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著相,心自在

 圖:靈鷲山佛教教團  文:中安  2020/10/23     4,186


禪修,坐禪,平安禪,心道法師,禪關,職場,知覺

會議中,一位清秀的八年級生正在為自己工作上所犯的錯誤低聲道歉,害怕失去飯碗而語帶哽咽;團隊裡,剛入職的男同事正在自我介紹,因為渴望被眾人接納而顯得異常緊張;辦公室裡,一位資深主管腳下的皮鞋,正急速敲擊著地板,急於求功的他,沒辦法讓自己耐住性子,只能不斷地發出擾人聲響。

在工作場合或各種場景中,惶惶不安的思緒總不時出沒,停留在身體裡,並且在各種情境下頻繁地浮現――支配胃的交感、副交感神經難以正常運作,逆流的胃酸或潰瘍反覆出現,偶爾的腹瀉也反映出大腸的激躁,整個消化系統隨情緒和壓力舞動不止,如果只是用藥物壓制,也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

當我們在乎一件事,為了達到目的、滿足期待,會不自覺的生起執著,給自己設下了許多限制,強迫自己去完成。比如不想被主管念,於是反覆檢查自己是否出錯;因為想升職加薪,甘願被奧客刁難或不斷應酬;為了保持菁英形象,下了班再累也要想辦法去進修,讓自己不會輸在跑道上。

這些念想不斷的開展,讓我們對自己和他人有許多的「應該」、「不應該」,成為各種生活中的「原則」和「道理」,它漸漸成為一種無形的牢籠,將我們禁錮其中,因為我們只能小心翼翼地採取行動,好迎合自己或老闆、家人、朋友、伴侶或社會價值的期待。

這些想法真的是對我們有益的嗎?我們似乎不曾懷疑過,像隻工蜂一樣的不斷勞碌,只為了達成一個個的目標,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好」,可是,我們真的變好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什麼身體一再的給出警告:痠痛、肌肉僵硬、失眠、頭昏腦脹、胃痛、肝病、腸躁症、高血壓、過敏……,往往要到難以忍受時,才願意正視自己的健康,停下腳步時,才發現自己沒有從中得到幸福和快樂。

現在我們在現象的問題裡,彼此糾纏、附著、束縛、綁架,不知道怎麼樣離開,如果把這些現象清除以後,什麼災難都沒有了。所謂的空性,就是明,就是我們的知覺,它不在現象裡面,所以禪修要進入這種沒有體的身、無體之身,如虛空一樣的身體,知覺要很清楚,了悟要很徹底,然後去證明,到底現象是不是真的了不可得!――心道法師2020年2月19日禪關開示

禪修能幫助我們離相,離開慣常的思維、行動,喚回我們的靈性知覺,讓我們知曉人生除了苦難的道路之外,還能有一個更愉悅、更有自主性的道途,正等著我們上路。

一次一次的禪修,喚醒我們的內在知覺,讓我們開始從習以為常的現象中暫時退出,用新的覺知去看待同樣的問題。至此,我們能夠看見自己是如何陷入或交纏於恐懼之中,看見自己不斷在外面的世界庸庸碌碌,來逃避不安、焦慮,一旦能長時間持續的禪修,就能漸漸揮別那反覆、破壞性的行動模式,將更多專注力放回自己身上。

不作意、不造作,慢慢養成自己的靈性,讓心時常維持覺知,回到沒有苦難的狀態,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自在,也是對自己最深的愛。當這份愛在自己身上發揮作用的時候,就能夠真正的肯定自己、信任自己,不再迷惑。


推薦閱讀