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輩子只走一條路︰行善積德路 —吳浩宸師兄

 圖:Andy Fu  文:劉湘吟  2019/11/21     3696


禪修,打坐,法工,水陸法會,法師,台灣義工團,大悲咒,閉關

今年(2019)三月底在山上春安居禪關法工群中見到吳浩宸師兄,第一次當法工的他就護關21天,接著要參加28天「大悲閉關」(也是第一次參加);而之前從沒打過禪的他原本是想報名禪七……以上種種,讓吳師兄給人一種「很勇猛」的感覺,「沒有啦!」人到中年的吳師兄笑笑說︰「這也是因緣際會。5月1號我又要去大陸工作,在這之前有兩、三個月空檔,與其在外面浪費時間,不如上山來。」

佛門修行法門有許多,吳師兄坦言,參加法會、做志工、念佛號拜佛……這些他都喜歡,也都有經驗,唯獨「禪修」這一門完全不了解,「我想嘗試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既然從來沒打過禪,不如先從擔任法工開始,一來先了解,二來也為自己日後禪修培福。

擔任三週法工後,吳師兄對「禪修」是怎麼一回事已有概念,「以後有空時就可以報名參加,從禪一開始,然後禪三、禪七……循序漸進。」

難忘水陸的震撼&法喜
吳師兄原本就是佛教徒,高中畢業聯考前還曾經住到寺廟裡靜心念書兩個月,每天跟著做早、晚課;之後大學畢業、服兵役、工作結婚成家,隨後赴深圳工作二十年。

2014年過年時,一位師姐邀約他到福隆靈鷲山迎財神,吳師兄欣然應允,因此與靈鷲山結緣;「來到山上,感覺內心很平靜、很自然,蠻喜歡。」他坦言,常年在外奔波,不免沾染上世俗的一些壞習慣,又是在大陸的商場裡打拚,身累,心也累,「有時候會覺得很煩。」

2009年,吳師兄在大陸因吃錯藥而導致急性腎衰竭、送回台灣治療。鬼門關走一遭對當時的他影響不太大,「好了之後還是不顧身體去拚,交際應酬、熬夜,什麼都來。」直至2017年母親往生,他才深感人生無常,開始看開、放下。

2017年那位師姐又邀請吳師兄參加水陸法會,剛好那時他人在台灣也有空,就答應了。第一次參加水陸法會的他,身兼功德主和內壇志工雙重身分,度過了非常忙碌又非常充實的六天。「第一次參加水陸法會,真的印象深刻……我建議大家︰如果身體還不錯、有體力的,不妨參加做內壇志工,因為真的很殊勝、很震撼,整個壇場一點一滴從無到有……外人看可能以為︰不過是一場法會嘛!你實際去做才知道,那是很大的挑戰,也是一生難忘的經歷。」至今吳師兄還津津樂道那年的感受︰「全部忙完之後,站在東門口往內壇一看……哇!真的好莊嚴、好感動。」親身經歷從一無所有到整個壇場完備,「那種法喜,真的滿心舒暢,疲累都忘記了。」

訪談當天,吳師兄已在山上住了半個月,山上的生活和山下紅塵裡生意場的生活差別很大,「作息時間就完全不同。」在大陸做生意時,他常常很晚回家,甚至天亮才回家,「有時候又很早回家……總之是日夜顛倒。」經過山上半個月正常作息的生活,吳師兄看上去氣色頗佳。

山上的生活,吳師兄不但適應,而且喜歡。人到中年,開始著眼於修下半輩子、修來世。回首自己的一生,從小到大,「做了多少善業、惡業,自己心裡知道,何不把握學習佛法的機緣好好去修?」清淨、規律的生活,素食,修身養性,「把自己的身體調養好,希望以後不要拖累子女。」

禪修,打坐,法工,水陸法會,法師,台灣義工團,大悲咒,閉關,吳浩宸師兄當法工,要嚴謹自己、用心觀照
當法工,辛苦嗎?「不辛苦。」吳師兄說︰「法工是禪堂的守護者,護持禪修者打禪。法工,和志工又不太一樣,上面冠了一個『法』字,可見它的神聖性。佛無處不在,龍天護法也在,自己一定要嚴謹自己,要有敬重心,一切起心動念、言語行為都要如法才行。」這種心態、言行上的轉變對吳師兄來說尤其感受良深,因為過去幾十年做生意,言行上比較放任、自由,像是說話比較大聲,當法工的前兩天,吳師兄幾次收到來自法師的提醒、叮嚀,他也很快調整過來,「禪修的人,因為心靜下來了,對聲音非常敏感,對動作也十分敏感……像我敲鐘,我覺得已經非常小聲了,法師還是說太大聲;我也問過禪修學員,敲鐘的聲音是不是很大聲?他說是。所以我們的一切行為都要用心觀照,要有嚴謹心。」

在空檔時,吳師兄還有機會好好地讀讀經,「除了誦持,還有時間心力去品味經文的意義……這是多年來難得的機會。」

有人說,能夠一次上山三個禮拜做法工,福報很大,吳師兄說︰「我們是『捨得』。」捨下山下的生意、生活,上山。不過,那麼容易放下嗎?「只要上山,就不談山下的種種俗事。自己心態先調整好,願意上山幾天?把事情先安排好,然後那幾天就放下,不管山下的事。」

雖然目前吳師兄還要為「顧巴肚」奔忙,但只要時間許可,「有善事、有法會我就去做。」吳師兄也曾參加「台灣義工團」,義務幫無家可居或房屋破爛的弱勢族群蓋房子,不但沒薪水還要自己貼錢,自己也並不是很寬裕,但吳師兄看得很開︰「有人比我更需要。有機會我就要去做。」吳師兄說,自己下半輩子確定會走的一條路,「就是行善積德的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