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無我與輪迴—人類永恆探索之謎

 圖:Andy Fu  文:劉湘吟  2018/10/3     6027


自我、無我與輪迴,人類永恆探索之謎,國立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洪裕宏,哲學與科學,永劫回歸,量子力學,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死亡之後,自我是否還存在?自我的本質為何?
我們應如何理解死亡?……」

這幾句話,是國立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在這學期(2018年9~12月)所開的新課「自我、無我與輪迴」開宗明義所提出的大哉問。以西方哲學為基礎,把「自我」的探問推向東方佛學的無我與輪迴概念,企圖得出一個新的思維、一種新的可能,在某程度上來說,這是學術界的一個突破;而這門3學分的課又特別標註「歡迎社區民眾旁聽」,這不設藩籬、主動願與社會融合的寬廣胸懷甚是令人欣賞,於是順利報了名,只要人在台北的週一下午,都打算前去重溫做學生的滋味。

9月10日的第一堂課,由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榮譽教授洪裕宏主講課程介紹。洪老師在學術界已有一定地位,所以「白天說的話和晚上說的一樣」(意指許多學者因為怕被同行攻擊、抓小辮子,影響升等、接研究計畫等,正式場合發言一定符合「政治正確」),而真理偏偏有時和政治正確與否無關。能夠暢所欲言,這樣的課堂也更多了幾分真誠、實然。

怎麼會有宇宙?怎麼會有我們?

「20世紀的哲學是失職的。」一開始洪教授便點出現代哲學的困境︰「其一,傳統的哲學研究難以符合現代社會對哲學的期待,無法滿足人們的需求。其二,哲學是眾科學之母,但如今哲學與科學似乎愈走愈遠……如何重新整合?哲學如何引領科學?」綜合以上這兩項現代哲學的失職與挑戰,「自我、無我與輪迴」這門新開設的課程,目標在於「創造新的哲學理論基礎與材料」。

對於「我」的探究,無論在東、西方哲學乃至於現代的腦神經科學都是極其重要的課題。洪教授分享自己的生命歷程,過去幾十年來,他一直潛心做研究,直到近十年來,一個問題常常縈繞心中揮之不去︰「我死了之後,就不存在了嗎?」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全部過程,而年輕人都有一種「不朽感」,生命只有「生」,老、病、死好像是別人的事。曾聽一位對養生之道頗有研究的老總說︰「每次我說起養生,30歲的人聽了是不屑一顧;40歲的人半信半疑;50歲的人會開始做筆記……」總是要等自然規律到來之時,才會正視生命的另三個部分——這,或許也是一種輪迴吧?!「疾病、死亡近十年來對我來說非常真實。」就像一位日本詩人的詩句所述︰「死亡如同潮汐,不知不覺來到腳邊……」近幾年來,洪教授對於齊克果所說的那種「恐懼與顫慄感」深有體會。

作為一種動物,人類幾乎花費了所有心力在覓食與求偶上,除了這兩件事之外的探索,極其珍貴也非常奢侈,「但我想,正是這些探索,構成了人類文明的重要內容。」

尼采提出Eternal Return(永劫回歸),認為世界的一切是由有限的粒子所組合而成的,有限的物質在無限的時間裡流轉,一切事物會無限重覆;當代物理學大師John A. Wheeler在自傳裡將自己的人生分為三個階段,代表他對「根本存在」的三個不同看法︰一,世界的根本存在是粒子。二,世界的根本存在是場。三,世界的根本存在是訊息。

「和許多科學家、哲學家一樣,從粒子世界觀開始發展本體論。很多人到『萬物都是場』就卡住,因為再往前,就要脫離物理論到形上學了。二元論或唯心論對大部分的科學家而言,是不可承受之重。Wheeler很不一樣,存在的本質是他最著迷的問題。他說:『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沒有重力,沒有電磁,沒有粒子,一無所有。我們又退回到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帕米尼德斯所困惑的偉大問題:怎麼會有宇宙?怎麼會有我們?怎麼會有所有東西?很高興對這些問題我們可以回答說:那是因為我們。 』」

世界是觀察的結果

「我」,「我們」。看來,從哲學到科學,終無法繞過這個「我」。洪教授簡介了近年來學者、科學家們對「自我」的研究與看法。

第一部分︰「自我不是實體(substance),只是腦作用」。從Berkeley的經驗論(綑束理論)、Michael Gazzaniga的裂腦研究乃至於Oliver Sacks的研究,都提出許多「自我與大腦息息相關」的例證;而Thomas Metzinger關於靈魂出竅的研究又顯示「自我」是可被操作、移換的;William James認為自我是虛構的幻象;Antonio Damasio提出三層自我概念︰原型自我、自傳自我與核心自我,對於解釋失智症患者的症狀(自傳自我出了問題)很有幫助。

第二部分︰自我是「不可化約的突現性質」,「我」不能化約為大腦作用的結果。也就是說,腦屬於自我,而不是自我屬於腦。Karl Popper的研究與笛卡兒(Decartes)的實體二元論都是此派的代表。John Eccles和笛卡兒一樣,認為自我意識的心靈沒有空間性質,只有時間;心與腦的互動理論認為心靈在身體死亡後仍然存在,許多「前世今生」的案例大大支持了此說;康德(Kant)的經驗自我與超驗自我說認為,雖然超驗的世界不可知,但仍是自我經驗的必要條件……

第三部分︰量子力學的影響。粒子具有粒子和波的雙重性,量子力學的相關研究告訴我們︰這個世界是觀察的結果(如果沒有人觀察,這個世界會以「波」的形式存在)。由此,科學家提出「自我是量子訊息,存在腦細胞壁的微血管中」一說。腦的作用是接收量子訊息,原理就像收音機︰在腦接收之前,自我(量子場)彌漫在一大塊宇宙虛空中;被腦接收了,就變成許多小的心靈、意識,形成了許多小的自我。「意識是腦接收了量子訊息而產生,腦本身不會產生意識」——至此,自我(意識)與腦的身世之謎終於可以說真相大白了。

Max Planck進一步提出,意識是基本存在,物質由意識衍生而來,任何存在事物皆預設意識;幹細胞研究先驅Robert Lanza認為,是生命與意識使世界存在,並出人意料地宣告︰是生命創造了宇宙(而不是宇宙創造了生命)!

最後,洪教授總結︰
死亡不存在,只有一系列的永恆(現在)。
每一個現在是完整的存在。我們活在一系列的現在。只有現在,別無他有。
沒有「死後」,只有你的現在某人身體死亡。


最後,他提出一個問題︰「如果無我,是什麼在輪迴?」——這,就有待日後分解了。

事隔多年再次坐在課堂裡聽教授上課,內心又重燃對人類幾門古典學科的喜愛與讚歎——譬如哲學,確實也是能夠幫助人不至於被現實淹沒、能夠保有一種清明與超然的學科。而這些學科如何與佛法結合,進一步獲致更深刻的見地、更寬廣的發展?……期待。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