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漫走

 圖:劉湘吟  文:劉湘吟  2016/4/25     2705


 

2016年2月,趁著年假,到大陸獨自旅行。

 

這次也是沒有太強目的性的遊走,目標是江西婺源。

 

婺源,許多台灣人沒聽說過,在大陸它可是赫赫有名,有著「夢裡老家」、「中國最美鄉村」的美譽,每年春天油菜花盛開時是這裡最美的時候,也是遊客最多之時。雖然這次看不到油菜花,但至少人少,清靜。

 

還算順利買到了高鐵票。大年初一從上海開出的高鐵,座無虛席。高鐵快是快,但坐在三個座位中間的我有點像坐牢︰人塞在小小的座椅空間裡,不方便往左邊窗外看(左邊那人會覺得我在看他),也不方便往右邊窗外看(同理),而前方左右的窗簾都被拉下了(現在的人怎麼這麼怕曬太陽?)什麼景也看不到,只有乖乖坐著,熬完這兩三個小時的「刑期」……

 

若不是趕時間,真不喜歡坐飛機或高鐵這種價昂、快速的交通工具——感覺人像貨物一樣,被以最快速、經濟的方式從一地運往一地。

 

這豈不是諷刺?人花了更多錢,把自己變成物品。

 

到了婺源。縣城就是好,不像大城市那麼繁雜、染污,而該有的都有。

 

住在朱子步行街的旅館。朱子,是的,這裡是明鴻儒朱熹的故里。才士大道、朱熹大道、學府路、文博路……婺源的路名,就透著股書卷味。

 

靈鷲山 心道法師 平安禪 禪修 寧靜李坑,江灣,曉起,汪口,篁嶺,思溪延村……縣郊幾個徽派建築的古村鎮,是此地著名的旅遊景點,蜻蜓點水地走了走,回程已過了末班公車時間,邊走邊攔車的同時,擔心著難不成得走回縣城?終於遇到一位載客的司機和一對抱著孩子、也要回縣城的夫妻。問回縣城多少錢?「一人三十元。」心裡為這個太過公道的價格感到意外——他完全可以把價格往上抬一些,這種情況下,再貴我們也會坐,何況是過年期間。

 

「婺源自古以來有四項特產︰白的是雪梨,紅的是紅鯉魚,黑的是歙硯,綠的是綠茶……」這天天氣真好,黃昏時的天色極美,如畫,如夢……坐在車後座,眼看著窗外的美景,耳聽著愛呵呵笑的司機說話,一種寧靜的喜悅充塞心頭——旅人,又蒐集了一個生命中難忘的時刻。

 

大年初一,大部分餐館、店家都沒有營業。我在街上找我的晚餐,看見一家小餐館,老闆一家親友正在吃飯,我問︰「營業嗎?」老闆娘放下筷子接待我,「本來初一是不營業的,看你是外地人,給你做。本地人我就不做了。」心裡暖烘烘的,為這溫厚善良的人情。

 

傍晚走在橋上,天邊晚霞映著婺江的剪影,心裡感到一種悠然的安適……

 

似乎,我也在婺源,找到了點故鄉的感覺。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