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黏住」的快樂法工

 圖:沈仲怡  文:劉湘吟  2018/5/14

  • 916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寧靜,禁語,聖山寺,法工,護關,美善,福報,花蓮,心靈,禪修之旅

鮮活的笑容、風趣的言談、開朗的個性——這就是麗娟師姐,和她相處,很容易感受到生命的活潑生動,不知不覺被她的快樂感染。這幾年來,常見她的身影出現在山上,不是護持禪三閉關就是導覽,生活除了工作、家裡就是山上,「很感謝先生、小孩和同事的包容和支持。」

「我是被法師『勾』來的」
說起和靈鷲山結緣,1995年第一次跟著朋友上山,她們全家(她和先生、兩個小孩)就皈依了心道法師,卻沒想到這份緣之後中斷了18年;2013年,「那時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我心想︰是不是能透過禪修,找到內心安定的力量?」她上網搜尋,突然搜到「平安禪」,她彷彿有感應,於是和先生一起報名上山參加一日禪,使這中斷了18年的緣又得以延續。

除了想找到安定的力量,麗娟師姐上山禪修還有一個目的︰「挑戰自我,一天不講話」。急性子的她做事急、講話快、吃飯也很快,「一個便當三分鐘吃完。」禪修禁語,朋友都覺得要她一天不講話不太可能,「我自己也覺得不太可能。」然而,事實證明是可以的。

第一次上山禪修,由妙諦法師帶領的功法最讓麗娟師姐印象深刻,「法師手指頭在轉動的時候很漂亮!」後來在某次禪修分享中麗娟師姐笑說︰「我是被妙諦師『勾』來的。」

之後她又帶朋友上山參加一日禪,「朋友有睡眠障礙,聽說禪修可以調氣,我想,也許對她有幫助。」

兩次上山參加禪修都有填問卷調查,在「願不願意來做志工」那項,麗娟師姐都勾「願意」,雖然沒有做志工的經驗,但「想做點有意義的事」的她,蠻希望能上山做志工。次年(開山30週年慶那年)終於有人找她上山幫忙,「可是我蠻害怕……30週年慶啊!我完全沒有經驗,萬一搞砸了怎麼辦?」經過再三勸解、自己也再三考慮後,她決定接受挑戰。

第一次當志工,第一天協助禪修護關,因為禪修禁語,不能說話,結果最後學員反應︰『志工(表情)很嚴肅』」。令她感到很受挫,急性子的她第一反應原本是︰「以後不要來了啦!」冷靜下來後又想︰「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她不服氣,「我就不相信沒有辦法。」怎麼辦呢?「不能講話,就笑,微笑啊!」

晚上睡聖山寺,當時善法樓還是毛坯房,沒床也沒寢具,她用自己的背包當枕頭、外套當被子,和一群師姐們擠在一起打地鋪睡,電風扇也沒搶到,凌晨三點就被朝山的師姐們吵醒……雖然並不舒適,但奇特的是麗娟師姐卻覺得「蠻好玩」。

第二天上山,在值班時間之餘,她和另一位師姐在山上走來走來、朝禮四大名山,帶給她非常好的感覺。就這樣,做了第一次志工之後,「就被黏住了」。

禪修,平安禪,心道法師,寧靜,禁語,聖山寺,法工,護關,美善,福報,花蓮,心靈,禪修之旅為禪修學員提供最好的照顧
「護關會遇到很多狀況。」雖然課程內容沒有太大變化,但每一次參加禪修的學員都不同,常有意料之外的狀況發生;護持多次禪三護關,麗娟師姐對此有種責任感、使命感,「我自己有過這樣的經驗︰因為對許多情況不了解,走錯地方或哪裡做得不對、被糾正時,當下心裡會害怕、有種挫折感。我希望能避免這樣的情形。我想把禪修學員們帶好,讓他們被照顧好,不感到受挫,心能夠定定,就會喜歡禪修,以後還願意來。」也因此,麗娟師姐上山護關禪三都是三天從頭到尾,「這樣才能整個了解這一梯學員們的特質、習慣,提供最好的照顧。」

一次護關的經歷讓麗娟師姐印象深刻,那次,一位學員的披風被人拿錯,讓這位學員很不高興,之後執著地認為「我的披風不見了」,學員們集合了她還沒到,麗娟師姐去找她,她說︰「我的披風不見了!」披風就在眼前,麗娟師姐告訴她︰「你的披風就在那裡。」那位學員仍然說︰「「我的披風不見了!」麗娟師姐說︰「你的披風就在那裡啊」……兩人陷入一種對槓的怪圈,重複三次後,就在情緒被愈挑愈高時,麗娟師姐說︰「師姐,我們來禪修,就是要放下執著……」那一刹那她也覺照到自己︰「那我在執著什麼?我為什麼執著別人的執著?」當下漲滿的情緒如吹漲的氣球陡然消氣,她突然覺得自己很無聊,就走開了。「對方不放,你也不放,兩人就槓在那裡;當一方放下,就沒事了。」這個體悟可以應用在生活中的許多方面,「我們自己不去打結,就不必去解結;很多事讓它過,就過了。」「我很感謝那位師姐。」麗娟師姐說︰「有時候你以為那是惡緣,其實是善緣。」

上山護關會有一些空檔可以看看書、聽聽法師上課,「每次都很受益,都剛好能解答當時我遇到的問題。」在服務中自己也不斷獲益、得到生命的養分。

做志工會認識很多朋友,山上負責禪修工作、認真辛勞的職工,和幾位做了多年志工的老菩薩,都讓麗娟師姐十分感佩;也有曾經參加禪修的學員後來回山做志工又相遇,談起那位學員在經歷生命的磨難後漸入佳境,麗娟師姐不由自主濕了眼眶……就是這一點一滴生命真實而美善的交流,讓「做志工」這件事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如此豐富、有意義。

願美善的夢都能實現
「行住坐臥都是禪,做志工(護關)也是禪修啊!」活潑愛說笑的麗娟師姐發明了個禪修組合論︰「我都參加一日禪,那我參加三次一日禪,是不是就等於一次禪三?」然後有其他學員也笑說︰「那我參加過四次禪一、一次禪三,是不是就等於一次禪七?」

常有人問她,為什麼一直上山做志工?做志工又沒有薪水,自己花錢又花時間……麗娟師姐理直氣壯說︰「我不能存一點無形的存款啊?」其實,「說是這樣說,如果做志工是為了累積福報,做再多也是零。沒有想那麼多,就是想去做,做了歡喜。」

雖然二十多年前就皈依心道法師,但直到兩年多前,有一次經過祖師殿門口,看見師父在餵螞蟻,她突然想去跟師父說話,從此才開始敢接近師父,「師父真的很平易近人。」曾多次夢見師父,她問師父︰「師父,為什麼您每次出現在我夢裡都不說話?」師父說︰「這叫默默的祝福。」

「我最大的願望是在花蓮做一個禪修中心。」先生在花蓮做農,花蓮如同麗娟師姐另一個家,「花蓮有大山大水,真的很適合做戶外禪。我希望能與旅遊結合,讓來到花東的旅人除了遊山玩水之外,還能體驗心靈的禪修之旅……」麗娟師姐的夢,相信也是許多人的夢。但願,一切美善的,都能實現。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