。

未久,列車員出現在車廂前方,鞠了一躬,道︰「各位乘客您好,現在開始查票,謝謝。」

靈鷲山 心道法師 平安禪 禪修 寧靜細微的騷動,隨著列車員驗票的腳步過去之後,隨即平息。

對面左邊坐著四名日本女性——當然她們說著日語。其實從面相、舉止就看得出她們是日本人呢,那種特別的節制、含蓄、禮貌……

真的台灣人是野了點。

對面右邊是一對中年男女,吃了飯團後,女的用手機自拍,男的低頭玩他的手機。好多人在瑞芳下車,包括來自香港、韓國的年輕觀光客——車廂裡空了下來。

是因為人少了,還是因為列車已離開都市、進入鄉下?剩下的乘客不像先前那麼拘謹了。

一個女生,在瀏海上卷了一個髮捲,和她的友伴把物品攤放在座位上,好像在自家房間裡。

左邊是四個要去參加喜宴的男女,掏出各自的紅包袋,一邊準備一邊討論著︰

「你包多少?」
「她包兩千八。」
「啊?那麼多喔!」
「我包一千二啊!」
「我要包一六八〇。」
「哪有人包銅板的啦!」
「我就要!快,你有沒有八十塊?」
……

提著農藥大塑膠袋的阿伯在雙溪下車了。

窗外,北台灣鄉村的寧靜青綠,不斷向後滑去。

陰天,遠山如水墨,煙雨般迷濛。

思緒沉靜,心緒安寧

好一個充滿人間味的火車旅程。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