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唯一的「慢食大學」

 圖:美食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 編輯:劉湘吟  2016/9/21     3399


靈鷲山,平安禪,心道法師,禪修,寧靜,慢食,美食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慢食運動,Slow Food Movement

 

全球唯一的美食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又稱「慢食大學」,它的成立和發展史,和慢食運動(Slow Food Movement)息息相關;Piercarlo Grimaldi是這所大學的校長,他是一位人類學家,說起慢食大學的源起,他說︰「11年前當我們設立這所學校時,思考的只有一個問題︰這個社會需要什麼?」

 

慢食運動(Slow Food Movement)的主旨是追求更好、更乾淨、更公平(good, clean and fair)的食物,因此,慢食大學雖是美食科技大學,卻並不以烹飪、廚藝為主;在邀集科學及人文學科學者共同討論教學內涵後,「讓世界更多元化、全面地了解食物」,便成了慢食大學的使命。

 

Grimaldi認為,要真正全面地認識食物,必須達到兩個平衡——首先是人文與科學的平衡,其次是傳統與創新的平衡。

 

當時,初起爐灶的慢食大學根本不被科學界所接受,美食科學?「科學界認為我們不是一門成熟的科學。」但眼見全球多樣性受到大規模農業的嚴重破壞,氣候變遷直接影響各地農作物的收成,以及在地生產者消失……等等問題刻不容緩地催問著人類提出解決方案,而「任何一個問題,都不是人文或科學能夠單一解決的。」慢食運動創辦人Carlo Petrini說︰「食物消費是政治、文化、社會、經濟與自然環境種種因素形塑而成的。要解決食物問題,更好吃、更健康只是表象,背後的成因其實非常複雜。」「慢食大學」的目的是培養出「解決食物消費問題的世界人才」,就「必須接受完整的學習和訓練」。

 

於是,Grimaldi要求所有教授必須「離開自己的領域去看見問題,用科學與人文一起為學生創造價值、設計學程」。放棄對自身學科的傳統定位,從現象出發,去解決當代的問題。例如人類學與園藝學的結合,植物學家則與民族學者共同分析不同文化的香料等。

 

這樣的學習和訓練不是在教室裡可以學會的。十年來,慢食大學的師生們完成了800次校外考察,實地走入不同的氣候區、文化區,去尋找食物生產鏈中的最佳範例,「不只是為了把學生、老師帶到田野去,更是為了把田野帶回教室。」至於第二個傳統與創新的平衡,慢食大學的選擇是與企業、其他研究機構合作。「來自商界的合作需求很多。」Grimaldi說,企業與消費者的距離近,他們的需求往往反應市場最新的趨勢,「我們試著把他們納入教學內容中。」

 

從生產到烹飪,慢食大學一方面保留了傳統,另一方面回應企業所回饋的消費者需求,共同研發新的品牌、配方、產品等,在這過程中,努力不讓商業色彩壓倒本應具有的內涵,提供消費者更好的選擇——這就像是啟動了正向循環,也正是Grimaldi所強調的「傳統與創新的平衡」。目前慢食大學有來自超過全世界70個國家的學生,也已與超過170個跨領域單位合作,從巧克力公司到農業學術機構都有。

 

至今僅僅11年校史的慢食大學還是一所年輕的學校,校長說︰「一切都還在學習。透過企業、學生、市場、教師之間不斷的相互回饋,我們的教學內容也在不斷調整。」慢食大學的發展有如一場實驗,「讓世界更多元化、全面地了解食物」,不只為食物生產鏈尋找新的可能,也為高等教育開創了更多想像空間。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