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觀照 轉換心境與人生

 圖:邱美惠師姊  文:許凱森  2017/9/20


靈鷲山,平安禪,法工,坐禪,何天來,邱美惠,能量,地球,觀照

「對於禪法工一詞,起初相當陌生,只覺得和義工一樣,沒有太多了解,藉由這次訪談,讓父母與我們深聊後才發現,禪法工帶給他們的轉變是上天給我們意外的禮物。」這段文字是邱美惠師姐與何天來師兄的大女兒親筆寫給我的。

 

採訪契機 全家和解
何家的三個女兒還在念書時,全家人會召開家庭日會議,並且像學校開班會一樣要做會議紀錄,在這個暢所欲言的時段,可以講心事,可以講看不順眼的事,甚至還能讓家人之間的誤會冰釋。

 

時光飛逝,最小的女兒也出社會之後,大家各忙各的,鮮少有機會像以前那樣溝通,美惠師姐坦言有點失落,也因為少了交流,三姊妹們都不理解為什麼爸媽勤於佛法,但在生活中的表現卻是匆忙、焦慮與害怕,趁著這次我的採訪邀約,女兒們幫忙模擬演練,才終於了解爸媽參與禪法工的過程和心情,並訝異於他們心境上的轉變,三位女兒因為這個契機而對爸媽釋懷,也成為最佳見證,各自寫了不短的字句給我表達謝意。

 

靈鷲山,平安禪,法工,坐禪,何天來,邱美惠,能量,地球,觀照禪修觀照 自我轉變
美惠師姐與天來師兄,因為二十多年前的水陸法會而與靈鷲山結緣,去年天來師兄到緬甸參加短期出家,跟師父說今年二月店就要收起來,師父說:「好啊,山上大殿要蓋好了,你們就來當志工。」因為師父的一句話,從禪法工的培訓開始,夫妻倆和山上的因緣就又接上了。

 

回想起法工培訓的過程,美惠師姐與天來師兄都對於芮斯老師所帶領的平安之歌深受感動。「趁著自己有能量,把愛心能量傳送出去,給大地、給海洋、給天空,最後給自己,當我擁抱自己的時候,整個人哭到不行,原來我不曾真的好好愛過自己,以前以為物質的滿足就是愛自己,其實傾聽自己的內心和擁抱才是。」美惠師姐感觸良多。

 

靈鷲山,平安禪,法工,坐禪,何天來,邱美惠,能量,地球,觀照而本來不太喜歡笑,也不太愛和人分享交談的天來師兄,也因為擔任禪法工之後,自發性地想要改變,變得比較柔軟、會觀察人事物、更有包容力、也更容易親近。在一次搭火車回山的路上,有一位教師退休的慈濟師姐與他攀談,聊到軍公教的優存利率被砍,本來不是太在意,但被大家一直吵就也有些怨嘆,天來師兄沒多想地回應她:「你在學佛也在當志工,就當作被砍的那些是奉獻給國家照顧社會大眾,讓你的心釋放。一杯水裡有汙泥、沙土、小石頭,當大家都在攪和的時候,你要當漂浮在水面的汙泥,還是已經沉靜下來了的石頭。」那位師姐要下車時還特別和天來師兄道謝,說她會特別想想這句話。

 

護關過程 突破框架
在家裡,使用任何電器只會開跟關的美惠師姐,在一次廣州企業斷食禪三的護關被安排在音控室,面對眼前的機器設備與這麼多的按鈕,當場傻眼,萌生退縮念頭,但是因為害怕調換工作會造成別人的困擾,還是硬著頭皮上,邊學邊記筆記,記下放布幕、放PPT、放CD、敲鐘、薰香等所有音控室相關工作的流程,到了最後一天已經駕輕就熟,不用看筆記就能操作。美惠師姐把筆記交給阿日師姐,算是一種傳承,未來不論是誰被安排在音控室,都可以更快上手,這是美惠師姐護關的第一個突破。

 

又因為在音控室可以鳥瞰禪堂裡的景象,看到這一團大家都腿伸直直地對著佛像躺下,完全破壞了禪堂裡腳不能對著佛菩薩的規矩,也沒有人去制止,訝異又疑惑的美惠師姐忍不住發問,阿日師姐說,其實是因為文化差異,讓他們覺得躺在佛堂裡是接受佛菩薩對他們最好的加持。美惠師姐當下的框架完全被這個回饋給敲掉了,才發現其實是執著把自己綁死,就像去緬甸穿夾腳拖鞋是很正常的事,但在台灣就會覺得隨便,學會將心中的尺只量自己,永遠不去量別人,而這就是美惠師姐護關的第二個突破。

 

恆傳法師曾說過:「這杯茶需要你們親自喝過才知道味道。」這一路走來,夫妻倆的轉變都各自看在眼裡,全家也啟動了另一種能量,也難怪小女兒會說:「還是心道法師有辦法。」


  • 1,028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