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會轉念,世界很美好

 圖:徐勝雄  文:劉湘吟  2018/7/2

  • 1,016
  • 加入Line@平安禪好友


靈鷲山,平安禪,王淑寬,禪修,閉關,坐禪,佛法,心道法師,離苦得樂

自從2014年退休後,不管是四期教育、法會、禪修或大悲閉關、護關、志工……都常見淑寬師姐的身影,生活充實而喜悅,有時還會忙不過來;喜歡不斷學習也喜歡服務的淑寬師姐退休前是醫檢師,一直在醫院的實驗室裡工作,「我們在醫院工作其實也是服務業。心道法師的法教就是讓我覺得很相應、受用︰『生命服務生命,生命奉獻生命』,讓生命更有意義。師父的法教常常能幫助我解決生活裡、工作中遇到的種種問題和煩惱。」

得知淑寬師姐的年齡時嚇了一跳,看起來四十多歲的她,原來已近六十、已經當阿媽了,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年輕?難道學佛真的是最好的美容?淑寬師姐笑說︰「沒有啦,就是不要起煩惱。」

師父的法教很簡單,又很平易近人
1993年1月懷老二時,淑寬師姐就和婆婆一起皈依、成為佛弟子,那時就會背誦〈大悲咒〉的她,上下班的交通途中常默誦〈大悲咒〉;和靈鷲山結緣,是2004年和家人從新莊搬到台北居住後,「可能前任屋主是靈鷲山的會員,所以一直有《有緣人》刊物寄來。」一期一期看下來,她覺得心道師父的法教很簡單、平易近人,感到很相應,「剛好心道法師也是觀音法門,好高興!」

多年來在醫院的工作固定而單純,2011年,孩子大了,淑寬師姐也差不多打算退休了,那時她想︰應該參加一些社會團體和活動。因為台北講堂離家近,她就去了台北講堂。一開始是參加合唱團,慢慢的,其他師姐邀請她來做志工,「像講堂的〈大悲咒〉共修,來做志工幫忙,後來也參加禪修會的志工。」

當志工讓淑寬師姐學習到很多,「像是場地布置、捏布、接待、報到、入座及動線引導、中午用餐的安排、吃飯禪怎麼擺桌以及茶禪的學習……等等。」還記得第一次上山到大竂當志工幫忙洗菜、切菜,「剛開始完全不知道,切菜要切剛好一口的長度,不能長短、粗細不齊,這樣整鍋菜炒起來後的熟度、入味度才會剛剛好……」雖然當下被師姐「念」的時候心裡有刺痛的感覺,但「其實這些都是學習,是點點滴滴的成長。」

靈鷲山,平安禪,王淑寬,禪修,閉關,坐禪,佛法,心道法師,離苦得樂抓住禪味,一切其實很美好 平常在台北講堂淑寬師姐固定協助法會文書組的工作,像是寫牌位等,「因為我對寫毛筆字有興趣。」訪談那天,一見面淑寬師姐就遞上她事先寫好的訪談問題回答稿,紙上的字迹果然娟秀、好看,也可見她是一位多麼認真、用心的人。

她的認真還有一例︰「今天因為你要來訪談我,早上我就問我先生︰『你覺得我有什麼改變?』」先生回答︰「不要太自以為是……」

「因為有時候我們自己覺得是好的、對的事情,就會很有自信、理直氣壯,可能讓對方難以接受。我想我自己也需要檢討。」淑寬師姐笑說︰「我常常落於說教,因為我是效率型的人,習慣的模式就是很清楚告訴對方︰這樣才對……我要改變,要學習用對方能接受的方式去溝通,要用對的方法,也要有耐心。」

和婆婆的緣分也讓淑寬師姐深深感恩,婆婆是一個很有能力、自信的人,同住的十幾年,「我很高興自己hold住、忍住了,盡量讓婆婆開心。」到現在婆媳倆的感情非常好,婆婆不但是她最佳的服裝、造型顧問,兩人還一起到慧命學院聽經上課。

近幾年來淑寬師姐除了上山護關,也參加〈大悲咒〉閉關和禪修閉關,「〈大悲咒〉閉關,大家一同持誦,那個磁場、能量非常強,晚上養息時都感覺還在震動。」「大悲閉關」是集眾人之力營造一個好的空間環境磁場,而禪修是調自己的心,「可能因為以前的工作量大又趕時間,因此養成我個性比較急,說話快、走路也快——像我這樣的人特別需要學習禪修。禪修就是要慢、穩、專注。也許過去的習性積習已深,沒辦法一下子改變,但禪修真的很好,我喜歡禪……如果能抓住那個禪味、學會轉念,落實在生活中,一切其實很美好。師父說不要去沾黏,很多時候是我們自己去攀、去想,如果不去攀不去想,根本沒事,這個世界是很美好的,生命是很美好的。」禪修能幫助我們時時清楚覺知,淑寬師姐希望接下來能在禪修上多用功。

「我覺得師父真的是太讚了!」一次次上山閉關、聽師父開示,「一層一層地更加了解師父法教的脈絡,慈悲與禪,那麼簡單,整個鋪陳下去,都是相通的,真的就是一個華嚴世界……師父怎麼那麼早就想到了那麼多?真的很開心也很感動,遇到一位這麼好的師父。」

「佛法就是幫助人離苦得樂。」淑寬師姐說︰「其實最重要的就是能把念頭轉化。只要能轉念,很多問題根本都不是問題。」她覺得傳布佛法是非常棒的生命志業,希望不僅是自己的家人,乃至於每一個遇到的人,都能夠親近佛法、學習佛法的智慧、慈悲,讓生命更快樂、通達、自在。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