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生死關頭的脫胎換骨—馬來西亞謝惟潔師姐

 圖: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19/9/5     4125


禪修,靈鷲山,大悲咒,心道法師,放下,水陸法會,春安居,馬來西亞

來自馬來西亞的謝惟潔師姐一直是佛教徒,但和靈鷲山結緣始於2017年,「那時朋友來邀我報名靈鷲山的水陸法會。」雖然那時還未打過水陸,但對三時繫念不陌生,也聽說過水陸法會,「當時我是報名了,但只是隨喜那位朋友的心態︰只管交錢,其他都不管。」惟潔師姐笑著說︰「我很讚歎那位朋友的發心,但老實說當時並沒有認真參加的準備。」

當生命中的無常發生……
惟潔師姐從事教育業,事業型的她,在工作領域相當出色,可以用「女強人」來形容;人生無常,2018年3月時,「我的身體出現了問題。」原因不明的呼吸困難,導致腦部麻痺,她隨時可能失去生命。這個巨變,讓使她重新審思人生。

4月時她看到靈鷲山有「大悲閉關」的訊息,「我知道是念《大悲咒》。《大悲咒》我只會開頭一句,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大悲閉關』這幾個字就很喜歡。」那時已經在著手處理身後事的她問朋友︰「這樣的我,還可以來參加大悲閉關嗎?」法師慈悲,仍應允她參加,「我很感恩。」於是她第一次來到靈鷲山無生道場,參加大悲閉關。

而就是那一次的大悲閉關,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在師父、法師們慈悲的帶領下,我整個體質轉變、改善了。」第一次上山,她就在山上待了二十多天,「大悲閉關結束後我又參加斷食禪三;之後我在開山聖殿當志工。開山聖殿的磁場真的非常好,舍利子多又有聖石,門外就是大海……我每天在心道師父持《大悲咒》的音聲裡打掃、擦桌子,受那個環境的加持,心裡好平靜、好安寧。」

惟潔師姐是不接上緣則已、一接上緣就勇猛精進。回馬來西亞不久很快她又來了,接著報名禪十、當志工……第三次來台是參加水陸法會,第四次來是參加華嚴閉關。今年(2019)3月在「精進禪廿一」法工群中又見到她的身影,之後又要參加大悲閉關……總是回馬來西亞沒幾天(因簽證有停留天數的限制)又再來,其發心、精進真令人讚歎。

與靈鷲山接上緣的短短一年多以來,惟潔師姐用「脫胎換骨」四個字來形容自己身心所發生的變化,「不止是身體、健康狀況,連相貌、思想等各方面都和以前不同了。」

來到山上,惟潔師姐是完全放下的心態。以前她帶領、主管一整個機構,有忙不完的事;但人生一旦走到生死關頭,「發生什麼事都不重要了。」上了山她電話都不開,讓自己完全放空。

原本很不適應禪修的惟潔師姐,來到靈鷲山上後也不再排斥,「從原本的不能接受到漸漸接受……禪修帶給心的那種平靜,很難用言語形容。」為什麼會不能接受禪修?「可能我的心動得太厲害了吧!」之前在吉隆坡近 30年的生活,工作非常忙碌、步調非常快,當生命出現大轉折、和靈鷲山結緣後,她學會了放鬆、放下。

禪修,靈鷲山,大悲咒,心道法師,放下,水陸法會,春安居,馬來西亞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
說到擔任法工的經驗,「我很感恩法師、師兄師姐們,很慈悲、很用心教導我。」因為之前沒做過打掃方面工作,「很多我都不會,很多事都是第一次。」譬如她不會使用吸塵器,「一位師兄看出我不會用吸塵器,就很耐心地一步步教我︰怎樣重點地吸,怎樣全面地吸,怎麼樣可以來去自如……我覺得很有意思!也體會到我的員工在打掃時的辛苦。」

為師父準備茶水也是法工的工作之一,「我平常沒有喝茶,所以也不會泡茶……記得有位師姐示範了一次,但我還是不太懂,等到我泡茶的時候,奇怪,怎麼茶葉沒有舒展開呢?也沒有香味?……前兩天法師又示範了一次,我才明白。」

惟潔師姐認為,擔任護關法工,最要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一切外相其實都反射自我們自己的念頭。只要自己心裡平靜,外面也會平靜。」

有一次她特別不想碰到師父,「師父是證悟了的人,我想我不要碰到他。」事前計算好師父會走的路,她特地先躲到夾層,偏偏沒想到,在最沒想到的地方竟然還是碰到了師父……惟潔師姐說︰「真的要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一作意就有事。愈是抗拒某事,愈是容易遇到。」

去年(2018)上山時,惟潔師姐原本是打算出家的,但後來改變主意了,「生命和平大學、弄曼沙彌學院等志業都需要十方護持。」於是她決定還是回馬來西亞經營事業,來護持師父、護持教團。她自己發了一個願︰百人愛心一百,「希望能找到100人,每人每月捐100元。我已經找到七十多位了。」

惟潔師姐還有一個大願︰「最後我想做的事是︰世界宗教團結。」這個願多年以前就在她心中了,平時她也讀《聖經》、《可蘭經》,「世界宗教要團結,我想從佛教開始來做最好;而從台灣佛教界開始更好。」惟潔師姐分析了台灣五大佛教教團的淵源和相同點,「『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如果台灣五大佛教教團能夠團結在一起,會是非常強大的力量。靠誰呢?我覺得心道法師做得到。」而同時,「很希望生命和平大學早日建成,藉由世界宗教團結,大家一起來達成『心和平、世界和平』的理想。」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