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福田的高手

 圖: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18/1/3


靈鷲山,平安禪,斷食禪修,福隆,心道法師,種福田

想做「比較有意義的事」

您曾經參加過靈鷲山的斷食禪修嗎?斷食禪修時所飲用的有機蔬菜原汁菁華,都出自美蓉師姐等幾位榨汁組志工老菩薩之手︰從山上開始有斷食禪三起,他們就護持斷食禪修的榨汁工作,至今已十數年。

 

山上的法師、老職工們都知道,斷食榨汁有六位菩薩︰桂子師姐、阿選師姐、政治師兄、美蓉師姐、錦城師兄和煌鑾師姐,多年來無怨無悔奉獻服務,只要有斷食禪修,他們就上山,每當看到他們就知道︰又有斷食禪修了。

 

18年來每每從台北松山坐火車到福隆,再轉搭接駁車上山,年近70的美蓉師姐笑說︰「不累。真的,做志工真的非常好,就是種福田,造福家人、子孫。」

 

說到和靈鷲山的因緣,年輕時在衛生所上班的她,當時同事中有一位秋美師姐是靈鷲山的信眾,之後雖然兩人陸續都離開了衛生所,但斷斷續續仍保有聯絡;大約30年前,秋美師姐邀美蓉師姐到福隆山上道場參觀,美蓉師姐去了,「那時上山的車路還沒開,心道法師留著長鬍子。」

 

第一次上山並沒有給她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時間一晃過了好幾年。在將近50歲前,連續兩年美蓉師姐在同一天開刀動手術,她冥冥中似有感應,第二年開完刀就跟老闆娘提出辭職,只做到年底,50歲就退休。

 

剛開始她也沒想好要怎麼安排退休後的生活?已經去過世界許多國家旅遊的她已經玩夠了,卻從沒做過「志工」,「其實當時也沒有做志工的想法,只是隱隱約約覺得想做比較有意義的事。」

 

2000年秋美師姐又邀她上山,「山上和以前不一樣了啦!」拗不過秋美師姐一再邀約,於是她再次上山。那天,兩個老朋友在客堂說話,秋美師姐說︰「你現在退休了,整天在家也沒事,不如上山來當志工吧!」美蓉師姐說︰「志工要做什麼?我不懂,我也不會。」當時客堂的法師說︰「你來幫我接電話好了?」「不要。」「要不然你來幫我泡茶、接待信眾?」「不要。」「那你要做什麼?」美蓉師姐想了想︰「這樣好了,我來幫忙撿菜、洗菜、洗碗。這些我會做。」適值不久後就有內眾禪修,法師便邀美蓉師姐上山在行堂組幫忙一星期——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當志工。

 

7天結束後下山,兒子開車到火車站接她,一見兒子她第一句問的是︰「小梅呢?什麼時候生?」(小梅是美蓉師姐的媳婦,即將臨盆),兒子說︰「還不知道,晚上去醫院看醫生才知道。」當晚電話中兒子告訴她,醫生說一週後才會生,卻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又接到兒子電話,說媳婦生了!

 

生頭胎的媳婦,不但預產期提前,而且推進手術室不到一個鐘頭就順利生產,美蓉師姐直覺這和她上山做志工有關,「我們下山前,法師有教我們要做功德回向,我當然就是回向家人一切平安……」結果下山的次日就喜獲金孫,「不可思議。」

 

此後只要山上需要她去幫忙她都會去。在行堂組服務4、5年後,山上開始有斷食禪修,美蓉師姐也開始到榨汁組幫忙,每次斷食禪修都上山護持。

 

靈鷲山,平安禪,斷食禪修,福隆,心道法師,種福田最優的家族傳承

孫子漸漸長大,家人發現這個小孩子和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樣,是特殊需求的孩子。曾經美蓉師姐很害怕、擔心,「我也帶他去給師父看、給法師看……」法師說︰「美蓉,不要擔心,你只要好好做、好好地去服務和奉獻,這個孩子一定沒問題。」

 

不但同修政治師兄跟著她上山做志工,兩個兒子、媳婦、孫子孫女也都上山做志工。12年前(孫子5、6歲時)有一次跟奶奶上山,一起蹲在那裡洗紅蘿蔔,一位法師見狀,為祖孫倆拍了一張照片,說小孫子是「山上年紀最小的志工」。

 

為了孫子的成長美蓉師姐也煞費苦心,包括想辦法讓孫子去上佛學營……等。現在孫子已念高中,不再像小時候那樣「怪」,放假了會來看爺爺奶奶,還會買些好吃的孝敬老人家;有一次上山他還自己去找心道法師拍照合影,「現在的他,跟小時候是天差地別。不必擔心了。真的很感恩諸佛菩薩的庇護。」

 

二兒子和媳婦從海南島回台灣時,一家人也常會上山去,「就像是回家。」而原本沒有信仰的海南島二媳婦也受到影響,會請婆婆幫家人點燈、想帶一些結緣品回去和人結緣,美蓉師姐笑著說︰「這樣我就覺得很快樂。」

 

3、4年前的志工聯誼,最後有抽獎,「我是最後一個抽的,252號。」美蓉師姐得到心道師父抽出的最大獎——一台企鵝牌飲水機。她高高興興抱回家,跟二兒子現寶,結果二兒子卻說︰「媽媽你怎麼這樣?怎麼可以拿回家?為什麼不當場再供養出去?」美蓉師姐一聽有道理,就把飲水機供養給中壢講堂使用——這一家人實在令人讚歎,不但都是種福田的高手,而且從他們身上,令人看到佛法、信仰、服務、奉獻,是最好的家風,也是最優的家族傳承。

 

「佛學教育和做志工對人是非常好、非常有益處的」。這句話在訪談過程中美蓉師姐由衷地、認真地說了好幾次,「真的,做志工就是種福田,造福家人、子孫。」

 

參與2018禪修護關法工


  • 708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